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二卷 第七十二章 苦难的郊游

李肆不太想成一个肌肉男,可这是他未来军队的种子,他必须手把手扶着这幼苗一点点成长。所以他也得跟着少年们一起越野行军,好在他本也属于劳动人民,这点苦头还是能吃得。

其实他很偷懒了,所有人身上都有一个竹背架,其他少年架子上绑着皮毯子、睡袋、帐篷和食物等东西,每个人背上都不下二十公斤,再加上短剑木棍,负重量都快到了三十公斤。而他李肆则只有轻巧的毯子睡袋,重量不到十公斤。

李肆是在搞特殊待遇,包括贾吴等九少不跟其他少年一起吃饭,他自己更是开小灶,种种行为都在划分等级。

这是李肆刻意的,之前他也思考过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这批种子,这态度影响很深。他是什么态度,培养出来的少年们,带兵也会沿着这个态度走,所以必须慎重。

当初为这事,他想得一晚上没睡,凌晨迷糊的时候终于有了结论,他不能照搬其他穿越众什么嘘寒问暖、解衣推食和吮血吸疮一类的做法。第一,这有违他的本心,演戏是必要的,但靠演戏来收买人心,他自觉没必要用在自己这批种子身上。第二,他对这些少年恩情已经够重,所谓“溢恩失威”,他可真不能把这些少年当他亲儿子对待。第三点是最重要的,军队就是个等级社会,而且是最严苛的等级社会。即便是三百年后,上下之分也毫无变化,这上下就是形式,得从各个方面标注清楚。

因此,上下级就得有不同,想到这里,李肆也就安心吃小灶,享受少年轮值勤务,给他擦鞋子,收拾屋子。当然,他也不会顺应这个时代,将上下级待遇压成人格区别,跪拜什么的就免了。

照着这思路,原本他可以不背东西,只是李肆也抱着锻炼自己的心思,毕竟体能跟少年们差别太大,也实在没面子。

“四哥儿……哦,总司,两队都靠近了中转点。”

一个小个子从树上滑下来,这是于汉翼,和身材宽壮的胡汉山正好是两个极端,矮小灵活,有一手爬树绝活。

“情况如何?”

来到树下,今天轮值勤务的徐汉川取下背上挂着的一个小马扎,撑开支在地上,李肆一屁股坐下,一边由着徐汉川取下他背上的竹架,一边问道。

他们是绕着鸡冠山在作行军训练,这训练可不是简单地一群人走路。李肆等人就像是牧羊人一般,得一直照应。他们分成前左右三组。李肆带着三个管队为前组,在每天预定的行军终点等候大队。左右组各三个管队,分别跟着矿场少年和流民少年两队人。

矿场少年和流民少年每天是分开行军的,李肆以简单的目测法估算距离,选定每天行军的终点,反正这鸡冠山山头绵延,以山头为目标就好。现在是初期训练,还是山路,每天走的直线距离只有二十里左右。接着再选定左右两个中转点,相距四五里远,把每天的行军路线拉成了一个四棱锥形状。李肆这一组走中线,距离最短,流民少年和矿场少年抽签选左右,就是他们当天的行军路线,实际行军距离在五十里上下。

为了保证公平,左右组的管队少年会两天一轮换,除了押队照管之外还另有任务,那就是用李肆教的简易测距量高法,绘制粗略的鸡冠山地图。这片山区可是李肆事业的心脏地带,必须得把地形彻底搞清楚。

“看来还是罗虎子他们能赢。”

于汉翼依照自己所见作了判断。

“谁让方铁头他们多了一倍的人呢?”

徐汉川叹气。

越野行军真不是野营郊游,人越多状况越多,仅仅只是三天,就出了不少麻烦。有不遵照卫生条令乱喝生水乱吃山果闹肚子的,不熟悉山路摔伤的,还有相互照应不密走散的。昨晚宿营,负责哨望的少年没留心照顾营火,营地还被不明野兽光顾了,这军没建起来,就先经历了一次炸营事件。让李肆一个劲地感叹万事开头难。

除了演习之外,越野行军就是最贴近于实战的训练。不仅能锻打队伍的团队精神,还能培养管队少年们的领导能力,而对他本人来说,也能从诸多繁琐细节里,一点点熟悉对整支队伍的掌控。

还好鸡冠山只是小山,猛兽毒物都不怎么厉害,要换到更西面那些大山里,他们这两天绝对要折好几个人。李肆依稀记得,小日本建设近代新军时,曾在某处雪山进行过越野行军训练,结果因为环境恶劣,地形不熟,领导无方,搞得死伤一半多,残酷胜过一次战斗。

