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三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 爬李肆特色的科技树

这将是忙碌的一天,李肆早早起床,跟着关蒄吃了早饭,捏捏小姑娘的脸颊就出了门,关蒄脸上那点闷闷不乐,他也只能暂时丢在脑后。

关蒄不高兴是很正常的,要换了别人,即便不恃宠而骄大发脾气,也会想尽办法刨根问底,而小姑娘很乖巧,话都没多问一句,只是李肆没解释清楚,她心里总难释怀。

从昨晚开始,李肆就不要她再暖床了,甚至平日的自然亲昵都少了许多,比如李肆每日起床后,都要把关蒄当作器械来练习举杠铃、俯卧撑和仰卧起坐,从今天开始也没有了。

还有几天,关蒄就要到实岁十二,虚岁十三的年纪,小姑娘这半年来跟上了营养,身子正渐渐长开。李肆原本还没什么感觉,可跟严三娘一接触,被沉重心事一直压住的男人本性也开始蠢蠢欲动。他不是圣人,自然难以做到色即是空。不再要关蒄暖床,怕的是自己生什么邪念……不,该是怕被邪念推着做什么邪事。

不好跟关蒄仔细解释,说她长大了,男女授受不亲吧,小姑娘一定会义正词严地反问,是你婆姨呢还什么授受不亲?说她还没长大吧,那又何必在意亲昵,这心魔可没办法言表,李肆只好敷衍而过。

除夕将近,节前青田公司高层得开一个年会,当然不是李肆前世那种吃喝玩乐的公司年会,而是统一思想,确定明年的工作重点。

这是一次扩大会议,不仅会有司董参加,执事以上的核心人物都要出席,可李肆到了听涛楼,却发现关田等人还没到,一问才知,还闷在鸡冠山的将作部基地里。

将作部的这个研发基地靠在一座小湖边,原本只是瀑布之下小河尽头的水潭,后来被李肆筑坝围成了湖泊,坝口就是一排水车,连到岸边成了水力机械,有锻锤有钻床。这四个月里,李肆可没忘了攀科技树,但功夫大多用在了基础领域上,特别是完善齿轮传动系统。现在的水力机械传动,用的都是铸铁齿轮,外加螺杆传动,皮带还没找到足够耐用的材料,没办法担当主传动的角色。

“照你的法子,用水床来拉,这膛线算是能拉出来,可出来的东西……用起来还真麻烦。”

田大由还是一副胡子拉碴的颓废样,两眼更带着熬夜劳作的亢奋血丝。

“我找老关老米一起研究过,觉着是一连串问题造成的,左右都难稳定下来,做到像你说的那样,可以成什么……工业产品。”

由田大由带着,到了基地外的谷地里,这是射击场,百步外立着根根木桩,其中一根挂上了同心圆靶纸。

田大由挥手示意,一队司卫搬着东西到了射击位上,司卫里的罗堂远搓着巴掌,一脸兴奋,绝密武器是由他这个公认的神射手测试。

粗长枪托,燧发机,枪管还有四条膛线,这枪完全是十九世纪的形象。前装线膛枪,这是李肆继稳定的燧发机后,获得的又一项突破。

线膛枪,米尼弹,穿越古代之人的大杀器,李肆当然想搞出来,就算暂时不能列装,也得作为战略技术储备,一直在这上面下功夫。平行线的对角折叠能出螺旋线,再有水力钻床调整运转方式,用水力来钻膛线,该是水到渠成的事。而米尼弹……嘴皮一张而已。

可现实和梦想之间,总有太大的落差,田大由之前说起过这些麻烦,李肆原以为这段时间能有所改善,却不想没什么进步,现在他也不得不跟着田大由来亲自看看,想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嘭……

枪声响了,远处木桩炸起一团木屑,观靶的司卫举起了牌子,六环,这意味着罗堂远瞄准了百步外一人的胸口正中,弹着点在额头或者大腿,这可是一百三四十米的距离。

得了李肆一个赞许的眼神,罗堂远嘿嘿笑着,然后开始擦枪。李肆看到这一幕,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罗堂远用前端带着粗毛刷子的通条插进枪膛,使劲转了好一阵,然后把枪倒立着一阵猛抖,抖出了不少细碎的铅屑,接着就拄枪没了动静。

“下一枪?至少得等……你说的几分钟后吧。”

田大由这么答着李肆的提问。

“还得等枪膛里的铅屑冷下来,再通一次,如果不彻底清理干净,很容易炸膛。之前就出过问题,得亏你提醒过,每次试枪之后就要查看枪管,那次还只是枪管开裂。”

田大由说到这,李肆明白了,这是挂铅,米尼弹的通病。解决办法也很简单,那就是不用纯铅,而是加锡,让铅弹硬一些。

可接着问题就来了,铅弹硬了,下方的空腔就难撑开。这个问题也能解决,比如说早期米尼弹就是在底端空腔加木头塞子,以及使用燃速更快的发射药。

但是……接着又是问题,子弹硬了,打不了几枪,膛线就会磨损掉,而用速燃药又要考验枪管的质量。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得改善枪管的材质,而改善枪管的材质,甚至直接用钢来造……那钻膛线又得再下功夫才行。

