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二卷 第一百零八章 下手却这么凶残

“皇粮代缴,每年得公司花红,免费上补学教你认字写字,家中子弟免费上蒙学,另教一门手艺,包进公司坊行。有什么病残事故的,公司都照顾到底……”

林大树黑沉着脸对刘瑞照本宣科。

“要享受这些待遇,就得跟公司结约,还得心里有数,要是毁约,有可能赔上性命,性命!想清楚了再回答愿不愿进!”

青田公司的人分内外两层,外层自然是一般的雇工,包括刘兴纯米德正都是,除了薪水和花红,再无福利。而内层就是握有金股的人,林大树所说的待遇还只是一部分。当然,握有金股的人也得担起保守秘密的责任,更要命的是必须歃血为盟。两层保险一上,到如今还没谁敢对外人提起过金股和歃血为盟的事。

不过前两批金股成员,要么是关田林何邬这样的司董,要么是贾昊吴崖等少年外加原本的矿场汉子,都经了血火的捶打。现在要引进第三批人,就不得不多作考虑,比如说只先歃血为盟,考察过一段时间后,再让他们知道金子的事。

林大树原名极力反对让刘瑞加入,可李肆却说至少形式要走一走,所以他颇为不情愿地念着告知,只想着等这家伙摇头说不,他的工作也就算完了,并没注意到刘瑞那紫青相间的脸上,正荡着陶醉而灿烂的涟漪。

“愿不愿进?”

林大树问了出口,然后准备转身而去。

“愿……愿意!”

刘瑞不迭地点头,心道傻子才不愿意。

“你……我可跟你说清楚了的哦,是要结约的,毁约可要赔上性命!”

林大树额头青筋暴起,这转折他可没料到。

刘瑞腆笑着继续点头,根本就不在意。

林大树只觉一股闷气就顶在胸口,看着这家伙的黑眼圈,盘算着是不是再加上一拳。

田家院子,田大由看着面如死灰的田青,也是一肚子闷气。

“不要再跟爹吵了!看看人家邬重!满腔心思就花在做事上,你怎么就这么多鸡鱼肠子呢?不想进就别再啰唆,以后你安安生生呆在铁坊当外人,爹继续养你!”

田青拧了好一阵眉毛,艰辛地问:“爹……你说的什么结约,到底是什么约?”

田大由含糊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反正不会害了你!”

见田青又低头不语,田大由出到院子里透气,过了好一阵,田青出来,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

“爹,我想进。”

田大由欣慰地松了口气,儿子还是能调教过来的。

蒙学楼一层,百多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歃血为盟,绝大多数人都面色坦然,包括刘兴纯和米德正。

“如有违约,天诛地罚,自有人来取你性命!”

田大由滔滔不绝,将内容已经有了极大变化的第三版盟约讲述完毕,以一声冷喝收尾,然后举起了酒碗,众人纷纷举碗,其中几只手还在微微摇晃着。

划破手指,血滴入酒,咕嘟嘟仰头饮尽,刘兴纯和米德正对视一眼,欣然笑了。他们不是一般农人,早就怀着挤进这青田公司内层的心思,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已是李肆信得过的人。刘兴纯在等着李肆给他搭更大的活动舞台,而米德正在等着李肆向他展示更为玄奇的工匠世界,在这欲念的冲击下,歃血为盟这种事的忌讳也被彻底压倒。

血酒喝下,田大由就展开一份文书,挨个让他们按手印,这该就是刚才盟约的内容。

转完一圈回来,一边的李肆像是开玩笑般地说道:“田叔你可放好了,万一有贼人偷了这盟约,当成是咱们结会造反的证据去官府那换银子,那可就麻烦了。”

田大由真当李肆在开玩笑,呵呵笑道:“四哥儿放心,锁在楼里呢,再说咱们可是奔着过日子去的,怎么就叫造反呢。”

这些日子下来,几个司董心里已经有数,这歃血为盟的仪式,那就是大罪。可人已经上船,而且这种事没人出告就不存在,他们能做的,也就是跟着李肆一起,把更多的人拉上船。

人群里,刘瑞脸色苍白,嘴唇翕动着,不知道在念叨什么。

“老天爷!这怎么行!?你这可是要遭雷劈的!”

刘家小院里,刘瑞的话让媳妇差点软在地上。

“早知道是顶着杀头的祸才能享的福,我才不答应呢!就知道不能跟他们混在一起!早早出首,不但会免了罪,还能有赏金拿!”

刘瑞脸红脖子粗地看着自己媳妇,再看看缩在门边的儿子,压紧了嗓子。

“赶紧收拾东西,等我拿到那物事就跟我走!”

刘家媳妇涕泪纵横。

“四哥儿和大家对你只有恩,哪有点怨的?你进了就进了,跟着大家一块过日子不好好的?有啥事了也是大家一起担着,怎的要做这伤天害理的事?”