被初次越野行军的生涩困扰着,罗虎子和方铁头两帮人的竞赛,形势越来越明显。罗虎子那十五个流民少年,从小就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蹬着厚实的靴子,行军麻利得很。不是在组织力上差得太多,经常出点小状况,让全队人不得不停下来接应,他们能比方铁头那组快一半的时间。

方铁头这边有三十七个人,以前全是矿丁,最擅长的是钻洞,越野这事很不习惯。又因为人多,出状况的比例也高出一倍。得亏平素就习惯了相互照应,掉队的事情很少发生,但由此速度也就慢得惊人。

前两天都是罗虎子那一组快了小半时辰到中转点,今天方铁头一组勉强追了上来,可还有一半的路程,方铁头他们要继续追平,很难。

“是有些不公平,估计方铁头会闹起来。”

李肆嘀咕了一句,注意力转向了山下的西面。远处天际隐隐能见到还未散尽的炊烟,那应该是清远的浸潭,浸谭东北,也就是李肆现在所站之处的西北,有个淘金洞,那里古时就有人在淘金子。

目光再转移到不远处的山谷下,一条溪水蜿蜒而现,这就是李肆的目的地,鸡冠山的前山。此次带少年们越野行军还不止为了训练和测绘,到前山摸摸金矿的底也非常关键。

不到日落时分,三队人聚齐了,没等方铁头说话,另两个人先吵了起来,是贾昊和吴崖。

“瞧,我领着就要快上一截。”

吴崖得意洋洋,前两天是贾昊跟着方铁头,今天是他,虽然还是没追上罗虎子,可差距却比前两天小了很多,他把这事归功于自己的领导。

“我是前两个窝头,你是让人吃饱的第三个窝头,还好意思说?”

贾昊直接鄙视他,两人就开了吵。将两队人的特性和优缺点一一摆出来,吴崖坚持同等人数下,方铁头他们绝对赢,贾昊却认为罗虎子他们的优势太明显,结果不容置疑。

罗虎子和方铁头看看他们,再对视一眼,都有一种被抢了戏的郁结。

“都不服气的话,那就重新来比过。”

李肆承认,之前他制定的规则确实有问题,搞得贾吴二人也陷了进去,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直白说,这是把水搅浑,有利于团队融合。

新规则很快就出来了,贾昊方铁头带十个矿场少年为一队,吴崖罗虎子带十个流民少年为一队,这样就公平了。剩下的人跟着李肆的前队,趁这个机会,李肆也要熟悉一下亲自带队的感觉。

第二天没上路,而是勘察和试采前山金矿,少年们起先也被吓了一跳,没想到这里也有金子,可接着就平静下来。金子越多,他们的份也越多,这当然值得高兴,可除此之外,再无异想。

没带淘金工具,这一天也就是找找狗头金,在金砂密度最高的溪流处粗淘一下,总共得了二十来两金子,也算收获不小。李肆将金子分成两份,让方铁头和罗虎子各自带一份,这决定虽然让少年们迷惑难解,可他们却习惯了不置疑李肆的决定,唯有方罗二人感觉压力很大。

之前他们是由东向西,横着掠过鸡冠山北侧而行。现在就要转向南,再回转向东,将鸡冠山南侧扫过。鸡冠山南北窄,东西宽,到第六天,他们已经朝着后山的金矿营地进发。

流民少年和矿场少年的竞争,已经演变成贾昊吴崖的竞争。第五天吴崖方铁头就获得了第一场胜利,到第六天中午,贾昊罗虎子又赶在了前面,再度抢回了优势。

眼见贾罗要再次将吴方打败,鸡冠山却下起雨来。

五月的广东是多雨之季,之前也下过几场,雨势不大,没什么影响。可这场雨来势汹汹,遮天蔽日,瓢泼都不足以形容。

“不能再走了!会出事的!”

方铁头对吴崖大声喊着,他们正行在一处山梁下,身上套着厚麻布涂桐油制成的雨衣,脚下靴子本就防滑,队伍还能前进。只是方铁头从未经历过这么凶猛的山雨,感觉继续走下去会很危险。

“所有人用绳子连成一串!我就不信赢不了狗子那家伙!”

吴崖倔劲又犯了,在他看来,这场山雨正是大好机会,可以再度战胜“狡猾的贾狗子”。早前李肆对管队少年都交代过,人员安全第一,可在他看来,不过就是雨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方铁头不再多话,三杀令里第一条就是战而违令者杀,现在虽然不是战时,他也不敢再跟吴崖争辩,甚至还隐隐有些羞愧,感觉自己太过胆小。

十二人的小队互相护持着,正要从一道山涧涉水而过,就听轰的一声巨响,山涧上游的山石崩裂,如巨龙一般的水柱猛然卷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