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三卷 第一百一十五章 底线的碰撞

浛洸的横江木栅前后都堵满了大小船只,甚至连江两岸都铺出了长长船影,江面到此之处骤然变窄,像是得了梗塞的血管一般。

无数人正涌上浛洸码头,还有不少人直接沿着相邻的船只跳上岸边,岸边有一排钞关办公和堆放货物的木屋,被数百上千人围得水泄不通。见那些人有商人伴当,有船夫艄公,甚至还有穿着绸布的商人,一个个都脸红脖子粗地叫嚷着,不少人激动得砸屋子踹门。

“税关书吏是世代相继的,他们掌管着船只的查验,货物的估价,税薄的登记,税银的经手,每一项事务都是专业活计,没个十来年的实务,根本没办法胜任,就跟衙门的胥吏一样,换个人,那就是两眼一抹黑。”

“太平关的经制书吏是八个,分到浛洸只有两个。朝廷要的税银定额那么高,根本就应付不过来,所以监督委员必须增设书吏,现在浛洸有十七个……”

“书吏还得靠算手来核算税银账目,靠巡役来上船查验,一个书吏身后又有十多二十个帮衬,浛洸厂不过是个分关,就养着好几百号人,还不算署馆那委员手下的人。事多就人多,人多银子也花得多,银子花得多,就得从商人身上找回来,所以商人都说‘过钞关如过鬼门关’,即便名义上的税率定得再低,钞关都是奔着你有多少肉就割多少来下刀的。”

浛洸南岸,看着对面的热闹景象,李肆像是在介绍,又像是在感慨,身边的彭先仲连连点头,他可是有切身感受。

“有这样的税关横在商人面前,不仅抬高了货价,还增加了风险,让你们商人没办法核算盈亏,只能估摸着贩运,货卖掉之后才清楚能赚多少,所以没一定本钱的人可不敢做生意。”

李肆说到这,彭先仲接道:“有本钱也落不着好,我家老爷子看得清楚,三十年前,英德清远和阳山一带,和我们彭家一起走湖南的还有好几十家,可到现在,除了两三家,其他都败了,新起来的也多半会这样。除非是皇商和官商,可有时候出了地界,皇商和官商也要被自己人盘剥,嘿嘿……咱们行商人有句俗语,叫赚得了一时,赚不了一世。”

彭先仲又叹了口气:“老爷子这辈子有一个最大的愿望,那就是江海一帆尽,陆地可行舟……”

他这说的是商流畅通,李肆嗤笑:“这可是比改朝换代还难的愿望。”

“无关隘是不可能的,但是让它弱化掉却有可能,这样咱们的生意就好做多了。之前借着浛洸厂没委员在,压住了书吏,不让他们乱伸手,可我终究没办法掌握他们,现在这形势,该是有机会了。”

李肆朝彭先仲示意:“你可以去了,记得到火候了才出面,之后还要把握好分寸。”

彭先仲点头,身边还跟着陶富,他是去充当李肆的耳目,正一脸的不情愿,李肆朝他瞅来,又赶紧展颜以对。

“凭什么把我们空船下行按重船上行算!?”

“补什么欠!?之前收没收又不关我事!我这可是头一次运货去广州!”

“我这不是喜绸,是普通的白绸!你给我按年节才有的喜绸价估,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门外拍得轰轰作响,门内的书吏们脸色发白。

“这搞得是什么祸事?这些家伙都疯了吗?”

“不就多掏点钱吗,早掏早了,就不念着回家过年了?”

“就指着那点钱过年呢吧,是不是下刀太狠了?”

“前阵子杨春作乱,后来又是那个李半县来捣蛋,现在他倒好,拍拍屁股走了,留下咱们被蒋赞这么整,下刀不狠点,就得割自己肉了。”

“巡役呢!还没过来!?”

书吏们也纷纷攘攘吵着,这时候就听外面一阵板子抽肉声,还夹杂着凌乱的惨呼。

“来了来了……可算是来了。”

书吏们抹着额头的汗,庆幸不已,这是他们手下的巡役赶过来救主了。

门外几十号巡役挥着木棍,打得人群如潮水倒卷,眼见围拥之人就要溃散,又一拨套着“巡”字号衣的人马出现了。

“干什么干什么!?人家只是在说话,你们怎么就动手了?当自己是官差呢!?”

刘兴纯露面了,他带的可是巡检司的正经巡丁,这么一喊,那帮巡役人一愣手一软,顿时被人群又倒推回去。

“出来说话!”

“别躲耗子了!平日在咱们船上那些神气呢!”

