《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五章 民以食为天

“很不好办,广州的水可太深了。”

刘兴纯从广州回来,对上李肆,一脸的难色。现在他也是青田公司公关部的执事,在官府的职司也从浛洸巡检换到了象冈巡检。浛洸巡检挂到了田大由的身上,他是不必去应卯管事的,毕竟浛洸现在是李肆的地盘,有关行在那里已经足够,让司卫去轮班值守就好。

之所以把刘兴纯放到英德东南的象冈,是因为那里离广州府更近一些,只隔着一个佛冈厅,刘兴纯借公务来往广州城更方便。

盘金铃已经去了广州,王寡妇看不过她一个弱女子去闯广州,也自告奋勇去广州办皮行鞋行和青铁行的生意,李肆手下无人,由此可见一斑。想着不能让两个弱女子扛起进军广州的桥头堡,至少最基本的安全得保障好,所以他又派了于汉翼和陶富以及十来名司卫,以伴当的名义一起去了广州。

但去广州毕竟不是旅游,而是要打开局面,刘兴纯带着段宏时的指点去了广州城,想搭上官府的线,可奔忙十来日,依旧不得要领。

“两广总督、广东巡抚、布政使、按察使、广州将军、广州知府、海关监督、南海知县、番禺知县,大小神仙分据广州城。段老先生给的名单已经时过境迁,我寻着能用的关系,也已经调到了从化县。如果只在从化县立足,该是没问题的。”

刘兴纯的苦恼,李肆早有预料,而他的意见,李肆很坚决地不加考虑。他没那么多时间兜那么大的圈子,钞关的变动已经引起了李煦那种层级的大人物关心,自己这只蝴蝶扇起的风波,正在渐渐扩散,必须抢在时势变幻的前面,而不是被时势带着走。

段宏时在朝堂上的门路太远,跟他在广州立足的用心不怎么搭得上。很简单地说,他就算要行贿,也得搞清楚那一堆神仙各掌着广州城的什么利害,然后还得有关系引见,要对方瞧得上,觉得自己可靠,才能把这银子送得出去。

要命的是广州这个没皇上的小朝廷,在利益关系上并没有一个清晰成型的模型,一旦人事有变,利益分配和势力范围就会产生变化,所以段宏时给出的门路实用性不大。

如果他自己有官身那还好说,可以透过朝堂的关系亲自挤到这个小朝廷里,然后就能将那张无形之网看清楚,可现在……对了,今年还得考秀才呢,要能有官身,至少得明年去了。

“就只能让她们先靠着银子,把善堂和店铺建起来,这期间的大小麻烦,就得靠她们和于汉翼陶富顶住了。”

刘兴纯的无奈就在于此,黑道上的麻烦可不怕,怕的是白道上的,盘金铃王寡妇她们身后若没有稳固的官府势力,还不定会有什么风险。

“听说广州安家背后是广州将军管源忠,攀着他们的线过去也未尝不可。”

听涛楼上,段宏时给出了参考意见。

“可安家想的是把咱们踩在脚下,在没较量出胜负之前,他们可不是助力。”

李肆也在头疼,安六再来的时候,只说家中还在商议,看样子是委决不下,到如今还没消息,似乎在跟自己比试耐性,所以安家也是指望不上。

“为何不能直接入广州?没有官身,也可以借他途立名,这名就是护身符。”

翼鸣老道发话了,李肆段宏时都是精神一振,想听听这个修道之人有何说辞。

“譬如我老道,要出法事,必得整衣正冠,收摄精气神,出场就让人不敢小视,即便是以商人之姿,也能有此亮相登台之术!”

说得好!

李肆啪地拍了巴掌,他是骤然醒悟,先前只想着照顾周全再进广州,段宏时的考虑也只从官场出发,可如果换作商人身份,以令人侧目的方式进入广州,这起点就不一样了。

“是不是循着盘金铃的线,以治麻风的药堂东主身份去?”

段宏时的思维也开阔了,首先想到的就是李肆教给盘金铃的治疗麻风之法。

“善业虽可进阶,转换之时却有大麻烦。”

接着段宏时自己就否定掉了,善堂东主虽然很得名望,却会惹得官府那些大小神仙多心猜疑,行事更会让人总去揣测动机,而以商转慈善再聚名望却很容易。

“大小神仙,也该时时有麻烦,如果能帮他们解决一个大麻烦,不仅能显手段,还可攀到直上青云之梯。”

老道这话就很没水准了,谁不知道解人之忧是得恩之法?问题是人家的忧你能知道吗?知道了你又能解决吗?

密议没有头绪,李肆却要面对他自己的一个麻烦。

“偷懒耍滑?难以管束?买其他田种?”

管着农社的林大树跟李肆如此抱怨着,林大树做事一向很沉稳,很不喜叫唤,他要来诉苦,肯定是情况非常严重了。

“四哥儿的包田法,让大家跟自己的田隔开了。去年还只在翻耕开渠添肥,显不出问题,眼见要到春种,大家的心思都不在包田上,老是想去操持自家那几亩口粮田。”

林大树摇头叹气,李肆皱眉,感觉自己撞上了一个往日忽略掉的大问题。

青田公司的农社有两千七八百亩地,其中有六七百亩是李庄每户两三亩的口粮田,剩下的都归拢到农社里集体管理,由农社雇佣的雇工,其实也就是公司内部的闲散人户耕种。李肆将这些田分包下去,每个雇工掌着十多亩田,雇工除开固定的薪水,还以收成状况来评定津贴,薪水和津贴大概是一半对一半的比例,这是李肆结合责任田和公司职员的激励机制做出来的办法。

可现在林大树的报告显示,这办法显然没有调动雇工的积极性,因为那包田终究不是自己的,收成好坏没对生活造成致命影响,雇工都以私心角度出发,认为那津贴不过是水中月,反正做多做少都有那份固定薪水拿,自然不会太上心。他们更愿意把时间和精力在自己的田上,就算只有两三亩,操持好就是自己的。不少人兜里有了余钱,甚至到外面去买田种。

这就是所谓的小农思想么?

