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二卷 第一百零七章 你总是心太软

“本来可以一直当看客的,不过为了稳妥,更为了抹平之后的遗患,咱们还是拦住李朱绶吧。”

县狱外,看着急步奔近的李朱绶,段宏时悠悠说着。

可李朱绶主动停步了,他不仅看到了段宏时,还看到了李肆。

“李……李……”

李朱绶不是笨人,隐约想到了一个可能,脸色青白地指住李肆,却惊得话都说不利索。

“李县爷,我这里有一场富贵,就看你有没有胆子拿住。”

段宏时的话,让李朱绶的心脏从浪底径直跃入浪峰。

“是……是……”

李朱绶继续结巴着。

“没错,是田克五那样的富贵,只是能不能走到那步,还看你自己了。”

段宏时抚须微笑,举起一封书信,那神色,那姿态,像极了举着“如来神掌”的世外高人。

“郑齐……痔裂,死了。”

罗师爷打着寒战地凑过来,低声提醒着自家东翁。

“死了?”

李朱绶两眼发飘,愣了好一阵,血色猛然涌上面颊,他狠狠咬牙,接过了那封书信。

“就这样了?”

听到郑齐的死讯,李肆长出口气,觉得这两天的转折真是有如梦中。

“当然不止是这样,此事又会搅动广东全省。萨尔泰的震怒,跟他们正审理的府县案,还有之前的杨春案,以及广州兵在韶州的闹腾,全都会搅在一起。”

段宏时饶有意味地看住正翻看书信的李朱绶。

“现在……就看李县爷愿不愿意挺身而出,当那搅屎棍,拼上自己的前程,去挣一场富贵了。”

李朱绶苦笑:“段老先生,我是不得不来挣这场富贵了。”

郑齐已经死了,他还有什么退路,只能向前。

“这事没几个月扯不出结果,为师也可以安心闭关了。”

回庄子的路上,段宏时却露出了一分忧色。

“外敌暂时去了,内患你有何打算?为师感觉得到,关云娘之死,对你那庄子可有不小影响,你要如何收摄人心?”

李肆这两天想的就是这个,他眉头舒展,胸有成竹,手里正晃着一把扇子,汤右曾的扇子。有段宏时给李朱绶的“如来神掌”,这把“物证”又回到了李肆的手上。

“我就循天道而行,公平交换,自愿公正。”

李庄,内堡外,环堡沟渠边建了一圈小院子,这是内堡的延伸。不是最早跟着李肆过来垦田的凤田村人,以及后来才加入的刘村人,还有一些匠师都住在这里。

斜阳西下,刘瑞扛着锄头进了家门,一脸青肿再一皱,几乎不成人形。

“不公平!”

他将锄头一扔,径直叫嚷道。

“连陶富那傻小子都领着正力薪,一天拎着棍子短刀到处乱晃,啥也没干。像我这样的苦哈哈成天在包田里忙活,才拿他的一半,真是不公平!”

媳妇迎上来本要伺候他,听到这话,忍不住刺了出口:“说够了没?公平啥,你早点来就公平了,谁让你嫌垦田没甜头?陶富人家是卖命,你卖把力气就能挣一半多,还抱怨啥?不公平也可以不进公司的农社,没牛没渠没种子,那二十亩荒地就咱们一家自个能张罗过来?”

“嘿……”

刘瑞眼珠子瞪了起来,自己这婆姨平日低声下气的,今天这是吃了火辣子了?

“林大树把小妹领了回去,说就算丢了脸皮,跟咱们这门亲事也不敢再结……”

刘家媳妇眼眶还红着。

“这个林大树,当了司董,不照顾亲家人也就算了,怎地变得这么下作!?嫌起咱这个穷人了!?”

刘瑞火冒三丈,他的儿子和林大树的女儿从小结亲,半年前还领了回家,现在林大树悔了亲,两家人这脸面算是彻底破了。

“谁让你……云娘那事,你就没去赔个罪!?”

刘家媳妇低头,乍起胆子嘀咕道。

“屁!我有什么罪好赔的!?”

刘瑞啪的一巴掌就抡在媳妇脸上,打得女人扑在地上,十岁出头的一个小子从屋里冲出来,扶住女人,昂首对刘瑞喊道:“不准打娘!”

“刘旦!你敢对你爹撒泼!”

刘瑞更是气恼,几乎是咆哮出声。

“范先生说,暴……暴及妇孺,禽兽不如也。四哥儿也说过,男人打女人是……是鲁什么色……”

刘旦在蒙学读书,也开始能吐个之乎者也,换在往日,刘瑞欢喜还来不及,可这会他只觉得自己的儿子格外可憎。墟市那场变乱,关云娘的死,连带四哥儿这颇有威压的称呼,一同在他脑子里搅着,一直被惊惧恼怒压着的心气,总算找到了发泄之处。

“狗屁四哥儿!狗屁先生!少在你爹面前提这些东西!”

刘瑞拳脚俱下,将自己儿子连带媳妇,就像是仇人一般地收拾起来。

“这狗屁的李庄,老子不呆了!满天下都是田地,老子去其他地方种!”

