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二卷 第八十六章 学费与牺牲品

“四哥儿,承你吉言……”

萧胜面皮瞬间涨红,兴奋正震颤着他全身。

“好吧,原来这杨春也是个民科,咱们民科对民科,居然凑在了一起。”

李肆心中百味杂陈,这可不是他料事如神,而是杨春和他一样,都是那种脑子灵活,却还不懂兵事的半罐水。两人思维近乎一致,所以他能猜到杨春的行动。预言应验了,却不是什么增光添彩的好事。

“那就战个痛快吧!”

丢开杂念,李肆也兴奋起来。

六月的午后,日头火旺,灰褐主调的人潮不多时就逼近到一两里外。粗粗估算,居然有两三千之众,兵刃的耀眼反光星星点点,人潮涌动也不显太过杂乱,显然是杨春的贼匪主力,而不是他裹挟起来的流民。

压力还没从眼球传导到心脏,轰轰的炮声就从远处传来,听这熟悉的响声,正是李肆之前铸造的劈山炮,应该是杨春在浛洸伏击左营游击侯林时缴获的。

可李肆和萧胜却没觉害怕,反而嘿嘿笑出了声。

这还隔着一两里呢就在放炮,当他们是听到炮声就跑的豆腐兵吗?

炮声过后,人潮前端分出五六百人的一浪,朝前冲到半里处,劈劈啪啪的爆豆枪声响起,硝烟升腾,两人的笑声更响亮了,好热闹的鞭炮声啊……

可随着人浪继续涌进,再看到那硝烟的飘散方向,李肆和萧胜的笑声戛然而止。

“不好!”

两人异口同声地叫道。

“散兵!”

李肆拍着额头。

“风向!”

萧胜锤着大腿。

两人对视,沮丧和苦笑在目光里传递着。

李肆懊恼的是,他居然没有在阵前安排散兵……那道人浪的前方,几十个贼匪突前而来,正是被古时称为“选锋”的尖兵。

萧胜叫糟的是,这会在吹南风,硝烟会全吹向对方。虽说不会影响自己的行动,可对方的动静却会遮蔽在硝烟里,这可是对敌大忌。

李肆是民科出身也就算了,萧胜身为鸟枪专家,居然没有注意风向问题,两人这初阵,可真是破绽百出。

“这……是打还是不打?”

三四十贼匪已经奔进到二百步内,个个装束齐全,藤牌重斧大刀,绵甲铁盔,身手矫健,脚下飞快。鸟枪阵前排的罗堂远和方堂恒等少年都看向左侧排头的贾昊,打吧,这些人后面一二百步还跟着大队,到时候装弹不及,鸟枪阵对付的就只是这几十个散兵了。不打吧,那鸟枪阵就得聚起来肉搏,否则挡不住这些精兵,这可怎么是好?

“盯什么!?等命令!”

贾昊呵斥着众人,他也忍不住朝后面看去,正看到李肆带着一队矿丁举着长矛越阵而出。

砰砰……

少年司卫的鸟枪阵没动静,可营兵那边却响起了几声枪响。

“停火!哪个混蛋再无令开枪,以军法处置!”

萧胜也急了,高声喝骂着。

“弓手,后备,跟我上!”

他一边喊着人一边追上了李肆。

鸟枪阵的完整不能被破坏,原本这鸟枪阵前应该摆上散兵,抵挡对方的散兵,可李肆没有阵战经验,之前布阵就没想到,他只能带着矿丁长矛手来亲自弥补这个过失。

散兵逼近的速度极快,片刻间就进了百步,嘣嘣的弓弦弹动声里,数十枝羽箭高高飞出,以明显可见的抛物线轨迹洒落而下。这轮毫无准头和伤害力的羽箭让那些选锋加快了脚步,队形也散了一些,依稀只见到一两个倒霉鬼倒地。

八十步……六十步……四十步……

又一轮羽箭射出,这次成效明显了一些,四五个贼匪栽倒在地,却一点没减缓对方的速度。

“你们守在后面!”

已经近到三十步,萧胜当然不会让村人练勇去挡这些精悍之徒,他振臂一声招呼,五六十名兵丁咬着牙冲了出去。瞧他们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的模样,显然也是心头发怵,脚下却没怎么停滞。李肆心中感慨,这时候的绿营兵,军纪显然还没完全崩坏。

蓬蓬的闷响声不断,两拨人马撞在一起,顿时溅起大团血腥。萧胜用作后备的兵丁全是精于肉搏的战兵,而那些贼匪更是精悍选锋,一场水平颇高的……街头斗殴就在李肆眼前上演,场面就真跟他前世看过的影视作品一样,混乱不堪的1V1、2V1等对决看得他眼角直抽。

尖锐的惨嚎声不断响起,李肆赌咒发誓,绝对不让自己的人陷进这种傻叉战斗里。就在这时,几个贼匪选锋打倒了自己的对手,直直朝战团后方的萧胜冲去。

“让你丫今天非穿得跟孔雀似的!”