李肆暗自皱眉,前世他也算是农家子弟出身,更在记者工作中作过不少农村方面的采访报道,对这东西也算有些了解,但是……就这么顽固吗?

“四哥儿,你终究还是不懂农事,这可跟工坊里做活不一样。”

看来林大树也觉着李肆的包田法有问题,见李肆有了思量,也直言不讳了。

“关键点在哪里?”

李肆确实不怎么懂农事,他很虚心地请教。

“工坊里做工,就算风险再多,东西也会一点点在眼皮子底下弄出来,而且工日好算,勤没勤力,一眼可见,可农事就不一样了。田……就像是咱们农人的……”

林大树看向庄子外的广阔田地,闷了好一阵,才找出了一个比喻。

“就像是咱们农人的儿子,每一季你都得亲手护好它,随时喂着,随时打理。添肥除草驱虫,还得望着天日风水,几个月下来,才能见着收成。”

林大树越讲越流利,李肆也越听越认真。

“所以如果田不是跟自己的日子完全挂上,农人是不会想着投上满腔心血的,就像是养着别人的儿子,就算再亲,也总觉得隔了一层。四哥儿你的包田法其实已经考虑到这点了,农社的雇工,也就跟咱们之前的长工一样。可大家还有自己的口粮田,四哥儿给的固定薪水也跟长工差不多,大家自然就更上心自己的田。”

这可真是个问题,土地和农民,华夏大地的根脉,李肆没了言语,沉思良久,毅然做出决定。

“拆了农社,把田发卖出去!”

其实有缓和的解决办法,比如取消固定薪水,全改为津贴,或者把那块田相当于佃种一般分给雇工。可这么一来,农社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还不如直接把所有权也转移出去。

对这田地问题,李肆以前世的经验来看,就不能随便大折腾。以本心论,他要的是卷动,而不是铲动。当他确立了以资本搅动满清这坛酱缸的时候,也决定了他没办法在土地上同时下手,事情毕竟只能有一个起点。

最初他创立农社,也是抱着试水的心态,以企业化集约耕作,来试试能不能把农人们组织起来,如今这还没下水,就显出了致命缺陷,毕竟没农业机械,还是得靠人种田,而且田少人多,也没办法学着欧洲人那样轮耕休田,走农庄路线。

如果将他的青田公司比作政府的话,现在看来,他这政府的手伸得太深,基本是在搞土地国有化。而这路线,即便是在小小的李庄,也出现了难以把握的问题,还不如放开这只手,也能少承担一些责任,毕竟土地不是那根“搅屎棍”。后面要走什么路线,到那时再看吧。

最终李肆决定,不再将田地统一管理,统一雇人耕种,而是趁着春种前发卖给具体人户,优先农社之前的包田人,只限于青田公司内部以及附近关系比较紧密的乡民。而皇粮具体该怎么摊派,李肆交给林大树,让他手下的掌柜伙计一直监管着田地权益的来往,由此来琢磨合适的计算方法,这也算是一场试验,试验着承担起官府的责任。

农社也不是完全取消,除了依旧负责对上官府那边的人丁钱粮账目,李肆还留下了二三百亩地当试验田,种种新作物,并且之前的耕牛什么的也都收回到农社。其他人要买要租,都归由农社负责。

“还要算账啊……能不能让关蒄来帮我一把。”

听到自己要负责账目处理,林大树叫苦不迭。

“那是压榨童工!是违法的!”

李肆恼了,瞧着关蒄在账册上撒欢就气不打一处来,正该是小丫头尽情玩乐的时光,她非要给自己找罪受。

“违法……”

林大树摸下巴,心说大清律例什么时候说过这条?

“违我李肆的法!”

李肆瞪他一眼,林大树赶紧摇手,不敢再提这话题。

“这时节发卖,价钱应该不错,今年天暖得更早,估计大家都会想着种甘蔗。”

林大树转移着话题,这话让李肆眉头一挑,不种粮食?

“粮食……咱们这靠着湖南江西,粮食都还算便宜,就算有什么波动,也不像南边那么利害。现在粮价的确在涨,比去年多了大约一钱的样子,可还算正常。”

林大树的解释,在关蒄那有了更具体的阐述。

“四哥哥,这一个月里,浛洸关过的粮船比去年多了三成呢,可估价还是在涨,现在都每石一两三钱,已经超了去年的入市价。”

关蒄拿出了一张自己画的曲线图,在她插手了浛洸关账目后,就开始监视过关盐铁米糖等几项重要商货。这种将数字和实际事务融合起来,然后从中找出问题的事,可是她最喜欢也最拿手的,就如之前搞的那份《英德茶业现状调查报告》一般。李肆不得不承认,这小姑娘的确有当“发改委主任”的潜质。

听到关蒄的报告,李肆两眼猛然一亮,似乎……他找到了广州城里那些大小神仙的一个大麻烦,即将要面临的绝大麻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