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三卷 第一百二十二章 热血三娘

李肆很头痛,据司卫报告,严三娘爷俩在外圈被巡山队撞见,一路冲杀,已经看到了后山金矿下的片片屋影,然后又向外逃窜,不是严三娘没护周全,让严敬被戳下了骡子,还真就被他们给冲出去了。

看来以后得让巡山队带上鸟枪了,李肆这么想着。

等等……不能逃避……

头痛的就是该怎么处置严家父女,虽说放走也该不会有什么大碍,可这种事情,绝不能心存侥幸。

“面对本心吧,你就是想留下严三娘严咏春……”

李肆向自己坦白了,这可是个大名人啊,不收为己用,怎么对得起老天爷的安排呢?谁让这爷俩非要抄旧日小路,为的就只是早点回家过年,这么巧就撞进了鸡冠山里。

所以真正头痛的是怎么留下人,还是用枪指着她脑袋?用她父亲要挟?甚至……

无数念头在脑海里淌过,却被严三娘那段铿锵有力的话语给尽数粉碎,这少女不仅武功高强,心志也坚硬如钢,为什么要学武?她说得很清楚,就是不让人欺!任何胁迫她的举动,都是在给自己埋下炸弹,给这么一个武功高手寻着了机会,到时候是谁胁迫谁,答案可清楚得很。

“既然一时想不明白,就换换脑筋。”

李肆转念一想,还是先去处置其他囚犯吧。

见着李肆出现,安家那两人几乎快痛哭出声,他们也算是富贵人家,什么时候遭过这样的难。

“李爷,咱们真是没存什么坏心,就放过咱们吧……”

安六一边哭诉一边拧着横眉怒眼,像是要开口喝骂的年轻人安威,李肆撇嘴,你那点怒火,跟刚才人家严三娘的怒火比,那简直就是萤火与皓月争辉。

“听说你们安家不止做琉璃生意,还刚刚拿了洋行的许状?”

之前司卫审讯,这些事他们都招了,李肆直奔主题,原本浛洸之后的步骤该怎么走,他虽有大的战略,却没细的步骤,现在手里有安家人,试试也未尝不可。

“我们安家大爷现在是安合官!你再要为难我们,可要小心你的身家!”

那安威终于忍不住呼喝出声。

“别说那些废话,你们的目的我都清楚。这里不是广州,是英德。你们做了什么,我有一千种办法给你们造出一万条证据。”

李肆沉声说着,安六一巴掌扇在安威脸上,顿时让那小子不敢再作声,接着安六赔笑道:“李爷就列出章程来吧,大家都是生意人,怎么也能谈谈。”

这态度好,李肆也就摆明车马了。

“水晶琉璃品,我李肆是懂得一些造法,你们安合堂在这事上给我提鞋都不配。我还不是一般的商人,你们要想不劳而获,白的黑的,尽可以试试。要向我伸手,你们两个就是下场,念着是第一次,关你们几天,只是薄惩而已。”

李肆虽然语气强厉,可安六却两眼隐隐放光,他听出了另外的意思。

“是的,安掌柜,如果你们安合堂诚意足,倒不是不能考虑和你们合作……”

李肆点头,确认了安六的揣测。

“只是你们这次欺上门来,也得先给个交代。”

接着李肆在甜枣之后又给了一巴掌。

“李爷你说……”

安六很恭顺。

“都在这里了,特别强调一点,人,我还要人。”

李肆丢出一张单子,之前一些需要的一些东西,正苦于找不到门路,既然安家入了洋行,这条线就得抓住。这也是他对安六摆出柔软姿态,示意双方可以合作的原因。对这安家他还有期待,但那还得到双方的博弈能有个清晰结果之后了。

安家的处置就到此为止,安六还会呆在这里,只是不再是囚徒身份,而是宾客。安威被放走了,带着李肆的单子,还有安六的书信。

接着轮到孟奎,匪首孟奎,李肆一直在想,是不是把他交出去,可想着他那两个儿子被自己养了半年,都养出一些感情了,怎么也能利用一下吧。

“儿子可以见,你也可以不死。”

孟奎看过来的目光充满了期待和哀求,李肆深看下去,还能见到名为“父亲”的那份纯良,他暗自下了决心,就算是赌博吧,赌这人间还是有真情,这匪首还是有人性。

说起来也算是边缘投资,不必抱太大希望,李肆可不认为自己能在千里之外,称心地遥控一个匪首老老实实照自己吩咐办事,能有一个方向就好。

“还放我走……你是想……”

果然,听了李肆的交代,孟奎当时就明白了。

“呵呵……我可是反贼,你就不怕我反咬一口么?”