眼见萧胜身边就四五个人,他本人又不善肉搏,李肆不敢怠慢,一边挥手让端平了长矛的矿丁冲上去,一边这么骂着萧胜。那家伙一身红黑绵甲外加避雷针头盔,那就是再醒目不过的目标。

“拼了!”

萧胜正扯着嗓子高呼,手臂蓄足了力道,就等着跟对手兵刃交击。呼啦啦一阵响动,一排长矛却从左右冲了出来,将那几个贼匪逼住。

“别把我当废物!”

鸟枪把总恼怒地对来到他身边的李肆嚷着。

“小心!”

像是选锋头目的一个大汉挥着估计有二十斤以上的重砍斧,两斧就劈得身前两个兵丁摔地翻滚,他大踏步朝萧胜逼近,眼见只有三五步的距离。

萧胜回头看去,手上腰刀也抖了起来。

“狗官!去死!”

斧头高举过头,那大汉挟着呼呼风声,如山一般朝萧胜压来。

轰……

矮了对方一个脑袋的萧胜正咬牙要跟对方力拼,身边却是一声爆响,同时他就看到,那大汉面门噗地绽开一团血花,眉目嘴鼻顿时模糊了。

大汉身子一抖,朝前拖了一步,带着重斧前仆在地,斧头几乎擦着萧胜的鼻尖而过,让他一身都惊麻了。

模糊的眼神里,就见李肆两手握着一枝怪模怪样的短东西,爆响再起,白烟喷出,前方几步外,又一个贼匪胸口飙着血水栽倒在地。

“短铳!自发火短铳!”

萧胜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两眼血红地看住李肆。

“答对了!”

李肆手腕一转,将两把冒着青烟的短铳插回腰间。

这是他的秘密武器,借着锻枪管的机会,造几根短枪管不过是举手之劳,唯一的麻烦就是发火装置。这短铳不能见人,所以不用火绳。在何贵搭好水力钻床后,他又压榨着这个已经对齿轮机械有了相当了解的木匠,跟关凤生这个铁匠联手,给他作了这么一对燧发短铳。

遗憾的是他这短铳完全是土货,短短几天怎么可能就把燧发机搞出来?他这短铳上的扳机其实不过是保险,食指扣下扳机,松动药池盖和燧石击锤,用拇指挑开药池盖,再将击锤迅速下摁摩擦扣簧,靠手工发火……因为必须稳住枪身,所以这“手枪”是双手握的,其他穿越众要见到这货,绝对要笑死。

虽然很土很山寨,可用来自卫和救场却是足够了,怪不得萧胜看着李肆的腰眼,就像饿极了的狮子盯着两头绵羊一般。

“走!”

有矿丁长矛手的加入,再加上李肆两枪两人,贼匪选锋丧失了继续突破的勇气,纷纷转身撤退。李肆也拍醒了萧胜,带着部下退了回去。高坡之下的草地上摊开了二三十具尸体,将这场战斗的帷幕正式拉开。

选锋身后那数百人的大队贼匪已经冲到了百步之内,李肆和萧胜这边所有人都屏息以待,贼匪们却停住了。正在诧异时,砰砰啪啪的爆响冲天而起,吓得这边心弦绷到极点的众人几乎跳了起来。

“学得真快啊,身为贼匪,却把官兵打仗的架势都用了出来。”

萧胜感慨着。

“相比之下,咱们这两个学生,还真是比不上人家。”

李肆自嘲着,两人对视一眼,却都笑了起来。

贼匪在学官兵,他们学的却是另一套东西,虽然初时还犯下了大错,可终究弥补了过来。

轰轰两声巨响,两人笑容僵住,正在揪心,却看到左右池塘里溅起两条水柱。贼匪在百步外放劈山炮,自然是没一点准头。而那噼啪的鸟枪响声,也没给这边带来一丁点损伤。

松了一口气,李肆举起手臂,所有视线都聚集在了他身上,包括萧胜。

该付的学费都付了,现在……该是检验成绩的时候了。

五六里外,提标将兵正在努力分辨着北面的声响,西面却隐约传来了枪炮声,施字军门大旗下,众将脸色都是一变。

“军门!杨春大队从横石堂而来,我部正在阻击!萧千总恳请速速发兵!”

张应滚鞍而下,急步冲到脸色平静的施世骠前,跪地禀报道。

李肆和萧胜可没狂妄到要以一己之力跟精悍的杨春本队对决,发现贼匪后,就让张应来找施世骠求援,张应胯下那匹小川马已经跑得快断了气。

“发兵!?你们不是有一整营吗?好好挡住贼匪!如何决断,他一个千总能代军门置喙!?”

中军参将罗怀恩出声呵斥着,张应没理他,就看向施世骠,却见他依旧沉吟不语。

“军门!”

张应乍着胆子再唤了一声,施世骠的回应却只两个字:“待令!”

那就是没有援兵了……

张应面孔扭曲着,却不敢再开口,咬牙告退。

待他走了,众将再看向施世骠,却听他一声冷笑。

“等杨春冲破了他们,咱们再来收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