人群又吵嚷起来。

嘎吱一声,门开了,终于有个书吏脸色发白,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背后好几双手赶紧把他推了出来。

“那个……大家别闹,过年嘛,和气生财,交了钱就走。”

那书吏指着远处江面木门说着,那里停的都是交了钱的船只,只等第二天开关就放行。

回应他的是一堆杂物,甚至还有唾沫石子,本来还摆笑脸,可脑门上挨了一只柑橘,这书吏憋闷多时的火气也爆了出来。

“你们这些稀皮鸭蛋!作死啊!朝廷要收你们钱,还敢不给!”

他指着人群咆哮出声。

“不交就别想过这年节了!你们自己掂量!”

嘭的一声,他关门回屋,人群哗啦涌上,将那些巡役也推得死死靠在屋子上。

“出来说话——!”

“说话——!”

人群里不少船工喊着,一些伴当也在商人的示意下开始应合,顿时人声统一起来,震得整个浛洸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那些书吏不会闹出事情吧?”

税厂署馆里,李卫皱眉问道。

“出了事跟咱们又没关系,到时候还能把他们当垫脚石用。”

蒋赞端坐翻书,脸上波澜不惊。

“我还是去看看的好。”

李卫始终放心不下。

“站住!你就是稳不住啊!昨晚干什么去了?有人向这里的巡检投告,说你夜闯人家的庄子,还报了名号,是不是?”

李卫闷哼一声,停下了脚步:“就是去瞅瞅呗,也没啥大不了的。”

蒋赞嘭地将书拍桌子上:“你还当这里是徐州呢?没被当场打死算好的!真要被打死了,我连看都不看一眼!你说你吧,分明有一身本事,非要学着那些草头之辈做事,靠着你那本事,当个官什么事不能干!?”

李卫被训得耷拉着脑袋,气都不敢大出,看这蒋赞该是在他心里很有分量。

“大哥你只是当个闲官就这么多不自在,我才不想当……”

听到他这嘟囔,蒋赞呸了一声:“自在!要更自在,就得拿不自在来换!”

他指着外面那声音喧闹处说:“比如外面那事,你怎么解决?不是官你能解决得了?”

听着外面似乎有上千人的喧闹,李卫也叹了口气。

“大家冷静!冷静!这么闹要出事的,也解决不了问题!”

眼见那一排屋子被推得嘎吱作响,那些巡役快被压成了沙丁鱼,一个声音在人群里高亢响起,那是彭先仲。

“是啊是啊,大家商议一下,别出大事了,有自觉能出来说话的么?”

另外几个带着湖南腔的声音附和。

没一会儿,一群商人就聚在了一起,本着商人谈生意的效率,很快就达成了一致意见,接着彭先仲和几个商人就成为代表,进了书吏所在的屋子。

“书吏会让步么?”

段宏时的声音响起,李肆赶紧行礼,老头一身风尘仆仆,看来是刚回庄子就奔这里来了。

“难说,不过有彭先仲和向案头在,把握应该很大。”

李肆答道,这其实是底线问题。蒋赞要书吏补回全年的损失,甚至还要多割肉,书吏被压了几个月,李肆一抽身,他们的心气也骤然回弹,该不会想着要自己赔付,而要全从商人身上剐出来。商人呢,之前来往关费稍稍低了一些,养出了一些心理惯性,现在骤然拔高几倍,肯定受不了。

这就是底线的碰撞,书吏习惯于扮演朝廷代言人,还没学会妥协,商人们倒是想妥协,可书吏们给出的价码太瘆人,到这时候,双方的底线碰不到一起,那就该找第三方了吧。

话音刚落,彭先仲一行人就被推出了屋子,巡差也似乎得了命令,又开始将人群朝外推攘。

“那么……戏码就得朝下演了吧,为师之前的估计该是没错。”

段宏时赶紧占住功劳,李肆和他对视而笑。

彭先仲对人群悲愤地摊手,其他几个商人也是摇头叹气。

“这群喂不饱的狗!把他们拉出来!”

像是船工的人喊了起来,来往连江的船帮都是穷苦汉子,就靠挣点力气钱过活,还得交各种杂税,船料钱更是苛重,现在书吏要加倍收,他们可是遭罪最惨的。

这船工一喊,众人应和,呼啦啦又朝前冲去,几十号巡差拦不住,那排木屋又嘎吱嘎吱叫嚷起来。

“小心砸死……”

刘兴纯在人群外喊着,可话音刚落,轰的一声,木板屋被人群硬生生挤裂,几个巡差倒摔了进去。

“不管我们的事!都是蒋委员定的!”

眼见要被人潮淹没,终于有书吏喊了出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