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二卷 第八十八章 疯狂对疯狂

“炮呢!?”

见这一轮排枪打得贼匪有些懵头,李肆想让萧胜发炮再加一码,却看到这家伙两眼直直地盯着正转个不停的鸟枪阵。被李肆一声吼,他才清醒过来。

“这……这就是鸟枪阵的威力啊!”

萧胜浑身的细胞都在欢畅地哆嗦着,招呼起左右翼的炮手,却见他们也都在愣愣地盯着那大团白雾,还有白雾里如音符一般跳起的血光。

“这枪声……太快了!”

后方的杨春打了个寒战,他从未听到过间隔时间这么短的排枪。

“这枪声……不对劲……”

五六里外,已经朝西面摆开阵势的提标两营一千七八百人,从兵丁到将官,都侧着耳朵,努力捕捉着自西面飘来的隐约声响,每个人脸上都是新奇的表情。

“那家伙的枪阵术还真不是玩虚的!”

施世骠脸上却不是新奇,而是震撼。

“不到五息就是一发!这不是一般的鸟枪阵!当年靖海侯说过,郑经手下的黑奴鸟枪手,能做到六排五息一发,轮转不息,当时标下还以为只是传言。可没想到,萧胜训出来的鸟枪手,居然将那当年的黑奴鸟枪阵重现了!”

在施世骠身边,中军罗怀恩脸色涨红地念叨着。

“中营在左,右营在右,向西急速前进!务必要将贼匪兜住!不能放跑了杨春!”

施世骠猛然挥手,急促下令。

“军门!?”

罗怀恩不解,刚才不还说要等着杨春攻过来吗?

“当时不动,是杨春自己会过来。此时再不动……杨春就要跑了!”

施世骠怒声骂道,众将骤悟,如此猛烈的鸟枪轰击,贼匪估计是顶不住的。

战场形势瞬息万变,仅仅只隔着五六里地,双方的消息就迷雾重重,判断也偏差诸多。

轰轰两声炮响,三四十步外的大队贼匪哀声四起,原本还在踌躇不定的脚步顿时坚决。李肆没顾得上看撤退的贼匪,他正和萧胜一起听着张应的回报。

“施世骠不过来!?”

萧胜怒声说着,连“军门”的尊称都不用了。

“大概……应该……也许是督标情况不明,施军门要持重行事吧。”

张应抹着汗,赶紧提醒萧胜,施世骠是老大,他怎么行事,萧胜这个代理小营头可没发话的资格。

“他来干什么?”

李肆掏掏鼻孔,指头一弹,似乎把施世骠弹掉了。

“也是……嘿嘿……这会他可别过来!”

萧胜念头转了过来,也笑出了声。这是他们新装上阵,之前只敢想挡住杨春,可没想到,打着打着,发现自己居然有了独力打败杨春的力量,他当然不想让施世骠再跑来掳走战功。

看着大队部下转头逃了回来,杨春沉下了脸,片刻后怒极反笑:“好啊……好啊……一千人,还有弓手掩护,居然连人家身前都近不了,带队的人呢,拉过来!”

一个贼匪头目被拖了过来,杨春眉毛一拧,“砍了”两个字正要出口,那头目却叫了起来:“对面是李肆那小子!我手下有半月前跟着牛十一去的人,他亲眼看到了,前面是李肆手下的那帮少年兵!”

听到牛十一这名字,周围响起了一片细微的抽气声。所有人都知道,牛十一带着清远贼匪擅自行动,跑去夜袭凤田村新建的庄子,可两百来号人里只跑出来十多个。其他人的脑袋至今还在庄子外堆着,而领着村人击灭牛十一这帮人的,就是那个据说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年李肆。

“李肆……”

这个杨春已经觉得有些陌生的名字,像是烧红的铁条,骤然捅进了他的脑子。

“原本我是想着,败了施世骠,占了英德之后,再好好来收拾他的。到那时候,他和他那帮泥腿子,就是我脚下的蚂蚁,我可以尽情地慢慢折磨他们,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否则我心中之气,怎么也不能消解。”

杨春悠悠说着,“却没想到,他主动找上我来了,看来我们可真是宿命之敌啊……”

原本平静的双眼骤然暴凸,杨春咬牙道:“全军!进攻!”

部下们都呆住了,好一阵后,众人纷纷开口。

“将军……施世骠的提标随时都会赶到。”

“要不先退到横石塘,等官兵追过来再返身打他们!”

“咱们别硬冲正面了,左右绕过去把他们围起来冲。”

“炮呢?找不怕死的把炮推近了跟他们对轰!”

哗啦一声,杨春拔剑,顿时止住了七嘴八舌的议论。

“李肆,我一定要在这里杀了他!要被他这么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挡住,我杨春还有什么脸面去夺天下!”

他嘶声高喊:“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轰然应诺的人声传了过来,李肆和萧胜对视一眼,笑不下去了。杨春这是发疯了么?几里外还有施世骠的提标,他押着全军冲上来,跟他们这几百号人拼命?脑子怎么想的?

“能行吗?”

疯子不能以寻常道理论,见远处的人潮滚卷而近,萧胜心里很不踏实。

“你尽力了吗?”

李肆问,萧胜摇头。

“那不就结了,试试吧,看咱们能做到什么程度。”

李肆说完,就朝鸟枪阵前走去,看着他的背影,萧胜只觉咽喉涌动着一股热流。三十多年来的心愿,被这样一个小子带着步步实现,他隐约感觉,自己的宿命,好像正被这个背影牵着。

“可不要小看我!”

