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二卷 第九十八章 不是剽窃,是微创新

“掌控这只猛兽,让天下所得的一,是一个按劳分配,多劳多得,人人自利而后利天下的一,这未尝也不是大同。”

李肆开始忽悠了,文人嘛,总是有理想的,而且任何一种思想,也总是以“我有一个梦想”为开篇的,不得不说,李肆自己的梦想也是如此。

“人人自利,而后利天下?”

李肆的声音由缥缈转实在,段宏时跃入虚空的神识终于拉了回来,这说法是将杨朱之说里割裂的人和天下给统一了起来,靠的就是这“钱”,他脑子一下转不过弯来:“怎么可能做到?”

“天道!”

李肆再次强调了这个词:“自愿公平,顺应本心,这难道不是天道?”

段宏时沉默了,如果忽略钱后那只手的话,就像是拿钱买东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那的确是自愿公平,只是……

“上有朝廷和奸商权势倾轧,下有人心贪婪无尽,怎么能做到自愿公平,顺应本心?”

他对这话的现实性表示了严重的怀疑。

李肆点出要题:“所以掌控这猛兽之法,就在于恪守天道:持中、公正!治世之道,并非人事,并非只在人心,而在人心之外的这天道。要参透天道,才能得老师所求的一,而不是儒法所束缚的这个一。”

“所以……你这书,在资本之前,才加了这两字?”

段宏时点头,这开始有点味道了,他指着书的封面问。

天演资本论……

这就是李肆给自己的书起的名字,把天演论和资本论凑一块,确实有点恶趣味,但他自问自己所论,不管是在天演,还是在资本,都跟那两本书没什么瓜葛。如果有穿越同党嗤笑自己剽窃的话,他也有底气说这不是剽窃,是微创新。

李肆来此时代,以黄金束缚人心,以公司推动工商,攀科技树攒造反本钱,这不过是他身为后人自然而为的行径。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任何一个三百年后,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能侃侃而谈,讲出一番道理,这不足为奇。李肆先前所论,也不过是常人所知的东西,拿到三百年后说,会被经济学家当作幼儿园的言论。穿越者以工商对抗儒法,几乎是必然的选择,这不值得他花七天时间去闭关。

他之前迷茫的是,满清禁锢华夏,导致三百年后,华夏被资本席卷时,与传统也截然割裂。他要以工商造反,以资本这颗猛兽之心卷动世人的话,会将这个时代带向何方?

他要造反,不是为单纯的造反,而是将华夏从满清带向的那条深渊之路上扭回来,走上另一条光明之路。但若只是单纯的工商资本思想,会不会将那样的时代提前上演?或者只是机械地复制着西人之路,同样也将传统割裂?

难道华夏就真再没可以跟这资本之势结合的道路?让李肆这七天呕心沥血的不是工商资本的东西,而是怎么跟华夏思想连通的API,嗯咳……界面,好吧,接口。直白说,怎么掌控资本这只猛兽也有很多种思想,他希望找到的,是一种既承载了华夏传统,同时又能适应新时代的思想,同时也是他虔信的正确道路。

“天道……世人虽然开口就是老天爷,闭口替天行道,可这天道该是何物,从来都只在儒士心中变幻。”

段宏时这么说着,李肆微笑,说得好,很有意义。盘金铃给他的启发,正在于此,而更早的启蒙,还来自段宏时。

“可这猛兽,与过往之物截然不同,我来问你,如何能参透天道,做到持中公正!?”

段宏时已经问到了实践理论层面上的东西。

关于这一点,李肆胸有成竹。

“老师,你曾经说过,以真为则,由器见道,是自外于儒法所提的道在器外吧?”

段宏时点头。

“器外之道,只能心证,抱团自守,无济于实……”

段宏时对理学显然是痛恨无比。

“那么老师,如果……不仅是文书、语言,就连心念,也都是器的话,推而广之,由器见道,以实在之器的寻真之法来求道的话,会是怎样的情况?”

