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二卷 第一百零三章 人命乃天定

“我还是宰相老爷的家人呢!”

陶富粗着嗓子吼道。

“上嘴皮碰下嘴皮,谁不会说啊!?”

周围人都笑了,郑齐脸红脖子粗地看向李朱绶。

“还不赶紧把事情办利索了!跟这泥腿子真是没什么好撕掰的!”

李朱绶心中那个纠结,正要招呼衙役,李肆又站了出来。

“知县老爷,说到真假,这腰牌……又没画脸又没写名字,谁捡着就能用,官差的衣服也是一样,不定这些人真是假冒的!”

李朱绶愣了一下,接着又是一股寒意涌起,这话说得对。绿营兵应差是轮换的,腰牌可没写名字。他不由自主地看向郑齐,同时围观者们也都看了过来,这官差要是假的话,那么这钦差的家人……

“看我干什么!?当我是假冒的?谁活得不耐烦了,敢冒充钦差?”

郑齐被这几百道目光盯得发毛,赶紧嚷嚷出声,可他这话却产生了反效果,钦差当然是没人敢假冒,可假冒钦差的家人,这就难说了。

“妈的!爷身上有钦差的信物,身边跟着广州将军的兵,还敢说我是假冒的!”

郑齐感觉有些不对劲了,下意识地指了过去,可手指之处,是六个死人……

“郑齐,我只见着了信物,你既然口称是钦差家人,那勘合呢?”

李朱绶定下神来,虽说他绝难相信这郑齐是假冒的,可小心一些为好,之前不敢提的事,也乍着胆子问了出来。

“勘合?我跟你又没公事,干吗给你看勘合?”

郑齐冷哼道,勘合是官吏奉公事出外的身份凭证,和绿营兵的应差腰牌一样。他又不是官吏,办的也不是公事,自然没什么勘合。再说身边有广州将军手下的兵,哪个敢问他要勘合?

李朱绶疑心多了一分,可想到这郑齐手里的信物,却不敢再问。

他不问,周围的人却不答应,纷纷嚷着定是假冒的钦差家人。郑齐觉着现场气氛不妙,转身要走,却被人群拦住,非要他拿出证据来。什么鸡蛋柿子的东西也不断从人群里扔了出来,砸得郑齐乱跳。汛兵弹压不过来,衙役也不得不去帮手,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既然有什么东西,就在这让大家看清楚,不然事情可就麻烦了。”

另一个人挤出了人群,是周宁,他在后面听着,疑心比李朱绶更重。他这一开口,李朱绶和郑齐都不得不点头。

“李朱绶,你当的好知县!等这事平了,你不把这些泥腿子好好整治一番,爷可不会给你脸面!草你妈#!#¥×……”

郑齐咬牙切齿地喷着李朱绶听不太清楚的京城粗口,一只鸡蛋啪地砸在他的眼睛上,顿时一脸糊涂。

几个汛兵快马加鞭,十来里地,来回半个时辰就把郑齐在客栈里的行李取了过来。

“给爷我小心点手脚!里面东西蹭了点花,砍了你脑袋都赔不起!”

一直蔫着的郑齐终于有了神气,甩着下巴吩咐道,汛兵正要动手,却被张应赶开了,他要亲自动手。

“扇子,一把扇子。”

跟着郑齐的话,张应翻着行李,取出了好几把扇子,在郑齐“打开!”的喝声里,一把把展开。

“你们早看过的,现在让那些泥腿子看看!”

郑齐咬牙道。

几把扇子都没什么玄奇,接着哗啦一声,一把扇子展开,此时夕阳斜沉,天色昏暗,但扇面上的东西却分外醒目,远处都能清楚瞧见,周围人顿时响起一片低呼和抽气声。

“紫花大印!”

“长案印子!还跟县老爷的不一样!”

“真是钦差的人呢……”

听着周围人那满带畏惧的言语,郑齐闭目摇头,这帮泥腿子,真是不见黄河不死心,接下来还有你们的好看!

“写的啥?”

“汤……”

“汤右曾,唔,听说了,确实是钦差汤大人的关防。”

围观者里也有读书人,摇头晃脑地说着。

汤右曾!?

这三个字,将李朱绶周宁连带郑齐统统震得魂魄倒卷。

李朱绶周宁艰辛地转着脖子,看向郑齐,目光里的话很清楚,你啥时候又成汤右曾的家人了?

郑齐脑子一片混乱,就叫着“不是这把!”

哗啦,张应又展开一把扇子,同样的紫红大印,可名字不一样了,萨尔泰。

郑齐大叫:“对了,是这把……”

还没叫完,就意识到了不对,声音戛然而止。

“哎哟,双钦差!”

“啥时候有两个主子了!?”

围观者的低语骤然转成哄笑,李朱绶和周宁对视一眼,脑子也都有些迷糊了。

“我看看……”

罗师爷抢了出来,接过两把扇子,举头对着夕阳光线瞅了一阵,再埋头打量了一番,然后点头:“这两个……都是真的。”

李周二人心中狂澜激荡,只觉眼前这一幕实在匪夷所思。

哪有带着两个钦差的关防跑出来办事的家人?再跟他身上没有勘合一应,这郑齐,还真是个假的!

