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三章 这里没有女人

“安家姐姐,听说你算术很厉害?”

“是……关妹妹?呵呵,一般一般。”

“那有个问题,你应该知道解法喽?”

“关妹妹也在学算术呢?是学《九章算术》还是《算学启蒙》?问吧,姐姐都知道一些。”

安小凤一边拨着算盘,一边等着这个小姑娘问出分梨或者鸡足这一类的小问题。

关蒄一脸渴求地看着她,小嘴连翻:“一个三次幂不可能分成两个三次幂之和,一个四次幂也不可能分成两个四次幂之和,而且所有二次以上幂数都不可能分成两个同次幂之和,这要怎么证明?”

噼啪算盘声戛然而止,安小凤整个人顿时石化。

绽着充满求知欲的甜甜笑容,眨了好一阵眼睛,见安小凤两眼还在发直,那还不是要解问题的沉思,而是根本就被惊傻了。从李肆那搬来费马大定理这个大杀器的关蒄叹气,看来这安小凤的层次还不够和她平等对话。

“原来你学的不是算术啊。”

关蒄沮丧地转身要走,安小凤刚刚回魂,又被这话戳得心底一阵惨叫。

“呃……那个……姐姐学的都是商事上的算术,像这种……这种没实际用处的问题,自然是没必要去琢磨的,呵呵……”

安小凤勉力笑着,手下刻意加了几分力,算盘珠拨得啪啪脆响。

“哦?听起来姐姐你珠算很强的样子?”

关蒄回转身子,任何在数术上比她强的人可都是她压榨的对象。

“妹妹也会珠算?姐姐在安家算不上第一,可也绝对在前三之列。来,比比看,妹妹能赶上姐姐这广州洋行算手一半速度,可就能当掌柜了哦。”

算盘在手,安小凤的底气十足,就想着让这个小姑娘俯首膜拜。

“好啊好啊,姐姐出题!”

关蒄兴奋了,可人还站在原地。

“你……不要算盘吗?”

安小凤惊疑不定。

“算盘……就在我脑子里。”

关蒄点点自己额头。

“真是好本事啊……”

安小凤忍住不让自己发笑,也罢,让这小姑娘知道一下真正的差距吧。

算盘珠子啪啪响着,关蒄眼皮眨着,一个数一个数就在屋子里响着,加减乘除、三位数四位数自乘、五位数六位数除法,越到后面,算盘声越慢,而关蒄的脆嫩嗓音却依旧利索地响起。到最后,那算盘珠子就像是敲在某人脑袋上一般,显得无比沉重。

“嗯,姐姐还算厉害的,能基本赶上我一半速度。”

关蒄抹了抹额头上的细碎汗珠,嘿嘿笑着离开了。屋子里顿时沉寂无声,好一阵后,嘭的一声,算盘被砸在地上,珠子哗啦啦满地乱滚,安小凤哆嗦着嗓子喊道:“怎么可能!这小姑娘分明就是个妖……妖孽!”

要是关蒄还在这,准会不屑地歪着小嘴反问:“珠心算都不懂?”

安小凤无心再料理手里的账目,出门奔热闹的青田集而去,想要化解一下心头的郁闷。

正在布帛针织区逛着,却见两女挽着手走过。那修长身材的明眸女子她认得,该是庄子里药局的管事,而另一个稍矮的明丽少女穿着一身行走在外的短装,将那长腿柳腰显露出来,配上那摄人容姿,让她这女子也看直了眼。

两女来到附近的店铺,一边挑着东西一边闲聊。

“妹妹,跟你说了,不要用手直接碰吃食,一针之地,就有无数病菌呢。”

“真是饿了,那家伙非要让我再训几个拳脚徒弟,可把人累得不行。”

“四哥儿可真是没把妹妹你当女人待啊,他不知你每日还忙着练习枪法和骑马么?”

“他是故意的,就见不得我比他枪法好!不过话又说回来,姐姐你又要照料药局,还要管着善堂,更要给他研究什么病菌,他可更没把姐姐你当女人待呢。”

“在他眼里,我……本就不是女人。”

这一番言语渗得安小凤又打了个哆嗦,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关蒄,那么小年纪,算术却强到变态,多半也是没被那李肆当人待,强压着练出来的。

盘金铃回头,正见到安小凤匆匆而去的背影,微微皱眉道:“那不是……广州安家的什么十小姐么?”

严三娘哼了一声:“多半她那样的才会被他当女人看。”

盘金铃低低笑了,接着想到了什么,很小心地问道:“你父亲也好得差不多了,有什么打算呢?”

正展着一匹花布在身上比划的严三娘愣住,眼眉也都低沉下来,轻咬着嘴唇,装作没听懂:“什么……什么打算?”