孟奎低声笑道。

“我不过是个白身,你卖了我捞不到官也没赏银,甚至都抵不了你的罪。我还是相信你脑子正常,知道走哪条路更有赚头。”

李肆的话很真诚,但还有话没说出来,没文书证物,一个匪首的投告要撼动他,那可是不容易。

“李爷……我这条命,就卖给你了!只要你能护住我那两个儿子,别说继续混在山里当贼匪,就算是去金銮殿杀皇帝,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若是敢有异心,我孟奎定遭天打雷劈!”

孟奎决绝地立下了誓言,李肆不以为意地点头,跟老外的上帝比起来,华夏人的老天更忙,真要等着应验,恢恢天网的延迟估计得以九辈子计。

庄子里的囚犯清空了,李肆也有了些思路,让人将严家父女转移进来,此时已是弯月当空。

“小贼!别想再蛊惑我!要怎的你给个痛快!”

先和严敬谈过,李肆心里有了底,来到内堡地牢,再次跟严三娘单独对话,现在她再没被反绑,手脚也都自由了,就被一层铁栅栏拘着。严三娘也只是武艺高强,并不等于气力超人,这层铁栅栏足以约束住她。

即使如此,李肆还是学乖了,跟她远远相对。而严三娘也没了和他继续厮缠的耐性,开口就要翻他底牌。

“我早前就说过了,想请你留下来当我这里的教头。”

李肆也是直来直去。

“你是贼匪,我严三娘怎可能助贼为虐!”

严三娘咣咣摇着铁栅栏。

“我真是贼匪的话,更乐意多一个压寨夫人,而不是武艺教头。”

李肆这话让严三娘俏脸一红,顿时无语。

“三娘,你为什么要学武艺,就只是不让人欺?可你一人武艺再强,也敌不住一杆鸟枪,更敌不住恶人和官府的勾结。就说你家吧,你爹爹是受人诬告,官府盘剥,赔光了家产还抵不了罪,这才带着你流离他乡的,靠武艺能化解得了这样的欺压?”

李肆悠悠问着,他想更多了解一些少女的内心。

严三娘低头,声音也低了,内心的坚石却露出了一角。

“敌不敌得了是一回事,要不要敌是另一回事。”

她又抬头看住李肆,眼瞳里闪动着让李肆心头一颤的光芒。

“树往天上长,石头压弯了也不改方向,水往低处流,堤坝拦住也不会回头。鸟在天上飞,没了翅膀也变不成爬虫,人活一口气,被欺总得还手,就算毫无用处,也不能让自己成了猪狗。”

严三娘目光开始飘杳,像是在回忆旧日时光。

“五枚师傅教我的武艺,都是从蛇鹤之形里悟出来的,她跟我说,上天自有道理,万物自有法则,我们人要循着这天理而行,才能立地为人。武艺,也是让我们人领会上天本意的途径。而这本意里,第一条就是……人不可欺的骨气。”

严三娘侃侃而谈,眉目这一舒展,整个人顿时又亮了几分。李肆只觉有隐隐有一层辉光罩在她那如玉娇颜上,让她的形象浸着一分当世难见的神圣,不由得心中荡开微微涟漪,相由心生,这样的美丽,不得不让人衷心赞叹。

说到后来,严三娘盯住李肆,目光也稍稍柔和了一些,她终于想起了之前李肆随口胡掰到的“以武窥道”,不由在想,其实自己说这么多,还不如这小贼口里的四个字精当,莫非他真跟自己师傅有关系?

啪啪啪……

“说得好,而且很有意义。”

李肆微笑鼓掌,满口称赞,严三娘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补充道:“这些话都是师傅教我的,我还没怎么悟透呢。”

气氛顿时微妙了,地牢里一阵沉默。

“你不仅是个贼匪,还是个能蛊惑人心的狡贼!不管是压寨夫人,还是武艺教头,你都别想如愿!”

好一阵后,感觉自己的心气被一通自述搅散了,严三娘有些恼羞成怒,又找回了刚才那幅张牙舞爪的凶样。

李肆靠近了栅栏,平静地看着少女,语气严肃。

“我的确是个贼匪,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贼匪……”

不管是语气、表情,还是目光,都挟着一股磅礴浩然的气势,那仿佛是千百年尘世的轮转,让严三娘心神无从抵挡,骤然溃乱。

“我是个反贼,三娘。”

直到李肆的身影消失,这句话还在严三娘耳边绕着,心里滚着。

嘭……

她猛然一巴掌拍在铁栅上,满脸的懊恼。

“刚才我怎的就没掐住那小……混蛋的脖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