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三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 你们听错了

“李半……仙?是啊,是在李庄。”

连江北岸,船夫一边回答一边扫视着两个要过江的客人。

“客官从韶州来?是买马灯、行靴、彩琉璃还是青铁五金?哪家有哪货,哪货价最低,我小谢知得最清!脚力船头,牙验关契,我小谢一应全包!”

连江南岸,一个眼神滑溜的年轻人拦住这两人,嘴舌也转得滚圆,看来是个游散的牙人。

“找李半……仙?嘿嘿……难道是来算命的?”

那小谢听了两人的问话,脸色颇有些怪异。

“嗯嗯,是啊是啊……”

两人都一身普通行商打扮,其中那个中年人世故一些,跟小谢回着话。

“哦……那进了青田集问问便知。”

没了生意,小谢再没兴趣,敷衍了一句又朝其他人凑去。

南岸已是一个颇为繁华的小渡口,在这里雇了两头骡子,这二人就朝南而行,并没注意到身后那小谢又朝他们多看了几眼。

“记得去年这时候从浛洸过,可没见着有这样的景象啊,不仅有了渡口,连路都铺过来了。”

一条土路劈开半人高的荒草丛地,虽然远不如靠近城镇的砖石路,路面却是精细夯过的,骡子行着也颇为平稳。那年轻人转头四顾,显得很是讶异。

“田心河不让外人行船,只能从这里走,当然得修路,这里面可真是有奥妙。”

年纪大一点的行商看向前方,眼里满是期待。

“还能有什么奥妙?湖南的水晶琉璃,那就该是从这里出去的,瞧这热闹劲,也就是今年才暴发起来的。”

路上人车来来往往,年轻人已是有了定论。

“这都知道,所以家里才让咱们来看看。可要看的东西却不简单,如果这里只是出了巧匠,摸懂了水晶琉璃品的制法,那倒还没什么,让行里想法招揽去广州就好。可要是这里懂了水晶料的制法,那就有些棘手了。”

中年人倒是看得透,可年轻人显得觉得他想得多。

“六叔,水晶品的制法,连咱们安家都没摸透,粤北这个小县的乡人怎么可能懂得?更不用说水晶料了,切……那么多年了,博山都没整出个名堂!这里要真弄出来玻璃料,满天下人都得吓着!我看啊,多半是这里谁勾结了另外的行商,从外洋倒腾过来的,只敢卖到湖南去,明显是想避开咱们安合堂。”

年轻人的一顿唠叨,中年人也只呵呵轻笑,两人还真似叔侄关系。

“进去打听仔细就好,反正湖南那边的人说,好像彭家背后,就是那个李半仙,据说势力不比英德彭家小,咱们还得注意点。”

中年的叮嘱,年轻人不以为意:“英德彭家算哪号?给咱们安合堂送炭火的都能跟他比比!那什么李半仙,估摸着也就是个混过广州的散牙!”

他扭肩晃腰的,似乎颇不习惯胯下骡子的悠悠慢步,又再补充了一句:“让六叔你这个韶州掌柜亲自来跑这么一趟,实在是高看他们了。依着我的心思,叫几个伙计过来,把咱们的堂号亮亮,看不把他们吓死!”

中年人叹气摇头:“阿威你啊……有心气是好的,就是眼界得再宽点,这英德今年可搅出了不少事,就算是穷乡僻壤,也总有几个人物。”

说话间,路前又有了变化,前方不再是土路,而是碎石细细铺成,可容至少两架大车并过的宽路。路边还有一排整齐屋子,几个套着“兵”字马甲的绿营兵将路面拦住,正在搜捡着来往行人。

“咦?啥时候这里也有塘口了?”

两人很是诧异,可这是官兵,两人不敢违逆前方兵丁的招手示意,乖乖排队候检。

“哪里来?做什么?”

一个像是目长的兵丁喝问,那嗓音让两人都是一怔,估摸着还没过十六岁吧,这么小就顶缺了?

“安六,安威,韶州行商,来这里买点土货。”

中年人恭敬答道。

“土货?”

那兵丁瞪眼,神色让这两人琢磨不清。

“阿远!我来接班了!”

