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二卷 第九十九章 不速之客

和李肆当初闭关受阻一样,段宏时的闭关也墨迹了好一阵才成行,原因是他要准备的东西比李肆麻烦。从买来的孤儿里挑选段宏时中意的侍童就是件麻烦事,更让李肆头痛的是,老头点名要的什么浮山茶,他愣是没找到,找人去老头说的西牛渡茶铺一问,原来是浮山坑一带的种茶人在匪乱里挂掉了大半,这茶自然再没办法弄出来。

“你说这世道,能不反吗!?连称心的茶都再难喝到!”

段宏时气鼓鼓地抱怨着,典型一个瘾君子。

“等咱们事成了,给老师你圈一个县,全种上这什么浮山茶!”

李肆满口胡掰地安慰着他,老头嘟囔了好一阵,无奈地接过了蓝山茶、嶂岭茶一类的替代品。

“对了,关于你的身份,为师走前曾经说过,现在想先听听你的想法。”

段宏时提起了这件李肆一直挂在心上的麻烦事。

李肆的想法很简单,他可不想读什么书,既然手里有金银,那就学钟上位捐个监生?

“糊涂!”

段宏时皱眉叱责道:“你多大?钟上位多大?弱冠之年,还是自己捐资,籍档一路上去,你有万两银子,也会被层层书吏给吃得一干二净!银子还是小事,你这籍档弄上去,为师如何能开口为你递话?”

李肆讶然,原来这个时代的捐纳还不是光有钱就行,不仅要担保,还要有家底和适当的理由,也就是合理性够不够。钟上位之前是家有数十顷田的地主,投捐顺理成章。可他李肆才十七岁,官府那除了三十亩田就再没什么产业。要捐纳的话,籍档就得一路上到户部,不是李朱绶这知县能说得上话的。

李肆这籍档一上去,每层书吏都会看出不对劲。当然他们可不是什么尽忠职守,而是借着这些不合理来刁难,到时候层层关系打通上去,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银子,更会那留下一份疑点颇多的档案。

“再说这捐来的监生,历来是官府眼里的肥羊,你若是事业再大一些,跨出了英德一县的话,是个官爷都要来咬上一口。虽说你该有应对之法,却还是架不住一地的麻烦。”

段宏时这就是在为长远考虑了,光是捐一个监生,窝在英德县还安全,出去了就不是保护伞,反而会招来恶狗群狼。

这可如何是好……

段宏时摇着头,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有为师在,你考个秀才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

李肆苦脸,考秀才!?他不仅不想倒腾什么八股文,更有点精神洁癖,不想去考这鞑子朝廷的秀才。

“脑袋已经拖着一根辫子了,何必计较这些小节。”

段宏时摸摸自己的辫子,教育着李肆。

也是,不仅要竖起保护伞,自己身上还得套上一层防弹衣,在羽翼未丰之前,自己这点精神洁癖也只能让下步了。

李肆呆了好一阵,脑子里就转着一个名字……洪秀全,那家伙可就是因为没考上秀才而走上造反之路的,自己可好,为了造反而去考秀才。

“罢了,这下总该跟洪秀全不同了。”

李肆无奈地定下了决心,他得考上秀才。

只是今年的童试已经过了,要考还得到明年,总不成干等一年吧。

“你寻那信得过之人,助捐上去不成?”

段宏时无奈,自己这弟子,说到天道人理,脑子可真是当世无双,可说到官场权变,却是只呆头鹅。

李肆这时也醒悟过来,呵呵憨笑出声。

他这几天大脑全浸在了天道一类的玄虚上,要朝那个方向上转,还真是费劲。

说到信得过,老奸猾段宏时的话里意思他很懂,那就是有了监生,甚至有了官身后,他还能控制住的人。

恭送段宏时“闭关”后,李肆就开始寻思人选,要说信得过而且条件合适的人,也就关凤生和田大由,可这两人都不适合在外面抛头露面,那么其他人……

想了一阵,李肆忽然觉得,自己该将“信得过”的范围扩大一些,或许是到了举行第三次歃血为盟的时候了。

只是……接着要吸纳进来的人,真的能信得过吗?

回到自家,李肆脑子里就在翻腾着这样的念头,接着就在关蒄那日臻娴熟的肘膝按摩技下呼呼入睡。

“四哥哥可真是累得够呛,这才中午就又睡去了,以后可不要他再闭什么关。”

关蒄怜惜地给李肆盖上薄毯,屋外蝉鸣节奏悠悠,费了大劲伺候李肆的小姑娘打了个哈欠,顺势倒在李肆身边,也跟着打起了小呼噜。

正是夏日午睡的时间,可李庄内堡外的那个小墟市却比以前更热闹了几分。鞋行推出了硬底凉鞋,二钱六分银一双,对那些苦哈哈的泥腿汉子来说,这价钱还是太贵,可在吃力气饭的精英人士眼里,这鞋子着力稳实,又凉快又耐穿,投资一双划得来。所以来这买鞋的人络绎不绝,更有浛洸、县城甚至外县行商来谈批购的事。

墟市里陌生面孔不断增多,几个服色鲜亮的汉子进了墟市也没人注意,直到他们悄悄扯着人问话,这才引得周围人张望过来。

“关炉头?他早不当炉头了,现在是青田公司的司董,在这个李庄坐着第二把交椅。田镶头也早不做镶头,一样是司董,算是第三把交椅。”

听到来人的问话,正在鞋行外打转,始终下不了决心买鞋的刘瑞插了一嘴。

那几个汉子对视一眼,其中一个斜眼汉子上前搭话。

“你可知他们在哪?”

