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三卷 第一百一十九章 靠的还是拳头硬

钞关是门,资本是狗,李肆现阶段的发展战略是关门训狗。要训出能听话,至少是不会咬到自己的狗,那就得一手提肉,一手提棍,而且棍子还得硬,能把狗揍痛。现在还摆不出国家机器,没办法给资本戴上项圈,套上鞍蹬,就只能靠棍子来训。

现在钞关拿到手,李肆感觉手里的棍子有点像泡沫棒,硬度不足了,刚才还是调动了于汉翼守李庄的一哨司卫,刘兴纯手下那些巡丁和刚收纳的钞关巡役可顶不上大用。

李肆目前在“军”这一面的力量有些混杂,能真正依靠的就只有司卫,司卫全是经历了歃血誓盟和淘金“试炼”的心腹,总共有四百多人。一半是老凤田村人,一半是从刘村和流民里挑出来的,都按照纯粹火枪兵标准训练。以当地练勇目、哨、翼的编制遮掩,十人为一目,四目为一哨,四哨为一翼,目前是一营三翼的规模。

现在只是守备任务就让司卫有些摊不开,李庄河对岸的研发部门,也就是将作部,需要司卫守备。山上的金矿需要人守卫,还要安排巡山队遮蔽鸡冠山,李庄从外面的塘口一直到内堡也要司卫巡守,能一直处于训练状态的司卫不到一半。

除开司卫,还勉强算自己人的是庄丁,由那些愿意抽出时间来赚津贴的李庄人组成,大多是农庄的雇工。他们负责李庄外围和青田集的警戒,这些人没办法派出去办事,也没必要作什么专业训练。

司卫庄丁之外,就是刘兴纯所领的浛洸巡检司巡丁,还有新收到的那些钞关巡役,这些人撑场面可以,办正事没指望。

而李朱绶那边的衙役,附近汛塘的绿营兵,乃至张应和周宁手下的营兵都是外人,小麻烦可以支应一下,大难临头时,说不定他们还是抓捕李肆的急先锋。

“是不是该招一些矿场上的矿工了?”

李肆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黑矿场里那些老实矿工,可接着他就皱眉,现在要扩军的话,一方面动静太大,毕竟手下的“武装力量”凑起来足有千人之众,另一方面……银子周转不开了,手下那四百多司卫,每月要花五千多两银子,管总账的田大由每次见他都要唠叨。

对了……田叔那身体吃得消吗?

李肆开始走神,一个胡子拉碴的大叔形象在脑海里晃悠,左手酒瓶,右手妹子,一边埋头研究膛线,一边还能管着青田公司的总账,半年前那个田大由,跟如今的田大由几乎已是两个人,总觉得他是在各个方面燃烧着自己的生命,到底该在哪个方面给他减负呢……

直到熟悉的声音响起,才将李肆飘入天外的思绪拉了回来,定睛一看,是张应。

“孟奎出现了!”

张应说起那名字,李肆愣了好一阵才想起,杨春的副手?

“带着几百号残匪劫了县北几个村子,正在大山里转悠,不定会朝南边来。”

之前蒋赞用户部关防调了张应的兵,可张应带队应了个卯就跑了,也不全然是放蒋赞鸽子,而是真有匪情。

“这么说……是要我出动了?”

李肆眉毛忽皱忽展,县里的练勇是他实际掌握着,要剿匪没他不成,这是坏事,可又是好事。

“李朱绶和周宁都是这意思,四哥儿,可得把我带上。”

张应一脸雀跃,说这话脸上也没一点忸怩,他是千总,按道理就算是练总,也得跟在他屁股后面干事,现在却颠倒过来了,可他和李肆之间一直就是这样的关系。

“这次我可不当冤大头了,必须得去邀捐!”

李肆握拳恨声说着,表情和语气像极了土匪,这就是好事,借着练勇出动,找县里富人搜刮点过年钱可是名正言顺。

对了,孟奎……如果他能见到自己的两个儿子,还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心情。

回李庄开始作准备,忙碌到半夜,正要睡觉,内堡忽然起了喧闹,隐约还听到于汉翼的叫声:“抓住了!”

出去一看,几张大网层层盖下,一个人套在里面正死命挣扎着。

“看你还怎么动弹!”

于汉翼握着三棱短剑,一边恨声说着一边朝那家伙走去,前几天那个大个子李卫闯进内堡,几十号人都没把人留住,负责内堡守卫的于汉翼很受打击,琢磨出了一套联网捕贼法,今晚好像是将功补过了。

可也只是好像……于汉翼刚刚靠近,就听一声怒吼,网里的人骤然跳起,寒光骤现,绳网顿时被剖开,接着一柄短刀就直奔于汉翼面门而去。

当的一声,于汉翼反应快,手中短剑挡住了对方的短刀,可结果是短剑冲天,人倒栽而回。他摔在地上,嘴里却还没停:“勾镰!”

