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二卷 第九十一章 甜蜜的奖励

青田公司正式成立,李肆造反大业的一个里程碑落地,他也稍微缓了口气。接下来的时间,就只在弄李屋之战的经验总结,处理跟彭家的生意往来,顺带……享受一下关蒄精进的技艺。

正躺在床上舒服地哼哼,房门轰地一声被撞开了。

“呀!贼!”

关蒄跳下了床,一边叫着一边去找扫帚,想将来人当耗子一般挥出去。

“我说老萧啊……还好我只是让婆姨在给我按背,这要是那个啥,我是不是该把你杀了,免得我婆姨出不了门?”

见了来人,李肆翻身坐起来,皱眉抱怨道,萧胜这家伙也太没教养了。关蒄现在的肘膝按摩术已经熟练,小胳膊小腿揉得他正腻意。

“噢噢……失礼失礼……”

萧胜在关蒄挥着的扫帚前低头,倒退着出了门。

“我升了!”

等李肆出了门,一脸红晕的萧胜低声说道。

“生了?恭喜啊……不过我记得你还是单身吧?”

李肆打着呵欠,昨晚忙着修订《火枪阵战术规范》,回忆战况,研究阵型,计算火力投射密度,很多都跟数学有关。对他这个非理科出身的记者来说,还很有些挠头,熬了半夜,这才让关蒄给他松松筋骨。

“我升……升官了!”

萧胜说全了,李肆才明白过来。

“守备?”

李肆皱眉,之前萧胜就是千总署守备,现在只是扶正?

“虽说杨春就是咱们独力解决的,可施军门、白总戎和李参将都得分一份啊。得亏四哥儿你替我做主,把杨春脑袋给了白道隆,不然我连斩获杨春首级这一功都保不住。”

听到整件事情的由来,李肆不由啼笑皆非,他本是抱着让萧胜吃亏的想法作了处置,却不想白道隆虽然拿到了杨春人头,他本人却远在几十里外,没有实际参战,而施世骠和李世邦就在战场上,所以这个分功就成了三方妥协,由此让萧胜保住了斩获匪首的功劳。如果没把人头送给白道隆,估计所有功劳都要被施世骠拿走。施世骠身为提督,拿这些功劳倒不全为自己,至少可以笼络他的标营,为他和接任提督的交接攒下砝码。

转正就转正吧,可听到萧胜说到任地时,李肆呆住了,南澳镇?

萧胜点头:“上面有人说了,施军门看上了我,要把我调到福建去。可直接调过去太显眼,所以就先把我放在南澳镇的右营。南澳镇右营归广东管,左营归福建管,到时候他去了福建,把我动到左营,再调到他水师提标。我这守备可当不长,还有得升!”

李肆哑然无语,还真是小看了施世骠的肚量,这可真是作茧自缚,把萧胜给送出去了。

“要离开英德了吗?我可真是舍不得啊……”

呆了好一阵,李肆悠悠叹道,萧胜一下也愣住了,李肆脸上的郁郁之色再明显不过,一股热流顿时在他心胸里猛烈荡着,让他眼角也湿了。

“我……”

萧胜哽咽开口。

“我这前途,都是你给的!”

只是短短几个月,他跟李肆却一同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之前李屋那一战,更是相互扶持着顶了下来。仔细想想,萧胜脸上几乎快燃起火来,李肆对他几乎都是施予,没有半点索取。不由也敞开了心扉,将自己埋在心底深处的话语丢了出来。

“嘿……老萧,咱们之间还说这个干嘛。”

李肆振作起来,去福建也没什么不好,虽然没办法在英德继续利用这家伙了,但能在福建有他这么个关系,也不是坏事。

“如果不是……我真心想跟你结拜,四哥儿……”

萧胜把住李肆肩头,目光烫得李肆小心肝乱跳。

“我萧胜这辈子孤身惯了,原以为不可能遇着能交心的人,四哥儿,现在我是明白了,你就是……”

话到这哽住了,好半天他才继续说道:“你这身本事,你这人品,那简直就是天上下来的,我多活这十多年根本就是白费,所以,四哥儿,容我称你一声……四哥。”

萧胜很认真地看住李肆:“我知道你心头高,不在意我能替你做什么,可我还是得说,四哥,但有吩咐,无所不从!这条命,本就是四哥你拉回来的,需要的时候,拿走就好,萧胜我绝不皱眉!”

李肆嗯咳一声,不知不觉,怎么也觉得自己心头涟漪道道……

稳住心神,他也拍上萧胜的肩头:“这种话可别乱说,咱们来……来时方长嘛。”

他对萧胜还真有所求,跟着造反干不干?

可人这情绪上来说的话怎么能当真呢,就算是真,那还是有底线的。

两人对视一阵,李肆败了下来,偏开视线,装作思考:“要去福建啊,身边是怎么安排的?说起来你可是大人了,没几个家人什么的?”