想着凤田村田地卖的钱,加上之前李肆的赔付,自己家底还有三五十两银子,刘瑞定下了决心。

李庄内堡,还有个人说到了“走”。

“你在想什么?云娘那是她自己想不开,就别自责了,往前看吧。庄子事业刚刚铺开,就等着你们大展身手呢。”

田大由安慰着脸色灰白的儿子,他是觉得田青认为自己没拦住官差,才让关云娘遭了难。

田青一直低着头,话里带着一种通透的了悟,可这了悟却像是冷冰冰的。

“爹,咱们去佛山吧,凭咱们的手艺,自个也能过上好日子。”

他本想说得更多,可瞧着田大由还在桌上写写画画的认真姿态,只将这句话翻来覆去地说。

“说什么昏话呢!好日子?没四哥儿指路,没咱们自个抱成一团,再有什么好日子,也得给别人吃得骨头都不剩!这些日子经的事,你还没看清楚!?”

田大由正在忙着改良燧发机,李肆嫌之前的设计零件太多,工艺繁琐,他正跟何贵一起攻关。听儿子这话,不由得心火上涌。田青的娘早死,从小就护着这独子,却不想护出了一个天生怕事的性子。这种话早前田青也说过,后来经了麻风一事,像是变了,现在关云娘出了事,他又变回来了?

可田大由嘴笨,也说不了更多,只觉着好好训训,估计田青就能明事。

“我看清楚了……”

田青低声嘀咕着。

田大由当他是受了教,不再多话,再勾抹几笔,寻着了又一个关键,匆匆出门去找何贵商议。浑没注意田青捏着拳头,指节已然发白,官差那腰刀的冷风像是罩住了他全身。

“不是我没护住云娘,我已经做了该做的,全都是他的错,全是李肆的错!”

他面目扭曲着,心中本有的自责,被另一股潮水淹没,也不知道那潮水是原本就有的,还是为掩盖那自责而生的。

“我看清楚了,李肆就是个灾星,我早看明白了的。云娘……他给了手链,出了事却不伸手,他就看着,他就是来害人的!接下白总戎的生意,带着大家来这里垦田,攀上练总去剿贼匪,到现在死了多少人?他还要害谁?我绝不能让他害爹爹……”

回到庄子,李肆先去看望了关家父母,见着关蒄还是一副心神恍惚的模样,李肆怜惜地抱她入怀。

“关蒄,爹娘就你一个女儿了,你得坚强起来,让爹娘安心。可不要再当自己还没长大,该懂得照顾爹娘。”

李肆很无奈地用出了后世安慰人的手段,他很不乐意让关蒄这么小年纪就如成人般懂得人情世故,可自己没护住身边人,教那礼教吃了,这是他不得不面对的一桩恶果。

“关蒄懂得,关蒄还要照顾四哥哥,四哥哥别担心。关蒄……关蒄是你的婆姨,要照顾你一辈子的。”

被熟悉的怀抱拥住,关蒄神智归位,一边抽泣一边说着。

“就是……就是总觉得是自己害了大姐,是自己坏……不想哭的,可就是忍不住……呜呜……”

李肆叹气,拥紧了小姑娘:“不是关蒄害的,是四哥哥害的。”

关蒄可不想让李肆担罪,就一个劲地摇头:“不,是我害的!”

恍惚间,李肆的思绪回到了来到这个世界的最初一幕,两个窝头的归属引发了两人一番争执,也让李肆飘浮不定的心境找着了驻泊的港湾。

“是我们一起害的,好了吧。”

这话让关蒄平静下来,她低低嗯了一声。

“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的话,你大姐在天上可不会答应,所以……关蒄。”

李肆摩挲着关蒄的发丝,满心爱怜地说着。

“四哥哥做四哥哥的事,你做你的事,咱们一起努力。”

关蒄皱眉:“我能做什么?”

李肆微笑:“让自己快乐,让四哥哥我快乐,还不够你忙的?”

关蒄转着那泪水迷蒙的大眼睛,像是懂了,紧紧抱住了李肆,用力地说道:“我会让四哥哥每天都笑的!”

李肆笑了,感受着他胸膛的震动,关蒄低低自语道:“我也会让自己快乐的,然后……让天上的大姐也能快乐。”

见着关蒄平定下来,李肆安了心,开始着手解决段宏时说到的“内患”。

“刘瑞有问题!这种人可不能让他混进来!”

内堡听涛楼顶层,李肆和五个司董召开了秘密会议,本念着关凤生的状况,没让他参加,他却不愿沉浸在忧伤里,用他的话说,男人怎么能憋在屋里哭哭啼啼,该做什么还得做。

李肆说到第三次歃血为盟,想将剩下的凤田村人,还有刘村的刘兴纯和大炉头米德正都纳为真正的自己人。林大树首先就点出了这个人。之前墟市之事的细节都整理出来了,正是刘瑞为官差指认出了关云娘。为此林大树果决地悔了两家的亲事,同时坚决反对将这人纳入歃血为盟的名单。

“田青……还是缓一缓吧,感觉他不怎么对劲。”

田大由也把自己的儿子列为动摇分子,盟约是一份权利,同时也是份责任,他担心田青还担不起来。

李肆呵呵轻笑:“是人都会出错,也不能不给人机会,还是先问问他们自己的意愿吧。”

众人听着李肆的笑声,想着之前为村人作的诸多盘算,都是为着不伤到村人,心中都道,李肆的心肠还是太软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