萧胜鼓起心气,再度哈哈笑了出声。

“小子们,转起来!”

随着李肆一声呼喝,死亡轮转再次启动。原本为自己人安危计,李肆本也盼着施世骠的援兵能来。但瞧着自己人还没尽力,贼匪就有些吃不消了,心中也存了看看极限到底能到哪里的念头,姑且就将这战场当作铁跕,敌人当作铁锤,把自己手下这些小子,还有跟来的矿丁们,连带自己继续捶打成材吧。

之前李肆还担心贼匪会搞什么两翼包抄、四面夹击,可萧胜却嗤笑说,这些贼匪真能玩出这些花样,那就不是贼匪了。能将他们聚在一起朝前猛冲,杨春的本事已经远超一般的匪首。就算他是名将,手下的贼匪也不是精兵……

所以这场战斗,根本就是直来直去的硬碰硬,对李肆来说,这是绝佳的历练机会。

贼匪人潮的冲击比前次猛烈了许多,可萧胜的配合也跟上了,弓箭、劈山炮的节奏混在排枪里,贼匪从百步开外就开始遭受轮番打击,脚步顿时慢了下来。他们没有停,所有的头目都在压阵,一杆黑旗更在人潮正中飘扬着,上面用白字仿照官旗写着“天威将军,征南侯,杨”,有这黑旗推动,贼匪们愣是顶着枪炮依旧前行。

“不够快!”

七八十步外,贼匪的弓手再度射击,鸟枪兵也在开火,鸟枪阵开始有了伤亡,两翼的劈山炮更是重点打击对象,已经躺了一圈的兵丁。每排二十枝鸟枪的轰击,有些震慑不住一两千贼匪的舍命冲击,李肆高声叫了起来。

“去装弹!所有闲着的人去装弹!”

萧胜赶紧把后备肉搏兵调去当辅兵,一杆鸟枪有了三四人伺候。一个装药,一个装弹,一个用通条压实,退下来的鸟枪手只要等三五秒就能拿到填装完毕的鸟枪。

蓬蓬的枪声更显密集,隐隐让李肆感觉是不是自己有了会心一击的绝招,他嘴上不停,到后面的几轮,已经快到三四秒就是一声开火,四五十步外的人潮像是陷入了泥沼,不断抛洒着血水,猛力前冲的贼匪一轮排枪之下就变得稀疏,虽然还在前进,步履却显得异常蹒跚。

这几乎已经赶上了燧发枪的射速,不仅靠了多余人力和鸟枪周转,李肆新造的鸟枪更重要,不是这样的鸟枪,根本经不住如此频度的连续射击。

一分钟,一分钟里,鸟枪阵的死亡轮转就转了十轮,起码收割了一百五六十人,将那些最勇猛的贼匪打倒在地。加上两翼弓手和劈山炮的战果,贼匪大队冲近五十步里,付出了超过二百人的代价。这数目感觉不多,却是贼匪全军的胆气所在。

见着对方大队近乎停步,似乎是在左右绕道和后退之间徘徊,李肆正想喘口气,他心头也被那一两千人潮压得发麻,可眼角骤然瞅到一群贼匪顶着枪弹,将两门劈山炮推到了四十来步外,心脏喀喇多了大片裂纹。

“打掉那些炮手!”

李肆的喊声都变了调,不等他喊,左翼自己的劈山炮就朝那方向瞄准,弓兵和鸟枪手也纷纷选中了贼匪炮手。

轰……轰……

敌我双方的劈山炮几乎同时炸响,大片血雾同时绽开,密集的惨叫声第一次在李肆萧胜这方响起,左翼那门炮的两名炮手连带两个藤牌刀手浑身喷血,哀嚎着扑倒在地。而贼匪那边也好不到哪去,至少三个贼匪被霰弹打成了血筛子,剩下的也都逃离了炮位。

几个贼匪又朝劈山炮靠去,蓬蓬一阵枪响后尽数栽倒,其中一个脑袋像是砸烂的西瓜,白红浆液带着破碎的头骨四处喷溅,惊得周围几个贼匪连滚带爬地逃开。

“爆头!”

吴崖收枪,一边朝后走一边朝贾昊扬下巴,他俩一直在指挥枪阵,等李肆接过了指挥才有空开枪,握枪之后不由自主地比起了枪法。之前李肆将他们打中靶子脑袋称呼为爆头,他们还不怎么理解,现在是亲眼见识了。

“神气什么!?”

贾昊撇嘴,可他不得不承认,在枪法上面,他确实差吴崖一截。十天的训练里,大家已经公认,枪法最好是罗堂远那小子,而最暴力的就是吴崖,因为他就喜欢“爆头”,子弹上靶子人头的数他最多。

劈山炮的危险过了,李肆再准备喘气,萧胜又叫了起来:“贼匪要发狂了,注意!”

抬头一看,果然,那杆大旗急速摇动着,还破开了人群,正朝前急进。

李肆的心脏再度收缩,没历练够的结果就是这样,早晚要得心脏病。

隐隐听到某个人声在高喊着死战,李肆急速开动脑子,贼匪真要拼命,每排二十枝鸟枪是绝对挡不住的……

“你疯了,我就不能疯吗!?”

他深呼吸,手臂高挥,前排鸟枪手还以为又要开火,手指刚靠上扳机,却听他喊道:“所有人!前后两排就位!”

贼匪已经冲到了三十步,羽箭不断嗖嗖而过,还有铅子的破空尖叫,后方不断有人哎哟叫出声,李肆尽皆不管。

能不能打退贼匪,就在这一博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