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二卷 第八十章 火枪大跃进

“一百杆鸟枪!?”

萧胜脸色发白。

“你想造反啊?”

他开着玩笑,浑没注意李肆嘴角弯起邪邪的弧度。

“你把这帮贼匪全都砍了,除非杨春烧糊了脑子,带着大队来攻,否则再没贼匪敢招惹你们,要这么多鸟枪干吗?”

萧胜这问题很到位,如果事情就此了结,李肆原本也没想着这么冒进。可牛十一告诉他的事,让他觉得可以继续借力。

“我要真造反的话,你是不是第一个带兵来攻打?”

李肆半是调戏半是玩笑地问。

“我会气得吐血,然后病倒。”

萧胜板着脸装作很认真地说。

“我又不是你基友,值得你这么用心么……”

李肆翻白眼,萧胜挠挠脑袋,忍住了没开口问这“鸡油”到底是啥油。

“好吧,说正经的。本朝康熙以来,一场规模最大的草民反乱即将在咱们英德上演,以前的台湾之乱,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这话说得萧胜呆住了,脸色先白后红。

“真的!?”

他反问的语调满是兴奋。

“你们官兵如果没应付好,我估计广州都会有麻烦。”

李肆悠悠说着,语气里却是萧胜难以理解的憾恨,那是李肆在纠结,自己还没造反,仇人却已经把事业搞起来了。

就在之前的“接待室”里,李肆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将形势说了个透彻,萧胜长长舒了一口气,点头道:“这确实是大乱,不过……”

他信心十足:“也就是多费点手脚而已,有施军门在,再多一倍的贼匪也不担心。说起来我还希望能再多点,最好能震动整个南方。这样文官老爷们可就再支吾不住,皇上也不得不为了里子,丢开面子,到那时候,咱们这些武人可就有出头之日了。”

李肆不解,施世骠不过是施琅的儿子,印象里也就在九年后平过台湾朱一贵之乱,真有这么厉害?

“靖海侯那一辈可都是风云人物,如今咱们南方就剩个蓝理,不仅老了,还遭了罪。现在的施军门,大家私底下都叫施六爷,和施二爷一文一武,那是天下人都服。施六爷年内就要接下靖海侯当年的福建水师提督一职,他可是得了靖海侯真传的!”

萧胜是真刀实枪杀出来的,对将官的评价自然有可信度,李肆心中沉冷,看起来杨春这势,也只能借到最后这一波了。

“你这么一说,要一百杆鸟枪的事,也不是不能办。”

萧胜终于说到了李肆想听的话。

“大军云集,英德县里肯定得出练勇民壮配合,彭家两任练总都死了,若是四哥儿你能捞着这个练总,别说一百杆,两百杆都任你,只报上去十来杆就好。李朱绶就算知道实际有两百杆,也会装作没看到。”

萧胜语气一转,换了语重心长的提醒:“解决掉了杨春这个祸患之后,暗里的武器可都得收拾起来了,不能外露,否则总是给人留下把柄。”

有了萧胜的判断,李肆心里有底了。

“可还有两个……不,三个问题……”

不等萧胜说完,李肆挥手止住,他早想过了。

“第一,我年纪太小,还没功名,练总这位置肯定拿不到,这事好解决。第二是真要配合官兵的话,练勇民壮一水的鸟枪太招眼,这事就得看你。你之前不是说要跟我联手吗?现在是时候了。”

这两个问题都难不倒李肆,可萧胜却不相信李肆能解决第三个问题。

“那么第三……我可没那么多鸟枪。”

李肆鄙夷道:“你们那些烧火棍,给我我还不要。”

他深吸一口气:“算起来该有十来天的时间,我有枪匠有铁有铺子,这鸟枪,我自己造!”

萧胜呆住:“一百杆鸟枪,十来天造出来!?”

李肆呵呵笑道:“我可是两个月造出十二门劈山炮的神仙。”

萧胜怯怯嘀咕着鸟枪可比炮麻烦,田大由敲门进来,说彭家来人了。

李肆点头:“看来第一个问题也能马上解决。”

来人叫彭先仲,二十出头,文文弱弱,还是个童生,正一脸苍白,显然是被庄子外那一堆人头吓的。

彭先仲来谈买凤田村田地的事,李肆却要谈彭家那练总职位的事,被李肆那专业记者话术一带,消息就源源不断吐了出来。彭家在英德很有底蕴,英德挨着清远浸潭那一带多是彭家产业,族里人丁兴旺。虽然没出什么官老爷,可多年经商,也营运出了一番事业。靠着彭通彭虎这一房的武事,还一直占着县里的练总之位。