“这汤……汤大人的扇子,什么时候跑我包里了!?”

郑齐跳起来叫着,众人都是嗤笑,那不得问你自己?

“准是有人搞鬼!”

郑齐红眼扫了一圈,猛然揪住了张应,“是你!就是你动的手脚!”

张应哆嗦着笑道:“我什么时候能拿到汤大人的关防?”

他表情极不自然,这分辨也多余,可此刻众人都是满心激愤,哪会注意到这细节。

“来人啊!拿下这郑齐!”

李朱绶瞪眼叫着,衙役冲上来将他捆住,这家伙身上带着两件钦差的关防信物,那跟他在一起的六个广州兵也多半是他的同党,转瞬之间,一种可能性就在知县老爷脑子里成型。这就是一伙侥幸偷到关防信物,知道点朝局,欺负英德是粤北小县,跑到这里来讹官的骗子!

“我不是假的!去广州一问就知!敢这么对我,你们可是要闯大祸的!”

郑齐气得想吐血,自己分明是真的好不好!

“等本县发禀帖至府道,由其谒询钦差大人即可。”

李朱绶吐了一口气,这欠揍的家伙早就想收拾收拾了。

“就算你是真的,到时候你也得好好解释,为何你还有汤大人的关防。”

周宁冷哼道,白道隆被这郑齐讹去的五百两银子,有三百两是他的!

一场不知道是闹剧还是荒诞剧的戏幕就此落幕,因为郑齐的身份还要查,事体不清,李肆等人也没有任何处置,那几个广州兵的尸体也被丢到渡口外的荒野草草埋掉。将郑齐押回县城前,李朱绶脸色复杂地看了一眼李肆,心道这小子到底是他的福星,还是霉星。

“那家伙会怎么处置?”

张应还在打着哆嗦,当李肆将那扇子递给他,要他塞到郑齐行李时,他还有过一番犹豫,可对上李肆那澄净的眼瞳,那点犹豫顿时化了。

“好好跟着四哥儿,他不会亏待你!更不会害你!”

萧胜走时的叮嘱,张应还记得。

一咬牙把事情做了,这时候他才有了担心。之后怎么办?那些广州兵是真的,郑齐也是真的,以他守汛的经验,这绝对没错。等查明白了这郑齐的身份,那家伙会怎样报复回来?

“我会想办法的,不会让他好过。”

李肆皱眉道,这郑齐是真,一查便知,然后就是更多的麻烦。这时候他真是满心的无奈,如果能像之前对付那毛三一样,直接开枪轰烂脑袋多好……

很可惜,这个郑齐跟毛三不一样,有李朱绶和周宁在,有无数人在,他没机会,而后要暗中直接下手,那就是自找麻烦了。

这就是一张无形的大网啊,李肆感叹,自己杀了官兵,用汤右曾的扇子作弊坑了郑齐,暂时把这事缓了下来。可要彻底解决问题,那就是要把手伸进满清朝廷之下的官僚大网,四面八方都是顾忌,打一个补丁,造出更多漏洞。

“实在不行,还是一枪崩掉。”

李肆释然,杀人并不是解决问题最有效的手段,却是最直接的手段,反正这郑齐的命,他定下了。

留下贾昊和几个机灵司卫查探消息,李肆就要回庄子,张应终于忍不住问道:“四哥儿你哪来的那扇子?”

李肆微笑:“我会变戏法。”

张应一脸震撼地摇头:“四哥儿,你真是神仙。”

李肆当然不是神仙,实际上他也没料到这郑齐的关防信物也是扇子,想想多半是萨尔泰学那汤右曾的作派。就这么巧的,把汤右曾的扇子混进去,郑齐长了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不过他来英德办的事本身就上不了台面,萨尔泰不可能给他勘合,广州将军那的兵也不是出公差,就是私人赞助,也不怪被李肆拿住了把柄。

回到庄子已是夜里,李肆先和今天跟着行动的司卫们开了小总结会,再琢磨了一番该如何杀掉郑齐而不引发更多麻烦,计划有了大致的雏形,这才回到自家院子。

“烧水!今天这身可是恶心透了!”

李肆吆喝着关蒄,却没听到回应。心想这丫头多半是去陪自己大姐了,也没在意,径直推开屋门,黑黢黢的卧室一下亮了,让他两眼顿时迷糊。

眨了好一阵眼睛,焦距定了回来,一个纤弱身影裹着一股熟悉的素淡香风迎了上来,接着又跪伏在地。

“四哥……回来了?”

是关云娘,她一边低低说着,一边伸手解李肆的鞋带。

“嗯咳!云娘,都是一家人,没必要这样。”

这像是叩谢救命恩人的作派,李肆习惯了,随口应付着。关云娘应了一声,嗓子里还含着某种喜悦的抖动。

“关蒄呢?”

