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二卷 第七十三章 有得必有失

“抓紧!”

跨进山涧里的几人顿时被冲倒,带得后面的人也摔成一片。

“安子!”

水势太猛,绳子骤然断裂,最前方那人转瞬就不见了身影,吴崖方铁头高声呼喊着,喊声却如那身影一般,在激流中显得虚弱无力。

后面的人拉着树干抱着石头,拼命拉扯住众人,可眼见激流越来越猛,情况越来越危险。吴崖和方铁头都在队伍前面,已被冲得迷迷糊糊,远处一声呼喊响起:“快救人!”

那是贾昊,吴崖暗自纳闷,这家伙怎么跑过来了?

一根绳子又传了过去,多了人又多了绳子,水里几人渐渐被拉向岸边。贾昊吐了口长气,拍拍身边罗虎子的肩膀,赞了一句:“幸亏有你提醒。”

原本他们也在冒雨前进,可罗虎子看着远处方铁头等人要攀越的山头,心中很是担忧,那里有山涧瀑布,以他的经验,这么大的雨,跨越山涧很危险。贾昊顾不得争强好胜,带队赶了过来,想拦住吴崖,却没料到,一来就见着了险情。

“我爷爷就是被山雨冲走的……”

罗虎子脸上带着一丝凄然,见水里的人已经靠岸,他伸手将一人拉了上来,正是方铁头。

方铁头一呆,神色复杂地说着:“你这可是要输了哦”。

“输就输了嘛,你要是没命了,以后我可再没赢回来的机会。”

罗虎子不以为意地说着,方铁头挠头,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起来。

人都上了岸,吴崖也正对贾昊难以情地挠头,却听罗虎子叫道:“快跑!”

轰隆巨响远胜之前,山涧上游的山壁骤然垮塌,水带着泥巴和石头,融成更为猛烈的泥石流,朝着这二十多个少年倾压而下。

众人忙不迭朝后方奔逃,可相互还用绳子串着,脚下也滑溜不定,背上更有沉重装备,跑起来格外费劲。

眼见泥水就在百步之外,而他们离地势高的山坡还有好一段距离,少年们都有些绝望了。

“丢掉东西!”

一个喊声响起,像是一道坚固的堤坝从他们心中升起,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李肆出现在山坡上,正气喘吁吁地扶着腰,这一趟急赶快要了他的小命。他在后方也见到了山涧溪流,前世就是被泥石流害的,当下就知道情况危险,急赶一阵,也想拦住吴崖,却只踩住了这一灾的尾巴。

“丢掉!别发愣!手牵手!”

见少年们还有些犹豫,李肆再度高声喊着。

少年们是不舍得,背上都是他们视为珍宝的装备,要他们眼不都眨地丢了,可真是太难。

可他们不敢违背李肆的命令,一边跑一边咬牙将背上的竹架子卸了下来,接着手牵手地拉着,朝山坡上靠近。后面的方铁头和罗虎子听到这命令,愣了一下,却停步卸下竹架子,翻找起东西来。

他们是在找李肆让他们保管的金子,可雨水滂湃,水滑不已,外加泥石流即将卷来,心神紊乱,一下哪能翻找出来。

“完了……”

方铁头和罗虎子对视一眼,脸上都是透青,两人就一个念头,搞丢了金子,这罪估计不比私藏金子小,他们的脑袋……

“继续找!”

“不能拖累大家!”

两人点头,心意已决,都抽出短剑,要将腰间的绳子割断,而后面的泥石流已经涌到了三四十步处,最多三五息就能卷走他们。

见两人这动作,李肆挥臂招呼着:“把那两个蠢货拉过来!”

短剑没落到绳子上,两人就被拉倒,几十人合力,飞快将两人扯上了山坡,泥水激流就擦着他们的靴底而过,少年们丢下的竹架子如小石子一般,瞬间就消失了。

“金子……”

罗虎子痛苦地闭眼。

“脑袋……”

方铁头心里身上都在打着哆嗦。

“安子和杨柱没了……”

贾昊和吴崖垂头丧气地报告着,这两人一个是矿场上的,之前被水冲走,一个是流民少年,最靠近泥石流。

李肆一阵心痛,老天爷对他还真是不客气呢,一场山雨就要了他两个人的命,这可是未来的种子。他更后怕的是,不是贾昊和自己及时赶到,丢掉的那就不是两个,而是十多二十个。

再看看罗虎子和方铁头两人还手牵着手,脸色灰败地对视着,而其他少年都喘着大气,互相看着,再没了什么矿场和流民的区分,一股暖意在李肆心底升起。

老天爷果然是公平的,索取了代价,也给了他想要的东西……

“金子……”

吴崖朝泥水奔流之处看出,一脸的痛惜。

“是啊,金子没了……”

李肆叹气,罗虎子和方铁头心揪得想吐,都耷拉下了脑袋,准备领受李肆的责罚。

“竞赛的奖励也没了。”

接着的话让众人怔住,原来这金子……是要给竞赛胜者的奖励?

“所以呢,竞赛结束了。”

李肆的语气不见沮丧。

“但是,你们都是赢家,我会给你们另一样奖励。”

笑容回到李肆的脸上,看着少年们转忧为喜,不分彼此地握臂拍肩,李肆心想,这也是给自己的奖励。

山雨渐小,百里外的一处山谷里,一个阴冷嗓音正在高喊:“我们赢了!”