媳妇的哭诉没起半点作用,刘瑞再不理她,就去抓儿子,可小子一缩肩膀,跑到了他娘身边,一脸怒色地看着他。

“就知道跟我顶着干是吧,好!你们娘俩就别再姓这个刘了!”

刘瑞铁青着脸出了门,他媳妇抱着儿子,就呆呆看着他的身影消失。

深夜,李庄内堡一片沉寂,一个身影从黑影里摸了出来,在听涛楼外伏了好一阵。一盏油灯将楼门附近照出昏暗一片,那身影转了好一阵,像是终被那灯光慑住,又无声地缩了回去。

“难道还要咱们把灯灭了才行吗?”

伏在远处屋檐上的胡汉山低低抱怨着。

“总司说了,那种人就没什么胆,不过是让咱们多盯一眼而已。”

于汉翼无聊地说道。

“阿昊他们今晚可要累着了。”

胡汉山话里还带着一丝郁闷,像是在埋怨那活计没落到他身上,接着他叹气道:“总司真是菩萨心肠,依着咱们,在墙角听到那家伙的话时,就该冲进去抓人了。”

于汉翼切了一声:“总司的话你还没明白?名正言顺!总司一定要他做出来才治他,光想光说可不够。”

胡汉山噢了一声,点头道:“这就是总司说的……天道罚行不罚心?”

“嘘!”

于汉翼压低了嗓子:“又回来了,看样子是鼓足了胆气。”

田心河上,舢板急行,刘瑞喘着粗气,嘴里就念着快快,他总觉得有人在后面追他,同时又觉得前面正有白花花的大堆银子在等着他。

天色蒙蒙亮,他终于行到了金山汛,气还没喘匀就冲上岸,哆嗦着嗓子朝渡口几个汛兵叫了起来:“官爷在么?我要出告!”

汛兵们围了过来,一个模糊嗓音问:“出告?告什么?”

刘瑞呼哧呼哧出着气,把一句话挤了出来:“告凤田村李肆,图谋造反!”

另一个嗓音响起:“李肆?造反!?”

那人走近问道:“我是汛守把总,你说仔细些。”

刘瑞跪下来拱手道:“他带着村人歃血起誓,不是造反还是什么?”

像是一晚上的辛苦终于抵达终点,心神松弛,刘瑞再补了一句:“总爷,这该是至少三五百两的赏银吧?”

金山汛的汛守自然是张应了,他皱眉道:“光凭一张嘴,就说人造反,这算什么出告?”

刘瑞急了,挥手指向李庄的方向:“总爷赶紧带人去封了那庄子里的一栋楼,他们的盟书还在里面,我是被那李肆强逼着歃盟,得空逃出,这才来投告的。”

张应哦了一声,挥挥手,两个汛兵站了出来,一左一右夹住了他。

“那好,你就跟着他们回去吧……”

刘瑞正要说两个人怎么够,手臂马上被绑了起来,嘴巴里也塞进了一团裹脚布似的东西。

见到又一个汛兵上前来,对他露齿一笑,刘瑞想要大喊出声,却只发出呜呜的叫声。

这不是贾昊么?

“蹲了一晚上,这家伙来得可够慢的,周围百里的兄弟们可都是白忙活了一场。”

贾昊出了一口长气,接着向张应拱手,“就先谢过张把总了。”

张应笑着拍拍贾昊肩膀:“你小子见外了,咱们可是一伙的,我还等着四哥儿怎么安置我呢。”

贾昊点头:“那我就还得跟你挤挤署房了,城里还有兄弟,他们还得继续守着。”

张应慨叹不已:“四哥儿……心思可真是细密。”

贾昊只微微一笑,为这事,李肆的计划就给他们讲解了大半天,这次行动原则就一个,将周围百里全都兜起来,一只狗都不能放过!

司卫现在只有二百人出头,不可能全部出动,这点人怎么封锁?

很简单,他们要抓的人不是贼匪,不仅不会避着官兵,还会专找官兵。借着张应的掩护,一百来名司卫替了汛塘绿营兵的差,监视着可能出现的目标。

这根本就是借朝廷的力量在对付异己,关键也在于张应算是半个自己人。跟着李肆一起坑害了郑齐的张应,现在反而在担忧李肆对他没有更多信任,所以才对贾昊有那一说。

考虑到人的行为难以预料,司卫们不仅在金山汛驻守,还在东南西北各个塘口都布下了人,就算叛徒想着去清远、阳山或者乳源去告官,也会被拦下来。

可这刘瑞显然没有那么天马行空的思维,就老老实实奔金山汛而来,平素跟村人交集不多,更没参与到之前李肆的历件大事,他根本就不知道李肆现在是个官“贼”勾结的复杂人物。

“还真是猛虎搏兔呢。”

西牛渡的小码头上,看着被押回来正呈木偶状的刘瑞,李肆也在感叹自己用力过猛,可这种事情,谨慎总是好的。

正要感慨自己算无遗策,李肆就马上感受到了什么叫“人算不如天算”。

“他身上没东西?那昨晚是谁取走的?”

李肆皱眉沉吟,接着挥手:“去县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