李肆这话出口,段宏时也如被夏日鸣雷击中,整个人都僵住了。

儒家近至理学,为了抬升理而把器给降了下来,器从“承载”之意被压成了眼耳口鼻感知的具体事物,然后将蕴含在这些东西的道理推之为细枝末节,方便他们在心里随意揉捏那个“理”。

可李肆这话却是在说,不仅人所感知的东西是器,写在纸上的文字是器,开口交流的东西是器,就连脑子里的想法也都是器。既然都是器,那么用琢磨实物的办法,来研究脑子里转的那些虚头八脑的东西,也应该是一样的。

逻辑、数据、实证、归纳等等手段,这就是现代科学的方法论,可这方法论不是自己跳出来的,即便在古时,人们对待实物,也在这么办。工匠营造器械,农人耕种庄家,商人运筹利货,都得以这些手段为基础。

“这……这真是道家之言……”

段宏时口舌有些不利索了,道可道,非常道,李肆这话用来解这么一句,可真是再恰当不过。当你去想这个道,得到的只是器载出来的那部分,说和写出来,也被器限制着,当然就不是“常道”。

“还是老师你教我的,天道只在器上,而老师借以观势的真,不正好就是琢磨实在之器的方法吗?”

原本是在说治世之道的那个一,却已经发散到了由器见道上,李肆赶紧把圈子兜了回来。

“天道无尽,所以掌控这猛兽,也得如履薄冰,以琢磨实器之法来参悟。”

说到“天道无尽”,段宏时有些不服气了,尽管他否定儒法,可还是有文人那种天道就是一团气的思想。只要掌握了,顿悟了,任督二脉打通了,就天下无敌,万事看破。

“天道怎可能无尽?”

他抖着胡子气鼓鼓地问。

“因为器无尽。”

李肆一边说一边琢磨着是让段宏时在显微镜下看苍蝇头呢还是蜘蛛腿……盘金铃之前就随口说到上天造物之奇妙,这让李肆豁然开朗,在这个时代,人们远远没有看清世界的真相,就连欧洲人,往天空看,在十八世界也只看到了天王星,太阳系还没看全。往微观看,只看到了细胞级别的世界,分子原子无从谈起。

上天玄奇,三百年后,人们已经逼近到所谓的基本粒子世界,可越到后面,人们越是不敢对这世界作出断言。器无尽,这道就无穷。

“迷糊!那天道也就是你说的琢磨实器之法!”

段宏时一声喝,击碎了李肆的小心思,他难为情地挠脑袋,看来是混淆了方法论和世界观的问题,自己终究不是思想家唉。

“可这器无尽……,用你弄的那个什么显微镜看到诸多东西,还真有点意思。”

原来段宏时早经受了考验,这时候李肆才想到,他也给了贾昊吴崖他们一部显微镜,让他们司卫鼓捣,估计就被段宏时瞧见了。

“看来你还是没怎么想清楚,不过此论……的确是一论。按你所说,这资本之猛兽,本来天生,内蕴天道,我们人则是从其中握住你所谓的天道,扶之使天人相济,如此天道,是为儒法之外的一。”

段宏时的总结,让李肆连连点头,他的大脑褶皱可远远赶不上段宏时这样的专业人士深。

“此论跟老庄有一丝联系,但要自成一说,还有太多地方需要融汇丰满。”

段宏时候皱眉,他已经是被李肆所说的这个天道给折服了,苦思儒法困局这么久,能有这么一条出路,就算到最后走不通,他也要试试。

哗啦啦翻着李肆的书,这是李肆特意写给他的,所以用上了旧式的书写方法,字里行间能看到写书人的痛苦血泪,让段宏时一个劲地龇牙咧嘴。

“文法不通!”

“毫无依凭!”

“自说自话!”

“一团烂泥!”

这时候两人的身份终于恢复到正常状态,段宏时在批驳着李肆说的跟写的偏差太多,这也不怪李肆,他也就这点水平了,弄出来的东西就是个大概的提纲,根本不能成为一套自圆其说的理论。之所以要给段宏时这书,就是指望在交流过之后,能让段宏时丰满成一门学问,一本只会有少数人拥有,指导整个造反大业的红宝书。

“李肆啊……你这是要……”

合上了书,段宏时长叹一声,说出了让李肆心惊肉跳的话。

“你这是要造反吧。”

李肆心道你刚才把满清的儒法之道喷得鲜血淋漓,这时候还来说我有反心?