刘瑞摇头:“很少在庄子里,据说都在忙什么生意。”

斜眼汉子又问:“这庄子里还有谁说得上话?”

刘瑞笑了:“谁?当然是第一把交椅的李肆,四哥儿了,只是人家是神仙,轻易不露面。”

斜眼汉子施了个眼色,那几人凑了过来,隐隐将刘瑞围住,接着斜眼汉子就摊开手掌,烈日下,银子的光亮投在刘瑞眼里,闪得他心中一跳,这坨碎银足有三四钱之多。

“你跟我说说,凤田村原本的矿场封了,现在又在哪里开矿?”

这话出口,再加上来人带着官腔的外地口音,刘瑞的心脏跳得更高。

“我……我不清楚,我不是这的人。”

虽然银子烫眼,刘瑞恨不得一手抓过,可他下意识地就感觉到危险,结结巴巴地敷衍着。

那斜眼汉子皱眉,手掌握了起来,刘瑞又急了,转头四顾,却从人缝里看到了两个人。像是找到了另有价值的东西,他指过去急声道:“那个小子叫田青,是田大由的儿子,那姑娘叫关云娘,是关凤生的女儿,找他们问问应该清楚。”

斜眼汉子看过去,正见到那秀丽少女跟一个妇人在前面走着,不远的地方,畏畏缩缩跟了个少年。这汉子两眼一亮,转身带着其他人就走,刘瑞点头哈腰地跟了一步,脸烂笑着摊手,示意那坨碎银的去处,斜眼汉子耸动喉结,呸的一声,将一口浓痰吐在刘瑞手里。

“入娘的广州人!”

刘瑞臭着脸,一边在地上抹手一边对着那几个汉子的背影骂着,他听出了这帮人的口音。

好歹抹净了手,刚刚直腰,就听到后面响起一阵抽气声,像是见着了神仙一般。刘瑞转身,眼睛顿时也被闪花了,就见关云娘立在针线铺子上挑着丝线,一串晶莹剔透的链子,正在手腕上熠熠生辉。午时阳光洒下,被这链子闪射四处,隐隐透着彩光。

不仅是刘瑞呆住,附近数十人都成了木雕,好一阵子,刘瑞附近有人清醒过来,梦呓般地呢喃道:“那是水晶琉璃!还是龙泪珠!这……这怎么可能!?”

另一人该是凤田村人,呵呵笑道:“有什么不可能,四哥儿的宝物呗。之前四哥儿和关家的指亲……现在看,四哥儿是打算把云娘也接进门了。”

其他人也都回过神来,嗡嗡低语里,都夹着“李肆”这名字,更有人要扇自己巴掌:“早就说嘛,四哥儿怎会舍了关家大姐呢!我之前怎么就那么嘴贱,还说着北面那何布商……”

关云娘旁边还是王寡妇,这会也是掩嘴低呼,好半天才低声问道:“四哥儿真是要迎你进门?”

少女此时没带面纱,正被周围的人声烧得脸红,但她却强自挺胸抬头,丝毫不避众人的目光,手腕更是刻意摆在外面,让那水晶琉璃珠能显得完全。听到王寡妇问话,她矜持地一笑,话语颇为虚饰:“婶子不要乱说,他可没开口。”

“这东西都给了,还不算开口?”

王寡妇瞪圆了眼睛,根本不信她这话。

关云娘浸在这道道目光和句句低语里,像是多日的委屈一洗而空,头也抬得更高了。

就在热闹之中,一旁的田青却缩在另一个铺子旁,脸上已然青白。涣散的眼神里,那串透明闪烁的链子就像是铁索,穿透了眼睛,在来回磨砺着他的心脏。

这水晶琉璃珠的震慑散至整个墟市,牵住了所有人的心神,又几人冲进墟市时,几乎无人注意。

“入娘的!水晶琉璃珠!”

一声口音怪异的粗嚎把众人的神智从那珠子上牵走,众人看去,顿时脸色大变,几个头戴红缨凉帽,身穿号衣,挎着腰刀的官差赫然现身,刘瑞更是再大抽一口冷气,前面那个眼珠子瞪凸出来,就盯着关云娘手腕发呆的官差,可不就是刚才和他说话的斜眼汉子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