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三卷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天上掉下个严妹妹

双手双脚在背后捆住,嘴里塞了破布,头发还挽成一圈绑在棍子上,像是四蹄掼捆的猪一般,少女和那中年人就被这么抬上了山,两人都是面色灰败,两眼紧闭,只当自己是遇到了彪悍山贼。

鸡冠山的地形早已被李肆摸得透熟,以后山金矿和后山谷地的秘密研发基地为核心,外圈设了好几处巡山队的营地,当作是最后一道遮掩屏障。

“什么人?从哪里来?为何要走这里?”

将两人押入一处营地的简陋牢房,李肆作了预审。

“小人严敬,这是小人闺女严三娘,我们是抄近路回福建老家过年,却不想冒犯了大王的地盘,还求大王大发慈悲,饶我们父女一命,身上那些银货,就孝敬给大王作年节用。”

那中年人该是走过远路的,说话还算利落,可语气却带着一丝无力,像是已料到了未来的凄惨命运,那些银货算什么,他女儿才是真正的珍宝。

严?三娘?

隐约有什么东西从李肆脑子里滑过去,可他正是满心纠结,没顾得上去仔细抓住。

算上这两个人,现在他手里就有三拨五个囚犯了吧,怎么大过年的,一个个都安生不住呢。

放走这两人是不可能的,杀……虽说就是一句话,可也下不了那个决心,他们的行李已经被搜检过了,口音也确实是福建人,看样子还真是过路的。

再说这少女……手上真有一番工夫,一根红缨枪在手,二三十人都不是对手,如果……

李肆看着那少女,两眼晶晶发亮,之前还想着去找武师,这可不是个现成的么?论身手,李卫算是武力70,孟奎能有80,这少女估摸能有90!嗯,看来得好好想想,怎么把她给诱拐过来。

死死盯着少女,两眼发飘,面带微笑,李肆浑然不觉自己这面目,就是个垂涎欲滴的色中恶鬼。那严敬吓得蹭着身子,赶紧挡住了自己女儿。

“把男的押到另一个屋,女的留这里。”

李肆转身吩咐着。

“三娘!真到那时,你……你咬舌吧!”

眼见两人过来,就要将自己拖走,父亲泪水滑落,凄声低低对女儿这么说着。

“不!我死,也要咬下他一块肉再死!”

少女已然咬破樱唇,神色却已经平静下来。

片刻后,屋子里只剩三人,双手双腿依旧被倒绑着的少女,李肆,还有盘石玉。

“嗯咳,那个……严姑娘,身手不错啊,哪里学的?”

李肆摆出了一幅和善面目,看在少女眼里更觉可憎,只冷冷哼了一声,扭头再不理他。

“可就算再厉害,也架不住人多,更挡不住枪弹,你一个小小女子,学到这身本事,又有什么用处?”

李肆又转到激将频道,这下有了起色。

“学武就是为了铲除你这样的恶徒贼人!还老天一个朗朗乾坤!”

少女脆声呼喝着,回头盯住李肆那表情,真似要将他啖肉饮血一般。

“朗朗乾坤啊……”

李肆收起了轻浮的表情。

“莫非老天的朗朗乾坤,就被我这样的贼匪给遮住了?”

这一问,似乎问到了少女的什么心事,她脸色也阴郁下来。

“都是贼匪!天下遍地贼匪,官府是大的,你们是小的,都是一路货色!”

接着少女咬牙切齿地说出了让李肆几乎要拍手赞叹的话,同志啊!

“那学这本事更没用了。”

李肆把话题拉了回来,现在还不是深入的时候。

“怎的没用!?就算是一只蝼蚁,也不会坐等人欺!”

少女愤懑地喊了起来。

“我可是人!有手有脚有嘴巴有眼睛!不管是官府还是你欺上了我,没了刀枪,我总还有手脚!绑住我手脚,我用嘴咬!塞住我嘴,我也要看清你是怎么欺我!下到地府,就连孟婆汤都洗不掉我见的!来世我再来报这一切!”

听着少女的恨声言语,李肆心也渐渐沉了下去,这妹子,多半也是遭了什么苦难吧。不过话又说回来,这还没干什么呢,怎么就像是在作复仇陈词呢?

“好啦好啦,我只是问问你这本事是怎么学来的,有没有意思留在我这当教头,没别的意思。”

再没了“调戏”这少女的心思,李肆伸手过去,就想解开她膝间的绳结,让她能坐得舒服些,这样两人能平心静气谈谈。

“这还叫没别的意思?”

见着李肆的手伸了过来,地方也很是忌讳,少女咬牙冷笑。

接着发生的事情,让李肆脑子如遭雷击。

手刚伸过去,少女两膝一并,李肆只觉一把大号老虎钳合拢,整个人顿时呆了。

痛还是其次,这一夹,终于让他抓住了之前从脑子里滑过的东西。

这个叫严三娘的少女,莫非就是……而这一膝夹的功夫,莫非就是……

手下意识地一抽,自然是没抽动,却让少女借着这一抽之力,整个人腾跃而起。少女张嘴,嘴里那编贝细齿像是两排刀锋,直奔李肆的脖子咬下,还没触肉,李肆就觉自己的颈椎都在发寒。

该是她没错了,手脚都被绑得死死的,这样还能伤人。

缥缈意识猛然炸裂,李肆一身暴汗,真可能要被她咬死的!

