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三卷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战斗结束,演习继续

严三娘驱策自己的骡子一路小跑,片刻间近到战场半里之外,而那些贼匪也都冲到了横阵百步前方,挥刀舞枪,高低呼号着。

轰轰轰……

无数爆响密集响起,眼见一排长长白烟喷涌,严三娘再难细看,不仅她的骡子被惊得打喷撩蹄,自己心口也是猛然一紧,先前被李肆一枪爆了骡子头的威势又涌入她的脑海,让她脸色发白,凤目失焦。

“这小贼……”

正要将李肆当时那张冷脸放进嘴里嚼,蓬蓬又一阵爆响,骡子叫唤一声,四蹄一散,干脆摊在了地上,不是自小练武养成了直觉,她也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提起红缨枪,再朝前看去,远处那排薄薄横阵前白烟升腾,第三阵排枪刚刚开火,巨响跟着枪口猛烈喷出的白烟拼在一起,所见所听汇成完整的感知,在严三娘心底里也撞开了一道大门。大门之后是一个血火世界,那里有她从未碰触过的雄浑力量。不对,她碰触过这样的力量,这样的力量曾经逼得她跪地抱头,难有丝毫反抗。而掌握这力量的李肆,论身手还胜不过她一根指头。

“严姑娘,总司请你到他身边去。”

一个司卫出现,将两眼还在发直的严三娘惊醒。

“张汉晋张汉皖两哨推进五十步,如果贾昊侧击及时,就地设立阵线,否则一直压到百步后。”

李肆站在一块巨石上,一边用安家送的单筒望远镜观察敌情,一边发布着命令。

“胡汉山带一哨占领左侧百步外的高地,赵汉湘和鲁汉陕的炮哨跟上去,一定要压制贼窝对贾昊的攻击。”

严三娘来到巨石下,前方硝烟正散开,李肆一声令下,前方响起腔调刻意拉长的呼喊:“刺刀——上!”

哗啦啦的金铁碰撞声同时响起,片刻后,前方就竖起一片刀林,冬日冷辉在锋刃上流转,看得人下意识要打寒战。

“齐步——走!”

四五十人宽三人厚,间隔不到一米的人群跟着号令轰然踏步,整齐地穿透已然转薄的硝烟,朝着前方推进,隐隐能见远处正躺着七零八落的人影,原本如人潮奔涌的贼匪,竟然不见了踪影。

严三娘再朝更远处的山坡看去,才看到乱七八糟推挤着的贼匪,有傻傻呆立当地的,有像耗子衔尾原地转着的,有抱头狂奔的,还有互相争吵甚至挥拳动脚的。原本那数百意气风发的贼匪人潮,竟然就被这三道排枪给打散了……

转睛再看巨石上的李肆,见他盯着远处,微蹙眉头,像是在沉思,又像是很不满意眼前所见的景象,严三娘心底微微颤动,她忽然觉得,自己会的武艺,在这样的李肆面前,真是无力得可笑。

“三娘啊,上来吧。”

布置已定,李肆这才看到严三娘,招呼着她上了巨石。

他正在不满,贾昊的那两哨百来人刚刚从右侧插到贼匪的后方,正从急行军队形转到作战横阵,因为是山坡,所以队形有些凌乱。贾昊为人谨慎,格外遵从教条,一定要调整好队形,这段时间里,已经有不少贼匪逃进了贼窝,没能起到关门打狗的作用。换了是吴崖……也不成,他估计会带着人冲得更近,难保跟狗急跳墙的贼匪形成肉搏混战。

还都是经验不足啊……

李肆这么感慨着,接着身边的清香提醒了他,还有个完全没战场经验的好奇宝宝。

“跟着就跟着吧,别在战场侧面晃荡,子弹可是不长眼的。”

李肆没好气地训斥着她,早就知道她跟着了,可严三娘不是自己的部下,功夫又高,想赶也赶不走,只好任她围观。却不想刚才她就在战场一侧观望,那可是很危险的。

严三娘只觉心虚不已,强自收摄心神,想要顶上两句找回颜面,却不想爆响声再起,一波接一波,竟然又是三连响。那是右侧已经列队完毕的司卫在开火,原本已经溃乱的贼匪群里炸起一片缤纷猩红。

遭这要命的侧面一击,贼匪们没了逃回贼窝的后路,顿时都僵在了原地,第一个人跪了下来,接着牵起无数人跪地举手告饶,不敢再有动弹。而正整齐迈进的横阵也逼到近前,山坡上满是躺着跪着的人,几乎再无贼匪站立。

“胡汉山那边动作快点,他本该在贾昊之前开火的,身上挂的钟只当尿壶用么?”