眼下彭通彭虎接连战死,族里子弟和庄丁也死了上百号人,不仅彭通那一房彻底败了,整个彭家也元气大伤。现在是彭先仲这一房成了彭家主事老爷子的依靠,那练总也是彭先仲的老子挂了个名,已经无力再占住位置。不是瞧着匪情严重,其他乡绅不敢接手,这练总位置也早丢了。

现在彭家想的就只是安置从广西投奔来的族人,人虽然损失惨重,银子彭家却多。甚至那练总一职留着,也是李朱绶要借着这机会从他们身上压榨银子,不让彭家脱身的缘故。

“破财消灾呗,只能如此了,我瞧着李哥儿这庄子,还有庄丁们很是有力……”

彭先仲是个聪明人,察觉到了双方似乎有互补之处。

“我们村子跟杨春有仇,不解决了他,我们寝食难安。既然你们彭家有银子,我们凤田村有人,咱们两家就来谈一桩……不,两桩生意吧。”

听到这彭家还是商人,李肆心中一动,顺带将另一件事也扯了出来。

略略商议过之后,彭先仲带着一件东西欣喜地告别,他的级别还不够拍板,只是从李肆这得了消息,要赶紧回去找上一辈人商议。瞧他那神色和言语间的急切,李肆心中笃定,这两桩生意就是共赢,彭家应该不会拒绝。

三个问题解决了两个,剩下一个,就得靠李肆自己了。

“来吧,咱们大干快上,掀起一场造鸟枪的大跃进!”

李肆对关田等人这么说着,众人虽然已经习惯了承受他带来的惊讶,可这一次又都被震得七荤八素。

十来天,一百杆鸟枪!?

田大由是枪匠,他觉着自己的专业素养遭受了极大的侮辱,少有地对李肆皱眉不悦道:“四哥儿,有些玩笑不要乱开,十天?你知道光钻枪管就要多长时间吗?一个月!”

他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除非你要造的只是能炸响的铁鞭炮。”

李肆点头:“这的确很难,但不等于办不到,我会尽快出计划,你们先去备料抓人。”

等李肆出了屋子,关田等人面面相觑。

“那些小子是四哥儿的宝贝,昨夜被鸟枪打死了三个,还三个吊着命,我觉着四哥儿有些……”

田大由苦着脸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那意思是说李肆脑子不正常了。

关凤生回过神来,摇起了头:“老田,你那心思我明白,当初四哥儿说接下铸炮生意的时候,我也跟你差不多想法。”

说到炮,众人再度对视,可不是吗,之前李肆丢出来个铁范法,他们就在一个半月里铸了十二门劈山炮!

田大由呆住了,脸上僵着非哭非笑的表情,神思已然飘飞。

“十天,你们得把鸟枪玩得比长矛还顺溜!”

关田等人发傻的时候,李肆在楼上的教室里,又让五十来个少年也都傻住了。

“四……总司,咱们其实长矛还没玩顺溜呢……”

吴崖低声嘀咕着,鸟枪虽说简单,可他们从没碰过。十天就要他们能玩顺鸟枪,这事真不靠谱。

“别废话,说让你们练你们就练!从今天开始,所有人都得背着鸟枪跑步、背着鸟枪吃饭、背着鸟枪大小便、抱着鸟枪睡觉!它就是你的心肝、你的女人、你的儿子、你的亲爹!”

李肆如连珠炮一般喷出了这段话,少年们听得两眼圆瞪,可从来没听过李肆这么训过话!

抹了抹有些发热的额头,李肆稳了稳心神,自己还是定性不够啊,张口就把这些少年当作老兵来训。虽然他们也勉强能算是老兵了,可这么张扬的言辞,他们一时还真接受不了。

李肆也是被自己那有些迷乱的心绪给挤得有些失态,那三个被鸟枪打死的少年让他很愤怒,接着从牛十一口里得知了杨春的动向,更是察觉到了一个机会,能让少年乃至村人们能接触到这辈子从未经历过的战争,这可是他造反大业里里最稀缺的一环:经验。如果他能把握住这个机会,让手下获得大战的经历,他这些种子的底蕴就能再提升一个台阶。

可他不仅要抓住机会,还要呵护住这些幼苗,之前的战斗是迫于无奈,以后可不能再让少年们只用长矛去直愣愣冲锋,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们变成鸟枪兵。

这十来天里,造百杆鸟枪都只是小事,更疯狂的是,他要让少年们在这点时间里成为一个合格的鸟枪兵。

这才是真正的大跃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