正说着,另一个少年兵丁过来了,这时候两人才注意到一些细节,比如说这关口五六个兵丁,都踩着之前小谢说的那种“行靴”,靴头憨重沉实,让他们看起来也多了一分架势。腰间挎的不是一般的腰刀,而是两尺左右的直鞘兵刃,手里提着一根三四尺的木棍,一头粗一头细,很是奇怪,每人背上还背了不大不小的藤牌,整个装束跟一般的塘兵有很大区别。

“恒子啊,等等,我查过这两人再交班。”

那少年回了一声,接着继续问。

“谁介绍过来的?具体是想买什么?还有……路引呢?”

叫安威的年轻人忍不住了。

“又不是贼匪,盘问那么紧干嘛!?路引那东西如今谁还带?”

他指指旁边那些兵丁没盘问就放行的路人。

“他们怎么不查?”

少年兵丁嘿嘿笑了,安六赶紧拦在安威身前。

“就是来看看风土人情的,除了特产,也想拜访拜访李半仙。”

一边说话一边把袖子递了过去,里面夹着一块估摸两三钱的小银角。

那少年兵丁又是呵呵一笑,脸色越加古怪,却没拒绝银子,从腰间摸出一张小纸条,“这是进市集的路条,没这个那里的巡差可不放你们进去,至于李半仙……”

说到这,后面那个唤他的少年兵丁过来了,和他对视一眼,少年继续道:“就看你有没有机会见到他了。”

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罗堂远将那银角子一上一下抛着,和方堂恒一起吃吃笑了。

“李半仙……哈哈……”

“总司要听到,还不知道脸上是什么表情。”

姓安的二人自然没听到这话,听到了也不明白,行了好一阵,终于进到一个大市集前,顿时被眼前古怪的布局给镇住了。大片平整的砖石地,长宽各有二三十丈,还停着各色车马,车归车,骡马归骡马,排排栓桩整齐划出了地头。市集在广场后方,高墙四面围住,只一道大门拦着,门前还有几个套着“巡”字马甲的差人站得笔直,在他们身后,正是熙熙攘攘的人流。

来到门前,递出之前那少年塘兵给出的路条,见着接过路条的巡差虽然眼眉粗率,却也不过十六七岁,两人都心道,这地头怎么全是少年人?

那巡差一见路条,粗浓眉毛如蚕般拧了一下,用颇为怪异的眼神打量着两人,看得他们心里发毛。

“如果不方便的话,也不急着进市集,就想打听下李半仙的住处。”

安六感觉着不对,也许之前那少年给的路条,是在示意这巡差,他们二人是可以宰一记的肥羊,这事广州可不少,赶紧备着脱身。

“李半仙?你从哪听来的?找他做什么?”

巡差盘问道。

“在韶州听人讲起,说他算命很准……”

安六这个老世故很自然地脑补着“李半仙”应该有的本事。

这敦实的少年巡差伸手一指:“嗯……他住那里,拿这条直接问门子就好。”

顺着方向,两人看到半里远处的憧憧屋影,正是一处大庄子。

“王堂合,去找人盯住他们,防着汉翼那边脱手。”

见两人走了,这巡差叫过一个手下如此交代道。

“好的,汉山哥。”

那两人浑不知自己早是重点盯防对象,悠悠来到庄子前,却见一道壕沟环住庄子,只一道吊桥联通内外,桥内外还站着四五个身上套着“勇”字马甲的人,应该是练勇。

“李半仙……嘿嘿……”

练勇小头目又是少年,听到两人扯出来当挡箭牌的借口,笑得有些忍不住,两人还没明白过来,那少年一挥手:“拿下!”

被几个少年绑了起来,两个姓安的还没回过神来,那瘦小的练勇少年冷声道:“哪里来的贼匪?找借口遮掩也不找利索!什么李半仙……你听清楚了……”

浛洸,税厂署馆正堂,一个面目阴冷的年轻人正对着跪在地上的几十号人沉声训斥。

“你们可听仔细了,我蒋某人不是笔帖式!也不是监督的家仆!我蒋某人是官!五品的官!不止是官,还是内务府的官!万岁爷的亲身包衣!”

