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三卷 第一百二十七章 心如流水

年节在喧闹中度过,等李肆从场场酒席中挣脱出来时,时间已到了康熙五十二年的腊月初五。

“四哥,我那边有些生意的机会,就是少人提点,你看是不是派个人过来?”

庄子外,李肆正给萧胜送行,萧胜现在是福建水师闽安协右营都司,名下有816个兵9艘海船,也算是一方兵头。此次借年节告假专程回了英德“省亲”,带了若干土产,还有李肆之前吩咐他找的船图。

和萧胜的联系一直都没中断,但都是通过书信,眼下萧胜主动提到这事,李肆虽然觉得时机还不是很成熟,可预先埋线也是好事,当下点头。

“让你找媳妇的正事也不办,一个人在海上混,没人管束,身体和性子可都要磨坏。”

不知怎的,李肆对着萧胜很自然就拿出了兄长派头,而萧胜也没觉不对,只感温暖,同时还暗自嘀咕,半年不见,李肆的气度好像又长了几分。

接着萧胜手里就多了一个盒子,沉甸甸的,萧胜一惊,以为又是金子,正要推辞,李肆揭开了盒盖,一对东西入眼,顿时把他震住。

燧发短火铳,乌沉沉的枪管,棕黑枪柄该是上好乌木做的,还隐隐流光,外形带着一道紧绷的月弧,有如鞘中蛰伏的宝剑,只要一被人握住,就能发出风雷之威。

“和我身上的一样,现在你不是一般人了,配着这东西也不是什么忌讳,就是别让你的上司见着,不然准要被吞掉。”

李肆微微笑着,萧胜眼中的狂喜他可瞧得很清楚。他已不需要再靠东西来笼络萧胜,给萧胜这东西,不过是同为火器狂的一种愉悦分享。这新造的短火铳仿自美国M1836燧发手枪,被他命名为“月雷铳”,雅致轻盈的造型,精巧独特的设计,让它既是工艺品,又是威力强大的杀人利器。为鼓捣这东西,关田米等人在材质、工艺和构造上下足了功夫,像是黄铜和精钢部件,那都是无数次摸索才最终成型的。

“嘿……还有我的名字……”

萧胜也不矫饰,径直把玩起来,见到枪柄下还刻着名字,不由咧嘴笑了。

“说到媳妇,四哥你不能就等着关蒄吧,没先找一个填房?不说那个盘大夫,她身边那姑娘也真出众,是不是有盘算了?具体什么时辰办,可得先跟我打招呼,我好准备东西。”

萧胜抱紧了枪盒子,生怕被人夺了去,接着说到了让李肆头疼的话题。

“我现在满脑子就想着怎么挣钱,立业未成,哪能想那么多……”

李肆心说还有造反,而萧胜也心说,自己这四哥想的,恐怕不止是挣钱。

送走萧胜,李肆又再跟着彭先仲送走湖南那三个琉璃商,这几天他们盘桓在庄子里,虽然不清楚李肆在玻璃料上的底细,可对玻璃品的货源却已心里有底。在李肆和彭先仲的撮合下,三方五人达成了协议,合资组建了一个湘璃堂,统一行销玻璃和马灯等产品。这个湘璃堂跟李肆即将要面对的安合堂没关系,算起来也是李肆面对安合堂的一张牌。

安合堂的安六也在这一天告别,安威再来的态度显示,安家已经大致搞清楚了李肆的背景,知道这是一只横跨粤北黑白两道的地头蛇,态度顿时变得温和恭谦。不仅送来了李肆要的东西,还承诺在年后就会把李肆要的人手送来,到那时再细谈合作。

“自鸣钟摆家里、听涛楼和山下铁坊,这种……蛋,执事以上的人各一个,给何贵两个,让他找人拆了,用放大镜什么的仔细琢磨,剩下的都给司卫领队。”

李肆随手一划拉,东西就各有了主。安家送来了三部自鸣钟,二十多个式样各异的铁蛋,其实就是可以随身携带的桌钟,也就是欧洲这时代流行的记时工具:纽伦堡蛋表。安家送来的这些纽伦堡蛋表大约有拳头大小,圆滚滚的,足有半斤多重,看工艺和材质还很粗糙,也只是社会中层人士用的。据安六说,有不少是安家向洋人船长大副,以及其他洋行收购的,每个至少花了上百两银子。

李肆让安家送钟表的目的是想尽快山寨出来,精密掌握时间是太多事情的基础,科技、军事、商业,都得靠这个。不过山寨钟表可是件水磨功夫,还得有精通机械的匠人,不管是华夏,还是他李肆手下,这样的人实在难找,只有先从最基础的测绘仿制搞起,然后再来琢磨零件材质和机械原理。

这是项长期工程,先开头就好,再看看其他东西,李肆心道,洋行出手果然大气,这一堆“赔礼”价值足有四五千两银子。

李肆将一个铜盒子塞给关蒄,小姑娘连日来气鼓鼓的小脸蛋也绽开了笑颜,这是个音乐盒,打开一看,还有块小镜子,一个金发碧眼的小人偶立起来,随叮咚乐声转着,乐得关蒄眼都睁不开了。