十多杆加了长柄的镰刀就朝那人身上脚下招呼去,却见那人腾跃旋跳,脚踢刀劈,溅起点点火星,愣是没让一柄镰刀近身,身手不是一般的矫健。

李肆看得暗暗抽气,又是个江湖高手?看这架势,李卫都远不如他。

哗啦啦脚步声不止,越来越多人涌了出来,那人见势不妙,合身一冲,像是又要学之前那李卫翻墙而遁。于汉翼招呼着人赶紧阻截前路,人群这一晃动,那人踹倒几人,居然返身径直朝李肆奔过来。

好决断……

李肆心中暗叫,身边司卫将自己围得紧紧的,可不是再明显不过的目标么,不过……真以为自己是好捏的软柿子?

双手正要朝腰间握下,贴身护卫盘石玉这时候才赶到,这瑶家少年正恼怒自己失职,挥着直刀怪叫着扑了上去,刀锋嘶嘶作响,兜头劈得那人也是脚下一停。

盘石玉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接着他就步于汉翼后尘,结结实实摔出去两三丈远。可那人却再没办法前进一步,被盘石玉这一挡,十多柄长矛上下指住了他,将他围在圈中。

呼哧呼哧的粗浊喘息响起,然后那人咕咚一声跪在地上,凄声道:“死前让我见见我那两个儿子!”

这是……孟奎!?

没等李肆领兵出征,残匪首领孟奎就落在了他手里。

“先关起来!”

李肆只觉啼笑皆非,你送上门来了,我的银子怎么办?

“庄牢里还有两人……”

于汉翼这话出口,李肆无奈地拍拍脑袋,庄子设有私牢,可地方不大,这会里面正塞着两人呢。他居然连广州安合堂那对商业间谍都忘了,之前说等两天才见,现在已经过了四五天。

不过既然都关了这么久,也不在乎再多几天,就让他们在牢里过年吧。

让于汉翼另找地方关押安家人,把这个孟奎押进庄子的地牢好生看管,李肆只觉有些后怕。先是李卫,再是孟奎,身手一个比一个好,虽然这个世界该没有什么绝世高手的存在,可保不住有专业刺客那种角色。自己就算有短铳防身,对上江湖人物,却还是防不胜防。

“总司,我没用……”

蓝石玉算是身边人里稍懂技击的了,一手直刀术像模像样,可现在看来也只是个架子货,更不用说于汉翼这些司卫,就没受过真正的技击训练。

“好啦,你年纪还小,怎么能跟这种人比?”

李肆嘴里安慰着他,心里却在叹气,盘算着是不是过完年节,就去请专业武师来补上这一课?说起来,自己手上这棍子不仅越来越发泡,挥棍子的手法也还粗糙得很,没办法搞精细操作,那些随随便便就训出了特级警卫特级刺客的前辈,可真是让他艳羡不已,谁让自己不是特种兵呢。

“我要学武!以后随身保护四哥哥!”

关蒄又来了精神,瞧她瞪眼抿嘴的模样,就知道她是认真的。

“得了,你要像盘石玉那样跟着我到处跑,那就是个专业人质。”

李肆很干脆地抹杀了关蒄的这个梦想,小姑娘不乐意了,撅嘴挪开了身子,不再给李肆暖被窝,却又被李肆一把搂了过来。

“傻丫头,这辈子是我保护你。”

听着李肆的话,关蒄像小猫似的嗯了一声,紧紧缩在李肆怀里,心里想着,姐姐不在了,爹娘很伤心,四哥哥也很不开心,所以我一定要好好的,让爹娘和四哥哥都开心……

年关将近,所有人都在想着亲人想着家,包括李庄里那个孟奎,还有安六安威这一对广州安合堂的倒霉鬼。

山风呼啸,另一间屋子里,两个少年低声细语,也在谈着亲人。

“快要过年了啊,不知道爹爹怎么样了,他是不是还活着。”

“能去问问李总司吗?觉着他还是好人。”

“可一直把咱们关在山上淘金子,现在见到金子都快吐了,李总司是要咱们淘一辈子吗?”

“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好的,吃得饱穿得暖,还让咱们跟着司卫一起念书学字训练,这半年我都长胖了好多,爹爹要见到我们,准会认不出来的。”

“可还是想爹爹啊……”

“明天问问司卫长吧,好像该是吴司卫长换班了。”

“嗯,他好说话些,贾司卫长阴沉沉的,见着就吓人。”

更西之外的一间破庙,就着火光,透过破烂的窗户看去,远处的山影朦胧如墨。庙里一男一女,看年纪像是父女二人,也在谈着年节和亲人。

“爹爹,这条路真没错?”

“没错的,三娘。十多年前我就走过,那时候还有贼匪,可现在是没了,只听说有座麻风院。”

“麻风院?那还能走?”

“咱们靠着山脊走就好,过了这就能到一条河,那河来往人不少,搭船到连江就快了。眼下就要到年关,年头赶不到,至少得赶上年尾吧。

“就不知道离家这么多年,家里人都是不是还好,俦哥……长成什么样子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