李肆继续下着命令,他的计划是正面逼上,胡汉山压制贼窝,贾昊侧击,本该行云流水一口气呵成,可三个环节都松开了。这只是几道排枪就能基本解决的贼匪,要真遇上强敌,他这一套歼敌于城下,同时寻机攻城的连招,可就是漏洞百出。

下方的传令兵拱手而退,严三娘听着李肆沉稳而又带着一丝火气的腔调,再看着被他言语拨转的千人战场,心底原本那点震颤又跌宕起来,推成一圈异样的细碎涟漪。说书先生嘴里的“羽扇纶巾,凭栏弹指,樯橹灰飞烟灭”,那种让她心驰神往的豪杰男儿,原本以为只在古时才有,而此刻的李肆……

“老天……我在胡思乱想什么……”

微微红晕在脸颊上染开,严三娘偏开头,笨拙地没话找话。

“你们这鸟枪,好像不一般呢。”

李肆可没注意到严三娘的动静,他正盯着战场的情况,听到这个似乎有好几天延迟的问题,心中也不由自傲了一把。

这可是他来这个时代,用燧发枪干的第一仗!

如今司卫手里不再是“鸟枪”,而是真正的燧发枪,田大由抛却丧子之痛,呕心沥血琢磨出来的燧发机,不仅零件少,机构简单,还可靠耐用,绝不比老外的差多少。

刚才那两轮三连排枪,全是密集人群的攒射,靠精磨水床造出来的枪管,可以让司卫们在百步外还有相当的命中率,所以这次没等贼匪冲近五十步,他就下令开枪。果然,头一轮就至少放倒了三四十号贼匪,接着贾昊的侧击又干倒二三十人,这波贼匪虽有四五百人,可手上没枪炮弓弩,更没强人组织,隔着几十步远就彻底垮掉,比豆腐渣还渣。

只是这枪还有玄机,燧发机龙头还可以夹火绳,必要的时候,就得换上火绳冒充鸟枪,这是眼下不可缺少的遮掩。

此次行动并非李肆一人承担,镇标也派出了张应的营兵,可李肆专门将张应的队伍扔到了另一路上,他好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演练燧发枪战术。

“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李肆笑眯眯地问,严三娘轻咬嘴唇,眼帘低垂,心思更乱了。

“看不出来吧。”

李肆心想,咏春祖师,无知不是过错,也没必要脸红啊。

“就这一大坨就很不一样!”

严三娘将自己心中的异样心绪压了下来,勉强在枪柄上找到了不同,却惹得李肆更是大笑,笑声高扬,合着如雷炮响,就在这山间回荡不定。

贼匪投降了,可司卫却没停手,那些贼匪就傻呆呆地看着他们的贼窝被一炮炮轰着,砖石碎木四下横飞。

李肆此次出战有两项大杀器,一件是燧发枪,另一件就是这炮。去年十月间,白道隆又将自己镇标那十二门炮报损了,估计也是学着前任的手腕,倒卖到了未知去处。李肆只好给他补充了十二门,权当是孝敬。有之前的炮范在,造同样的炮不过几天时间,趁着造炮的机会,李肆又试造了两门小炮。

这些小炮跟之前的生铁炮完全不同,其实就是大号火枪,只是没有枪托,前有三脚架后有斜下立地的木柄。这炮长度和火枪差不多,口径不到一寸,用熟铁板卷锻而成,通体三层,后端还多加了一层,整体重量不到三十斤,大多数情况下用来发射霰弹,必要时也可发射专门用来破墙裂石的铁头单弹。所起的作用跟清军在百年后用的抬枪差不多,也就是火枪队的支援火力。

这会胡汉山带着的炮哨,用的就是这两门“神臂炮”,为啥取这名呢?因为这炮可以一个人扛在肩上,另一人扛炮架。这引发了司卫们的联想,觉着这炮都可以端在手里放。后来才知道,没人顶得住那后坐力,只能两人分在左右侧用手掌着横柄发射。可他们还是不甘心地取了这个名,期盼着哪天真能端着一门炮上阵。

这愿望不是不能实现,只是现在时机和技术都还不成熟……

炮手畅快地朝寨门打了十多二十发破墙弹,又朝寨门左右寨墙轰了几记霰弹,然后胡汉山带着十来个精壮汉子,合抱一根粗长圆木,撞向已经破烂不堪的木头寨门。后方还有一个哨的司卫朝没人的寨墙上开枪,像是在打臆想中的守军。一边已经成了俘虏的贼匪心中都道,这些套着练勇号衣的家伙就是一群疯子……

轰……

寨门撞垮,那一哨司卫端着上刺刀的火枪就冲了进去,里面几十个贼匪全躺在地上打着哆嗦,不敢妄动半分,一具上半身已经粉碎的尸体躺在不远处,成了胡乱动弹的血淋淋教训,那该是被神臂炮给透门炸中的。

“这……这就完了?”

硝烟散尽,战斗结束,两倍的敌人,占据高处,还有寨堡掩护,却在不到两刻的时间里土崩瓦解。具体战果不知道,可严三娘却能看到司卫这边的伤亡,也就是四五人爬山的时候太急,把脚给崴了。她眨巴着眼睛,觉得很有些不现实。

“战斗早就完了,现在是演习结束。”

李肆这么说着,将一场战斗变作攻坚演习,也算是尽可能地压榨战场资源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