枪管够硬了,然后又是挂铅……难不成还得覆铜?这可是环环相扣的系统工程,追溯而上,就是基础的钢铁之事。

“这线膛枪,对枪管的要求不是一般苛刻。”

田大由也抱怨到了点子上。

“虽然现在可以用水力锻锤钻床来造枪管,但是熟铁的质量不稳定。每炉熟铁的好坏都靠经验掌握。熟铁在锻锤上打多少次能成枪管,还得靠老米和他徒弟亲自盯着。不仅是我们,从佛山那买来的熟铁也是这样,每批都有不同,钻膛线也不得不靠人在一边把着关。”

“枪管软硬有差别,用水床钻,每根枪管都要调整钻法,最终出来的枪管,膛线能用多久,只有实际试枪才知道。钻出来的枪管能打多准,射速是多长时间,还得像小罗这样的枪手自己把握,这跟鸟枪完全不同。”

田大由唠叨了一大段,然后无比感慨。

“想要能做到让机械咣咣就把事情干完了,那还真是梦想。”

李肆沉思良久,感觉一桩穿越神话悄然破灭,看来这所谓的穿越大杀器,也只是小说家言。欧洲人能玩米尼弹,那是靠着已经成熟的钢铁工业,在基础材料和生产工艺上有了条件,也就是可控可测量的大规模生产,靠手工作坊来上线膛枪米尼弹,还真是没指望。

“这枪虽然准,可太麻烦,其实还不如咱们的鸟枪顶事。田司董关司董他们琢磨出来的精磨水床,可以把鸟枪的枪管磨得透滑,这一百步的距离,我也能大概能射中。”

见李肆和田大由都皱眉沉思,罗堂远插了嘴。

看来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李肆有些沮丧的心神提了起来,暂时没线膛枪也无所谓,继续在滑膛枪上做文章也是条出路。滑膛枪在精度上自然难比线膛枪,但下足了功夫,百步距离的精度还是能靠得住,更可贵的是工艺简单成本低性能可靠,使用寿命长。

神思悠悠,李肆想得更多,到了二十世纪后半叶,滑膛技术在火炮上又老树开新花,而英国佬在线膛技术上积淀太深,到了二十一世纪都还痴迷线膛炮。前世有句名言,叫走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如今在这条件不足的时代,那就得攀适合自己的科技树。

“先造几枝备用,留几个徒弟继续琢磨,田叔你就别再细管这事。”

李肆作了决定,就不指望这枪能大规模装备,只当狙击枪来用好了。

“对了,田叔,不是让你别熬夜了吗,今天还开会呢,是不是都忘了?”

接着李肆这么一说,田大由就拍起了脑袋,他还真忘了。

不仅他忘了,关凤生和米德正也忘了,米德正这个昔日的大炉头,现在也是将作部的主事,铁坊都交给了下一层的副理助理在管。

到他们的炮坊,两人正在吵架,目前李肆的将作部是枪炮一家,米德正经验多,更是横跨几个领域。这会他是在跟关凤生争论到底用钻锤好还是直锤好。

这是李肆之前交给他们的研究课题,研究新法造炮,这几个月里,生铁冶炼技术也有了进展,出来的铸铁质量超过了佛山,所以李肆想试试能不能学英国人那样直接用水力在实心炮坯上锤钻炮膛。

这只是一个思路,关凤生和米德正给了两个实现办法,一个就是硬生生用蛮力锤砸,另一个则是用大钻头钻。前者效率慢,可工艺简单,后者理论上更有效率,但需要很强壮的传动系统,花费很高,还不一定能管用。

“四哥儿啊……咱们这银子跟不上喽……”

田大由倾向于关凤生的直锤法,准确说,他倾向于不干这事,关凤生之所以要坚持这办法,也是出于省钱的目的。

“唔,这就是咱们开会的目的。”

炮倒是真不急,李肆招呼着大家回庄子,他正要讲解这事。

关凤生、田大由、林大树、邬亚罗、何贵,司董五人。

邬重、米德正、刘兴纯三个主事。

王邓氏,也就是王寡妇,蔡北山,也就是蔡郎中,他们都进了李肆这个核心圈子,也都有了监事的职位,还有一个顾希尹,这人就是翼鸣老道的女婿,刘兴纯的妹夫。原本干的是帐房的活,现在也成了田大由的直系下属,管着青田公司的总账,也有了监事的位置。

贾昊吴崖这一对李肆的哼哈二将,是以司卫长,相当于执事的身份出席这个青田公司的核心会议。

还有两个人隐在幕后,那就是段宏时和翼鸣老道,他们是客卿身份,只听不说,也不跟其他人打照面。

“现在咱们公司的收成,就靠水晶琉璃和马灯,即便是商路通畅,跟广州安合堂也能联手,来年最多也不过……五十万两银子的前景。”

田大由接过顾希尹的报告,粗粗一算,给出了营收预估。这个数字让一些人抽了口凉气,这还不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