萧胜咳嗽着,也在掩饰自己的感动:“梁得广答应跟我去了,到那我帮他补个把总,还有之前金山汛的几个兄弟会跟着。以后我是要归水师的,张应那矬子怕水,他留在这也正好照应四哥你。”

李肆想了想,终究舍不得将自己那些小子送出去一个,他们都还没接受自己下一阶段的培养。而村人那边也没合适的人,只得作罢。

李肆皱眉道:“我记得你以前都是大手大脚,钟上位和我给的花钱你都分了手下。现在带着人,又去了新地方,没钱可不行。四……哥我现在手头也不宽裕,就送你一些盘缠和打点上下的钱吧。”

萧胜两手扶住李肆的肩膀,想开口拒绝,却发现自己要开口,那泪水就再忍不住了,只好偏开头嗯嗯出声。

“这一别……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呢,到时候再见,我可一定要见到我的侄子!”

李肆开着玩笑,萧胜也嘿嘿笑了。

出了院门,萧胜几步一回头,心头翻腾着不舍,脑海里跟李肆最初见面的情形就像是发生在昨天。而在他们联手剿灭寨堡的这处河湾荒地,如今也成了错落有致的庭院。世事变迁,这个将自己从命运泥沼里拉出来的清秀少年,等再见到时,想必会成英武挺拔的青年吧……杂乱思绪翩跹间,他正要翻身上马,另一少年走了过来,萧胜认得,那是于汉翼,现在是李肆的随身亲卫。

“这是四哥儿给你的……”

于汉翼递过来一个包裹,萧胜入手,只觉沉甸甸一大坨,打开一看,眼睛顿时花了。

金条,大概十两一根的金条,足足十条……

萧胜鼻孔发热,两眼模糊。

不止金子,还有两本书,见那书名,萧胜更是心跳加快了几大拍,《练兵实纪》、《纪效新书》,戚继光的书,还是明版。他之前随口提起过,说没怎么读书,带兵全靠经验,就想找兵书看看,不想李肆却记得清楚。

包裹里还有一张纸条,“我正在总结李屋之战的经验,等弄好了就给你送去。”

扑通……

萧胜双膝一软,跪倒在地,朝李肆的小院砰砰磕了三个响头。

“那个萧大叔,年纪一大把了,还叫你哥哥,没羞没燥!”

关蒄正跟李肆抱怨着,估计是被人抢了“四哥哥”的专利,正在着恼。

李肆扑哧笑了出声,要被萧胜听到自己被称呼为大叔,估计那张老脸会顿时石化。

“四哥哥还是只有你叫的嘛,刚才揉得不错,我很舒服!”

他引开关蒄的话题,现在说起萧胜,心里那股怪异感觉还没散去呢。

“真的?那……我要奖励!”

关蒄扑进了李肆怀里,见她粉嫩樱唇撅着,两眼微眯,李肆心头的杂念顿时被一股飓风扫荡干净,小姑娘这是要干吗呢?

“奖励?什么奖励啊?”

李肆额头冒汗,压住自己隐约翻腾的杂念,小姑娘这才多大,你是禽兽啊还是禽兽不如啊?

“我要学……这个!”

小姑娘撅着嘴,原来是摆出自以为最认真的姿态,她挥手举起一叠纸,那上面是李肆在计算火枪阵火力密度时候写下的繁杂数字和公式。

“这个!?”

李肆两眼圆瞪,学怎么指挥士兵杀人?

“是啊,四哥哥你说的这些数学公式,我要学!”

这个要求关蒄像是憋了好久,怪不得她刚才那么卖力地伺候李肆,原来是早有预谋。可李肆却头痛不已,这小姑娘还真要当数学家呢?

“我是觉得,四哥哥你的想法,还有你做的事情,弄出来的东西,都能从这些数字上看出来,真是奇妙呢。我就想着学到这些数字,这些公式,好来记录四哥哥的事情。”

关蒄的星辰深瞳眨着,让李肆心头颤动。

“只是伺候四哥哥做些小事,总觉得不甘心,四哥哥也是这么想的,我能感觉到!所以……我要学!”

小姑娘半嗔半怨的述说,让李肆心头化成一团糨糊,好好好……学学学……小婆姨要上进,自己还拦着干嘛?

“谢谢四哥哥!”

李肆还在迷糊,一股清香气息骤然逼近,然后脸上就被一股嫩滑触感给撞了,还没品过味道来,小姑娘的樱唇已经离开,大眼睛弯得月牙一般:“奖励一个!”

抚着自己的脸,李肆心想,长久的熏陶终于结出了青嫩的果实,自己平常高兴了,就亲亲小姑娘的脸蛋,现在终于有了回报,嗯咳……这是纯洁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