“为师暗以李贽自诩,可你比他走得更远……”

段宏时笑着摇头。

“你这是要造儒家道统的反!为师若是直舒胸襟,怕是要被天下士子唾死,而你么……他们是恨不能啖肉喝血!”

李肆松了口气,原来是这个意思……

“你更是要造……朝廷的反吧。”

跟这老头说话,真像是坐过山车一般,李肆汗毛都立了起来,两眼圆瞪地看过去,却见段宏时一副如释重负的洒脱神情。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害怕的?为师刚才刺尽儒法,若是那些话被告发给官府,怎么也是一个言语悖逆,毁谤国治的罪名,宁古塔的马蹄子下,又会多出一副枯骨。”

“为师早就说过,你是想扬名立业,为师帮你,你是要作出一番逆转天地之势的大事业,为师更要赔上这副老骨头。能走几步算几步,而你……让为师很是欣慰,至少为师已经看到了一条不同的道路。”

段宏时淡淡地说着,李肆呆了好一阵,猛然哈哈大笑出声,接着段宏时也抚着胡须低低笑了,一老一少,心怀骤然开朗,笑声也融在了一起,惊飞了屋檐上的一双麻雀。

是啊,能把话说到那种地步,怎么可能不反满清?

心神落定,段宏时就成了李肆穿越以后,第一个全盘清楚他居心的人。

可李肆又犯起嘀咕来,这狗头老军师的见识如此锋锐,怎么后世就没听说过这名号?他到底是什么人?黄宗羲的外门弟子这个身份,可跟段宏时的学问不相称。

这时候就不必套话了,李肆大大方方地问老师你到底是何方高人。

段宏时眯眼笑道:“如果我告诉你,我是前明宗室呢?”

李肆一愣,然后哈哈笑道:“那我还是李自成的后人呢!”

两人对视一眼,目光里流转着何必再问的默契。

李肆感慨道,段老头还是不愿意抖搂来历啊。清廷对朱家子孙碟谱查得非常严,没可能逃脱,特别是在朱三太子案之后,更是四下清查,怎么可能漏掉年纪如段宏时这么大的一个朱家子弟,让他改成段姓在乡间逍遥。

罢了,姑且当作一个秘密,期待以后能给自己惊喜吧。

段宏时很快就进入到了军师的角色:“要以此论行事,还欠缺太多东西,你有什么想法?”

李肆耸肩:“是有一些,摸着石头过河吧。”之前汤右曾来时那一句话也点醒了他,只是他还得以科学的方法来做实验。

段宏时点头,神色沉凝下来:“也许是多嘴,可为师还是要提醒你一句,这条路,你准备好了吗?这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李肆心中也是一沉,没错,造反不是请客吃饭,脑袋都是悬在腰带上,随时都可能被提走的。”

见他有了认识,段宏时转开话题:“你这一论实为两面,以儒法得一来比较,那只猛兽是要代替法,而天道则是要融儒。两面相济,方能与儒法合一相抗,真能寻到那个一。

他晃着李肆的书,摇头道:“看你的书,那只猛兽,你知之甚熟,可在天道之上,还含混不清,需要更细的梳理,否则立不起来。”

这说得极为精当,李肆的思绪也被这话给理顺了,说白了,他大致了解资本,但掌控资本的思想,关联的是人心。在这方面,李肆不是思想家,他可很是迷糊。没有盘金铃启发,还扯不到天道上。而现在扯出来的东西,在段宏时这种学贯古今的贤者眼里,还只是根没长成材没经修剪的嫩苗。

说起来,那就是信仰的事了吧,资本的掌控是一方面,而人心也得有一堵堤坝垒砌而起,就如儒家致于人心一般,这方面李肆可就难以为继了。

将已经冷透的茶水饮尽,段宏时拿起李肆的书,长舒了一口气:“这就是你给为师最大的拜师礼,为师……也要闭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