李肆偏下脑袋,就想护住自己脖颈,砰的一声闷响,接着是两人同声哀叫,一边的盘石玉就傻傻地看着两人摔成一堆,不知道自己能干点什么。

两人刚才是面对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李肆看向已然涕泪纵横,俏脸也拧得扭曲的少女,自己也捂着嘴,就迷迷糊糊地念叨着一个名字。

严咏春……

严三娘,就是严咏春。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花名?”

少女满嘴牙绷得快松散,而李肆这话又将她惊住了。

“我当然知道,还知道你这一夹,就叫二字钳羊马……”

李肆发着浓重的鼻音说着,心里还有话没出口……我更知道,后世你的传人满天下,你的咏春拳也被他们发扬光大。而这咏春的花名,看来是你偶尔演武卖艺用的名字,真是想不到啊,自己不经意间还发现了咏春一名的起源。

少女一双凤目骤然圆瞪,也没顾得上脸上狼藉的涕泪,更没顾得她正骑坐在李肆身上,急促问道:“你到底是谁!?是不是认识我五枚师傅!?”

李肆借梯上墙:“是啊是啊,熟着呢,那也是我师傅!”

少女呸了一口:“五枚师傅怎么会收你一个男弟子!?”

呃……真是大破绽。

可这难不倒李肆,他张嘴就来:“好吧,本来我不想说的,老实告诉你,我真正的师傅是至善禅师,他可是五枚师太的师兄,可禅师一直以造反为志,不愿外人知他尚在,所以我就只能算是五枚师太的弟子。”

少女两眼发晕:“至善禅师是谁?我怎么没听五枚师傅说起过?”

李肆耸肩:“那你去问她好了。”

至善禅师和五枚师太就是传说中的少林五祖之二,五枚师太是浮云般的传说,至善禅师么……后世都称是乾隆年间人,只是从严三娘身上确认了有五枚师太的存在,保不定至善禅师也是康熙人。

反正是一团烂帐,李肆随口忽悠,也不指着严三娘相信,只是借机拉近关系。

现在两人关系如何不清楚,可身体倒是足够近了,一阵沉默后,李肆和严三娘终于醒悟两人的姿态很有些不对劲。李肆被严三娘压坐在身下,可她双手双腿还被绳子绑着。

“你就是个骗子!估计也就从旁人那知道五枚师傅和我,还有这竹桩拳法的桩式名字而已!”

严三娘可不是养在深闺的那种小女子,这种程度的暧昧还能忍住,她的心绪依旧放在正事上,一言揭穿了李肆的底细。这家伙身无半分武艺,哪里可能是谁谁的弟子。

“你这就不明白了,我是文弟子。”

“文弟子?当我是无知女子来蒙骗么!?”

“武学也有道理,我是以武窥道,本事不在拳脚上。”

“你的本事就只在火铳上吧!”

两人唇枪舌剑地战着,李肆的目光从严三娘的脸上下移,虽然是美女吧,可半脸鼻涕半脸泪的,还真是破坏形象。视线这一挪,就被少女那饱满胸脯给拉住了,李肆低叹一声,他那男性本能已有了反应。

严三娘愣了一下,好半天才醒悟到身下那异样是怎么回事,之前被压住的羞恼顿时上涌,面颊染得通红,牙又格嘣咬了起来。

“盘石玉,你还等着看什么?”

李肆感觉不妙,赶紧招呼人救驾,可已经来不及了,少女也顾不得什么男女之防,俯下身子,张嘴又要来咬。

“别把鼻涕蹭我脸上……”

最后李肆是靠这么一句话脱离了险境,再厉害再刚烈,终究还是有女人本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严三娘的父亲又被送了回来,父女相对,脑子感觉有些转不太动。

“说是你的师兄,却还把咱们绑着,刚才没把你……”

父亲这一问,严三娘赶紧摇头,可脖子却微微红了。

“那个小贼!分明年纪不比我大,还认什么师兄!他说在误会解释清楚之前,不会给我们松绑,防着我们做出什么……亲者痛仇者快的事。”

严三娘皱着柳叶眉,对李肆的恨意无比复杂,或许刚才那句话也包括在内。

“他到底是什么人?”

严敬已然松了一口长气,看起来事情已不是想象中那么糟了。

“叫……什么李肆,还专门说,就是放肆的肆!”

严三娘哼哼不止。

“李肆……英德的李半县!?”

严敬瞪眼,既然他进了英德,这名号自然也有所耳闻。

“果然是个恶霸!贼匪!刚才那些话,全都是骗我的!”

严三娘找到了真相。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