他手指如刀,每指住一个人,那人的脑袋就在地上扎得更深。

“你们这群不入品的书吏,还在妄想拿捏我!?我随口一句话,你们这辈子的营生就再没了,永远都没了!你们以为,代代在这浛洸厂吃关饭,就能架住我?更别被我寻着了什么手脚,我这官,也是能杀人的!”

顿了一下,他又鄙夷地摇头。

“可什么官,什么包衣,我蒋某人还不屑拿铁锤砸蝼蚁!就说这关务吧……”

哗啦一声,他将身侧文案上的一大堆文书扫落在地。

“拿着这些籍核薄循环薄来哄我?当我是三岁小儿?不必看我也知道,就连那些亲填薄都是假的!私簿!三日之内,你们得把私簿整理好给我,否则……这年节,你们是别想过了!”

他又朝门外指去。

“文的,绍兴钱粮师爷,广州洋行掌柜,我都带来了!武的,我身边的戈什哈可是九门提督手下的兵!你们要玩哪样,我蒋赞都奉陪到底!”

蒋赞深呼吸,冬帽上的孔雀翎悠悠晃着,提醒着堂下跪着的人,他这显贵身份的不一般。

这一顿训斥像是凛冽寒风,刮得本无冬意的正堂冷气瘆人,跪着的众人甚至都有人打起了哆嗦。

见着众人心气被完全压住,蒋赞放缓了语气,“年关到了,上面正等着年关的孝敬,正项税银补足不说,这半年来的盈余不补足,我总得有说法。私薄就是说法,不然太平关那不卖我的人情。如果真是有困难,私薄出不来,那各位就咬咬牙,跟我蒋某人一起度过这个难关,如何?”

先是寒风,再是春雨,堂下那群书吏被揉捏一通,再无人敢接一句。

“一万三千三百两正额银,两千一百两铜斤水脚银,盈余七千四百两,木税盈余一千两,合计两万三千八百两,这个数目,你们得补足……”

蒋赞悠悠说着,堂下书吏似乎松了口气。

“此外……年节、火耗、规礼、杂费……”

说到这,书吏们又都变色。

“不给出私薄,就按三万的整数来!”

蒋赞格嘣着牙,将这数字吐了出来,惊得众人呼吸都停了。

“滚!”

马蹄袖一挥,书吏们面色惨白地退出了正堂,一边走一边用眼神交流着,到了偏厅,众人顿时纷纷攘攘闹了起来。

“杨春作乱,浛洸被劫,小半年都没收上来什么税银,上面也都知道,这蒋赞不仅要足额正项,杂项都还要加增,这是存心要我们死啊!”

“这人来头大,看他做事说话,也不是之前那些酒囊饭袋,今次可真是大劫到了!”

“是啊,文武他都备好了,就算不动官威,咱们也都难应付,可他还是个内务府的官!论品级都该直任太平关的监督,怎的跑到咱们浛洸厂来当委员了……这是什么路数?”

“匪乱还有余波,上任委员被直接杀死在署馆里,不管是顾忌风水,还是怕再遭横祸,监督那都是差不动人了,这蒋赞该是监督直接从内务府请来的狠人。”

书吏们悲苦地互述着,接着就有人问角落里一人。

“向案头,你是什么章程?”

这人四五十年纪,佝偻身子,脸色却比众人淡然。

“看你们,只跟你们说清楚喽,私薄交出去,以这蒋赞的脾性,估摸着咱们是要被吃得骨头都不剩。可不交的话,三万两……”

另一人恨声道:“那可是骨头渣都不剩!不止三万两,咱们连正项的都凑不起,算起来足有四万多两!”

再一人咬牙:“让商人来出!”

向案头嗤笑,其他人也摇头。

“陶关牙和刘巡检对付不了这蒋委员,可对付咱们却是足的。”

向案头说到这,众人都点头。

“到这时候,是该找他们背后的人帮忙了。”

这话让书吏们骤然醒悟。

“是李半……”

署房后堂,一个戈什哈凑上来,对刚换下官服的蒋赞嘀咕了几句,蒋赞歪嘴嗤笑。

“他们许是走投无路,要去烧香求神了,哈……什么李半仙,愚妄之辈!”

李庄,于汉翼对那两个安家人冷声说道:“没有李半仙,只有李半……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