可接着她的注意力就被一堆书给引开了,《几何原本》、《同文算指编》等等,翻开全是数字,在这个似乎天生就有数学家潜质的小姑娘眼里,这些书可是比音乐盒更宝贵的礼物。

“这个是……”

李肆正想说这不是给你的,可关蒄却已经抱书欢呼着跑开了。

欧洲传教士在明末清初带来了很多东西,可惜都不是最先进的,但即使如此,也足以让明末的知识分子开眼,意识到自身文化在某种程度上的缺陷。到了满清,不管是知识还是技术,都被康雍乾几代皇帝独揽在宫廷中,成为“陶冶”个人情操的玩物,在历法和舆图测绘上不得不用,成果也都深锁禁闱。

李肆现在偏居粤北僻壤,还没办法直面西洋,他自己也不是百科全书,什么都懂,自然希望能多搞一些知识进来,特别是数理化的基础理论书籍,以便培养自己的科技人才。从安家要来一些已有几十上百年历史的西洋科技译书,真可谓是筚路蓝缕。

“说起来,牛顿老爷子这时候还活得欢实,可得找机会弄到他的东西。”

李肆这么想着。

不过说到科技,李肆手里的某些成就,就连这时代的老外也得瞠目结舌。

“已经完成了二十多种病菌的辨认,确认了六种病菌的危害,特别是麻风病菌,我已经有了很多了解,也大致摸到了雷公藤的适合剂量。”

李庄西面的麻风善堂,昔日的寨堡外已经立起了大片院落,其中一座二层小楼是盘金铃的“科研室”,在这里,盘金铃将一本图册递了过来,李肆一翻,脸色微微发白,妖魔世界啊。

盘金铃靠着不断改进的显微镜,正一点点撬开细菌世界的奥秘,显微镜下的细菌诡异恐怖,盘金铃却能一种种描绘出来,靠着取样和对比等李肆教给她的分析办法,总结每一种的特点和危害。所需的坚韧心志,可不是这个时代的常人能具备的。

有显微镜,盘金铃以及她带着的一些学徒,李肆在微生物学上掌握的知识可是全球最先进的。遗憾的是,受限于环境和条件,这些知识还没办法直接转化为药物学和临床医学的成就。

“能将这些病菌搞明白,找出扑灭它们的药物,是不是就能治好所有的病?”

盘金铃现在已经基本不出诊了,除了指导麻风病人的诊治和养护,照料庄子里的病院,其他时间都耗在了她的科研室里。支撑她狂热投入的动力,除开心中那点只属于自己的小小执念,就是她几代积淀的医者之心了。

“没有那么简单,人得病有很多原因,病菌是一类,还有一种叫病毒的小东西,比这病菌还小一百倍,它造成的危害可比细菌强得多。”

李肆的话让盘金铃神思恍惚,小一百倍?那怎么看清?

“老天让一件事情存在,那就一定能被人看见,我们人要做的,就是去琢磨怎么实现。”

这话像是天外低语,就在盘金心底深处荡着,她呆呆看住李肆,就想看透这张除开清秀正气,也不觉有更多特异的面容之下,到底是一圈佛光,还是一轮道芒。

“哦,这是给你的……”

李肆这才想起另一件事,掏出来两件东西,镜子,水银镜子,一面立在桌上的,一面可握在手上,这也是安合堂奉上的礼物。

“啊……这么清楚!”

女人天性爆发了,盘金铃欣喜若狂,这时代的人多多少少也都知道有可以把人映得纤毫毕现的洋镜,却很少有机会得到,李肆一下掏出来两面,盘金铃自是欢喜难禁。

握着那面小的掌镜,盘金铃左右顾盼,接着眉头就是微微一沉,脸上那淡淡瘢痕在镜子里也清晰可见,他送这东西是……

“看来还是你正常些,关蒄不怎么在意,关大娘还被吓着了,王婶子当时那脸色很是奇怪……”

李肆回忆着被自己送了镜子的那些女人的反应,盘金铃听在耳里,又是欣慰又是幽怨,还有好笑和无奈。

“你没给严妹子送?”

她随口问了一句,严三娘已经答应留下来了,但时间只到她父亲身体调理好为止,估计也就是三四个月。

李肆瞪眼:“我送她东西……不就误会了么,她可是有婚约在身的。”

盘金铃也瞪眼:“你送我……们,就不误会了?”

李肆捏下巴:“你们都不是外人啊。”

要么是亲戚,要么是青田公司的核心,盘金铃虽然没入李肆那个核心体系,却也是他可以信任的人,虽说这年代男人送女人东西总有点其他意思,但以他为中心的这群人磨合了这么久,之前不少忌讳也都轻淡了许多,不至于还这么敏感吧。

盘金铃那明亮双眸如秋谭荡动,樱唇微启,正想说点什么,却被李肆又一句话给塞回了肚子里。

“对了,我想让你去广州,你觉得呢?”

之前说到广州攻略,除了商货上的触手,李肆就想到了盘金铃。广州龙蛇混杂,在商货之外,支撑点越多越好,所以他想让盘金铃到广州开一家麻风善堂,既是立名,又是掩护。

盘金铃微笑答道:“好。”

李肆人早已不在,盘金铃依旧僵着,脸上的笑容像是铅铁铸就,久久未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