一只手正提着一根辫子,将一颗头颅高高举起,头颅上的茂密胡子沾满血迹,一双失去生气的铜铃大眼显得格外狰狞。

“这是县里的练总彭虎,以前还经常跟我拼酒,跟我也干过不少勾当。现在我成了贼,他就心急火燎地想灭了我的口,没想到啊没想到……彭练总会蠢到就带一百多号练勇庄丁进山!以为我杨春只是个小贼么!?”

“我们现在可不是山贼!我们是反贼!”

随着手臂的挥舞,刃身上的血水在细雨中挥洒而下,杨春快意地呼号着。

“太爷英明神武,咱对这大计也越来越有信心了。”

杨春身边那姓孟的贼首,一脸钦佩地看着杨春。

“别叫我太爷了,我杨春现在是天威将军!”

“见过将军!就不知道会给标下安排个什么职位呢?我挺喜欢总兵这称呼。”

两人神色兴奋地交谈着,以杨春为中心,山谷四周横七竖八地躺着百多具尸体,二三百人正如秃鹫一般翻找着尸体上的东西。

“太爷!不,将军!这伙练勇给咱们送来了不少兵刃,就着这机会,咱们去把凤田村那帮泥腿子给剿了!劳两头的仇,我牛十一可不会忘!”

之前从寨堡里逃出来急报杨春的山羊胡汉子,脸色狠厉地说着。

“劳两头的仇?是你两个哥哥的仇吧?”

杨春冷哼道。

“凤田村那帮人,特别是那个李肆,我可一刻都没忘!”

接着他沉冷地摇头。

“可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还有大事要做!”

牛十一不甘心地咬牙,却再没多话。

“我们还会赢下去!”

杨春再度振臂高呼,现场这几百人挥起武器,高呼应合着。

“彭虎全军覆没!?杨春干的?”

李肆在鸡冠山有三个据点,一个是山上金矿营地,那是绝密之地,只供淘金时住宿用。一个是山下矿场西面的山谷,那是少年司卫的训练营地。还有一个就是矿场,跟建设中的庄子隔河相望,离训练营也就两三里路,现在有邬亚罗邬重父子俩的砖窑和玻璃窑。青田公司的秘密总部也在那,关田等人要商量什么绝密之事,都在那里谈。

李肆带着少年们完成了越野行军训练,刚回到训练营,发现关田等人已经等在这里了。

听到彭虎挂掉的消息,李肆很是不爽,同时也在吃惊,杨春的能耐骤然高涨,这可不是好事。

“罗师爷又来了一趟,说现在全省匪情紧张,知府老爷压下来了,要县里赶紧推行牌甲制。咱们这一里独门独庄,李县爷就给咱们独立了一保。罗师爷是要咱们尽快把保正牌头的人报上去。”

田大由说的这事是新情况,所谓牌甲也就是保甲,以前的保甲只分两级,牌甲分三级,管束也更严格。李肆心中又忧又喜。忧的是,官府的束缚又深了一层,喜的是,眼下这形势对他建军有利。自己能独立握住一保,在拥有兵刃这事上,就少了一层顾忌。

思绪转过,李肆又关心起了彭虎。之前受了这家伙一番气,就这么死了,他总觉得有点不甘心。

“杨春这家伙怎么这么冲动啊,我还没找彭虎这混蛋算账呢……”

关田等人对李肆的小心眼不怎么理解,就只说他的父亲也是武生员,估计会接任彭虎的练总,去找杨春报仇。

“祝他也早日升天!”

李肆随口施放了一个诅咒术。

“庄子最里面一圈建了起来,现在正在立外墙,你的屋子先安置出来了,准备什么时候回去住啊?二姐……蒄儿正等得你心焦呢。”

关凤生的话,让李肆心口也是一阵跳腾,这阵子太忙,就一直把关蒄丢在凤田村里没怎么关心,现在似乎可以轻松一下,享受享受小姑娘的服侍。

不……再等等,还有事得料理,得准备,比如说教着贾吴等管队少年总结越野行军的经验教训,就跟以前整理出卫生条令和作息条令一样,得开始完善行军条令。另外,“矿场派”和“流民派”的事情,也该作个阶段性的了结。

送走了关田等人,李肆就将所有少年召集起来,宣布训练进入下一阶段,而当他终于揭晓了此次竞赛的奖励时,少年们都欢腾起来。

傍晚,训练营外的一片空地上,两座坟墓立了起来,坟碑上是两个颇为陌生的名字:“安堂怀”、“杨堂念”。

“他们是被咱们害死的,要不是咱们争着……就不会有这事。”

“不,我觉着不是谁的错。总司都没处罚吴管队,反而说是自己疏忽,没教会大家注意地势,他们是老天爷收走的。”

少年们鞠躬行礼,向两个行军训练中死去的同伴致敬。仪式完毕后,两个少年还舍不得离去,就在墓前低声对话。

“你们……脚下真有本事,你这人也不错,谢谢你,罗堂远。”

“还什么你们我们的,咱们更没必要说谢谢,方堂恒。”

“是啊,总司说,咱们虽然不同姓,却都是兄弟。”

“可就算是兄弟,也要分出高下,你会知道,我可不止是脚下有本事。”

“嘿,罗堂远,说你胖你就喘了?你这个头,能跟我比刺枪术?”

“谁输了,就给赢的人洗一个月衣服。”

从前的罗虎子和方铁头已经不复存在,在同伴的墓前,罗堂远和方堂恒立下了新的约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