她是没打算,逃也似的奔回来的安小凤却有了打算,特别是看过家中那些算手正埋在如山的账册中,算盘珠子打得震天响之后。

“六……六叔,我……我不想……”

她找到安六,神色凄惶地正要说什么,安六一拍身边人高的账册。

“这是他送来的,你可得赶紧处置好,让他知道你的本事。”

安小凤两眼一翻,仰头就倒,李肆是不是知道了她的本事不清楚,可她却是知道了李肆把男人当牲口,女人当男人用的本事……

“病了?真是娇弱啊。”

听到安小凤卧床的消息,李肆发着牢骚,安家送来了十一个算手,加上安小凤是十二个。这些人还不够,如今又少一个,进度肯定会受影响。

“这里比广州凉多了,该是有些不适应。”

安六赔笑着解释道,心想安小凤说得真没错,安家送她是来“和亲”的,这李肆却当作劳力苦工压榨,瞧他带来的那十一个算手,这两日每天劳作至少八个时辰,一个个都快口吐白沫。

可他也没法说李肆故意刁难,不仅是这些算手,李肆还从其他地方调来了十多个掌柜,正日以继夜地整理着账册。他也看过这些账册,有点像是钞关的账目,李肆是要他们转到另一套有些古怪的账目上,这种转账肯定需要大量的核对复查,没足够的熟练算手可干不动。

“要不就回广州去调养吧,这里的确比广州冷,我需要能干事的算手。”

李肆压根没把安小凤当女人待,更谈不上当可以入房的女人。安六咬着牙,却不敢有什么异议,谁让他给足了压力,甚至威胁说要直接把她送福建去,安小凤也不愿再呆在这里了呢。

“这可麻烦了……”

安六黯然神伤,李肆也在叹气。

“看来你们安家,即便是在账务上,也难以支撑太大的事业,咱们的合作就一步步来吧。”

安六心中滴血,只想着赶紧把安小凤给扔到福建那土财主家里去。

最终李肆只给了安家在广东福建行销水晶琉璃品的代理权,各方面条件都比照彭家来,包括下游分销商的选择,以及出货价,都必须由李肆点头,如果乱串货乱定价,李肆就要收回代理权。

安六不敢做主,只说回去后由家主定夺,可他知道,这条件家里肯定不接受,李肆这些条件也不是真心要安家接受,而是等着家里给出真正的诚意。

“那些算手,等你回来的时候再带走,我还需要他们再干上至少半月。”

李肆这么说着,证实了安六的揣测,也让他更为好奇,李肆这到底是在鼓捣什么呢?难不成他把整个钞关的账目都搬来了?

那些账册的确是浛洸钞关的,可不是全部,真要全部料理一遍,李肆得找来几百号算手才行。那些只是去年一年以及今年两个月的。

如今的浛洸钞关有三拨人,包括钞关委员,经制上的两个书吏以及十来个零散人手,这是官府势力,现在就是样子货,根本不管实事。以彭先仲为首的商人们组织起来的关会,以原先那些钞关书吏为班底建起来,属于李肆这青田公司的关行,他们二者实际掌握着钞关。

关行实际查验商货,征收税银,登记账目。关会出份子钱给李肆,由其供养关行,同时监督关行的征收有没有勒索压榨的行为。而上缴税银,是由李肆另外派出的关牙负责。

虽然从利害关系上分割了官府对钞关的控制权,可因为账目还存续着,李肆觉得如果继续用之前那种循环账,以及传统的四柱账法,关行一旦再被夺回去,官府可以继续顺畅地收税。所以他要从账目上继续制造壁垒。

用上安家的算手清查核对老账,再用青田公司的算手掌柜将老账数据搬迁到新账上。以后让关行用新账,这样官府就没办法再插手到关行的细务上,从而实现真正的隔离。而钞关要向户部上缴备查的账目,就由钞关留下的那些书吏们自己生造就好,反正银子总数是足的,只让关行另出一份亲填薄给钞关书吏作假账。

新的账法全用借贷法和阿拉伯数字,而且还用上更为细致的分类账,账册流转、保管和整理分析,全以李肆前世在商业账务上的那些基础知识支撑,是一个全新的体系。一旦运转个一年半载,官府和商人的关会,就再难厘清关行的运转,只能当好收钱人和出钱人的角色,要改变这样的格局,除非下定决心砸烂局面,从头来过,那样做的风险和代价就不是一般的高。

李肆之所以这么急,是他从彭先仲的关会那听到一些风声,说上层的大佬似乎开始注意到这个关会,他不得不加快了进度,甚至关蒄提出也要参加时,他思忖良久,也不得不点头。

“有些事,终究是避不开的。”

李肆暗叹,关蒄的确是在数字上天资超人,他再要刻意打压,也真是没有道理,只好任得她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