李肆一边脱着身上的马甲一边问。

“她……她去陪娘亲了。”

关云娘的回答颇不自然,像是李肆的侍女一般,顺手接过了马甲叠放起来,接着又去取铜盆准备打水给李肆梳洗。

“噢,也不早了,你回去吧。”

李肆随口说着,他脑子里还转着刺杀郑齐的计划,浑没注意关云娘身子就是一僵。

“今天的事别乱想,我会跟田青说清楚,你也没出什么事。如果那小子敢不要你,我就砍了他的脑袋!”

李肆下意识地用上后世人开玩笑的口吻,关云娘被抢走的时候,田青也冲上去阻拦过,这事他听司卫说了,看来田青对关云娘还是很在意的,自己就作作月老,让两人凑一堆吧。

原本还想着教育一下她关于玻璃手链的事,可之前在船上追人的时候,他就在自责,是他没注意,这种东西原本就不该随便丢出来。关蒄十二岁不到,关云娘十六岁不到,这种年纪,这个时代,不能责怪她们太多,只能自己以后多注意了。

他在自说自话,身后的关云娘的脸颊上已没了一丝血色,僵了好半天,她低下脑袋,声音像是从心口里挤出来一般的吃力。

“那好,四哥……我就走了。”

李肆哦了一声,再没理会。

关云娘浑浑噩噩出了院子,远处一颗人头冒了一下,像是田青,似乎是想招呼关云娘,可王寡妇跟着几个妇人正路过,又缩了回去。

“啊……云娘啊……”

王寡妇招呼着关云娘,想说什么,脸上想摆什么表情,似乎仓促都定不下来,关云娘应了一声,转过墙角而去。

“四哥儿没留下云娘?”

有妇人诧异地问,众人都抽了口凉气。

“难不成云娘真被……”

另一个妇人天性鼓荡。

“嚼什么烂舌头呢!?这事谁都没看见,就任着胡说!你们这嘴可仔细了啊,再提这些我可不派工给你们了!”

王寡妇低叱出声,妇人们连声应着。

“可……四哥儿该瞧见了……”

那个妇人还是不甘心地嘀咕了一句。

转角处,贴在墙边的关云娘呆望着夜空,魂魄像是已出了窍,嘴里只喃喃道:“原来是我想多了。”

夜里,从关家回来的关蒄不解地问李肆:“大姐不好吗?”

李肆脑子运转过度,正处在昏睡边缘,对关蒄这神来一笔的提问无心细究,敷衍着答道:“好啊。”

关蒄在李肆怀里转了一圈,让自己跟他面对面,继续问道:“可为什么四哥哥不要她也作你的婆姨呢?”

李肆含含糊糊道:“好姑娘多得很,难道都得作我的婆姨吗?”

关蒄皱眉:“可是……大姐她……”

话没说完,李肆已经打起了呼噜。

关蒄不敢再弄醒他,撅撅小嘴,再转过身去,循着习惯的姿势,将自己的娇小身躯缩进李肆的怀里。

“可大姐她很奇怪呢……”

她再嘀咕了这么一句。

这一天忙累,李肆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醒来,瞅见关蒄又在他怀里,这才记起昨晚关蒄从关家回来后,给他按摩了一会,就被他又当成枕头抱着睡了,不由暗叹自己真是越来越堕落。

记忆渐渐清晰,关蒄昨晚问过什么问题,她大姐?对了,昨晚关云娘似乎有些古怪呢……

细节在脑子里闪过,李肆忽然感觉心口有些发紧,关云娘……不对劲!

刚想到这,就听一声凄厉的呼号从远处传来,那像是关家院子的方向,李肆几乎被惊得血液凝固,不可能……自己的胡思乱想不可能成真的……

再是连上衣都没穿,李肆轰地冲出院子,奔进了关家,却见院子里已经聚起了不少人,见李肆来了,一个个闪在一边,脸上都是一种难以言明的沉重,这脸色,李肆很熟悉。

“女儿诶……”

关田氏扯得变调的哭声在屋子里响起,李肆奔了进去,迎头就见到面目像是揉碎了一般的关凤生,而关田氏正抚着床上的人,快哭到晕迷。

“喊她起床没吱声,以为她累着了,快晌午了还没动静,撞开门就看到……”

关凤生还能稳得住,低低这么唠叨着,李肆只觉眼角有什么东西,抬头一看,屋梁上还晃着一根打结的白巾……

不会的……不会死人的……怎么可能呢?

李肆心头迷乱。

对了,他能救回来的,他会人口呼吸,他会心脏复搏,他是穿越者!

李肆跨到床前,心中那股信心的火苗升腾而起,可当一张面目入眼时,那火苗带着心口顿时冻成万年寒冰。

很熟悉……熟悉的不是关云娘,而是死亡。少女那黯淡无光的眼瞳大大睁着,面目扭曲,原本小巧的嘴斜拧着张开,像是在呼喊着什么。

“我草你妈的老天爷!这是为什么!?”

李肆颓然无力地坐倒在地上,只觉满心的愤懑快撑裂了胸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