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二卷 第七十一章 成材要纯粹

“这不公平,他们一直在矿上作活,吃饱穿暖,那一身的肉可比咱们结实多了。咱们才吃几天饱饭,就要和他们一起比……”

鸡冠山东山脚下,矿场之西的小山谷里立着一排木棚,木棚一头,几张长桌拼成长长一列,五十多个少年分坐左右,正在吃着晚饭。精细苞米窝头加白菜烧猪肉,还有稻米饭和蘑菇汤,对寻常乡人来说,这可是一月都难得享受一次的美味,可少年们却慢条斯理地一边吃一边交谈着,显得习以为常。

他们的确已经习惯了,这已是训练的第七天,每天的午餐晚餐都是这个水平,他们甚至还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早餐,豆浆窝头加鸡蛋。

头两天少年们撑开了胃口的吃,一是真没享受过这么好的吃喝,一是每天的大运动量训练也让他们的胃袋空虚如无底洞一般。

前两天的训练很简单,除了跑步之外,就是作李肆教给他们的什么“俯卧撑”、“仰卧起坐”,还有借着木棚外立起来的横杆作什么“引体向上”。总之每天必须折腾到筋疲力尽,两眼发虚才罢休。

七天过去了,绕着木棚外那百步草场每天一百圈,俯卧撑仰卧起坐三百个,引体向上一百个的指标,所有少年终于都能完成,和他们一起锻炼的李肆就宣布,进入下一阶段的行军训练。

这时候就出现了一个状况,流民少年和矿场少年很自然地结成了两个小团体。前者觉得自己比矿场少年先来,就算只是几天,那也是老资格。后者觉得自己和李肆关系近,流民少年不仅是外人,还个个瘦弱无力,前几天训练都是他们拖后腿,根本没资格骑在他们头上,相互间就有了冲突。

李肆就将第二阶段行军训练改成了竞赛,把流民少年和矿场少年分成两个组,哪个组全员领先就奖励哪个组,奖励暂时保密,少年们以自己所得待遇为基础推算,都对这奖励充满了期待,相互间的火味更浓了。

“这不公平。”

梁大咽下一口蘑菇汤,继续发着牢骚。

“这算啥?咱们二十一个人上来,只剩了十五个,总司才告诉咱们能分金子。他们那些人,上来就知道了有金子,马六那些人,真是白死了,这更不公平!”

邓八子抹了一嘴油,也低声应合着,附近的几个流民少年也都是一脸心有戚戚的点头。

罗虎子刚扒拉完米饭,碗里的米粒被舔得一颗不剩,听两个平素交好的伙伴这么说话,只觉怒气攻心。咯嗒一声,搁碗的手劲大了几分,话音虽然压着,却带着沉冷的气息,他不是多话的人,但这时候,他觉得自己不能再沉默了。

“你们是怎么了?刚受了点好就起了贪心?公平?为什么要瞧着别人去问什么公平不公平?四哥儿……总司对咱们难道还不公平?咱们吃的穿的用的,哪样不是总司给的?家有百亩田的富人家都没咱们这日子,还要总司怎么公平?把咱们当宝贝儿子供着?”

罗虎子平常沉默寡言,可憋足了心气倒出来的话,顿时将众人给镇住了。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着那些矿场小子看咱们不顺眼。”

梁大赶紧分辨着,急得脸也红了。

“是啊是啊,说的是那些家伙,跟总司又没关系,虎子你可别多心了!”

邓八子一边说着,一边还朝远处瞅着,贾吴等人另开一桌,不跟他们凑一起吃饭。而李肆更是一个人在屋子里呆着,享受独份小灶。

其他流民少年也纷纷开口说罗虎子多心了,罗虎子脸色稍缓,瞅瞅旁边那些矿场少年,低声哼道:“有肉有力气又怎么样?比的可是走路,咱们从小就在山里爬着,跟着家里人从北面走过来,怎么着也走过上千里路,还怕他们?”

“哟……不怕什么啊?是不怕屁眼里藏金子,还是不怕心口被戳个透凉?”

一个矿场少年站了起来,他正好听到了罗虎子那话的后半截,可这一开口,却直奔流民少年心里的痛处去了。这少年叫方铁头,矿场少年里,就数这家伙瞅他们流民少年最不顺眼,经常说些什么野狗崽子不配跟他们一起分金子的恶言。

“你有胆子再说说看!”

两个流民少年一下就蹦了起来,正是之前和马六一队的人,他们自觉为这事在鬼门关前走过一遭,那二十鞭子的伤虽然好了大半,心里却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听不得谁提这事。

“想打架!?”

方铁头周围顿时站起一圈矿场少年,流民少年也都站了起来,激得其他矿场少年全都跟着立起来,长条饭桌上,除了罗虎子,再没一个坐着的人。

眼见方铁头和梁大的目光撞出火花,两群少年的群殴即将上演,罗虎子嘭地一拍桌子,也跳了起来,朝方铁头怒声道:“金子的事,大家都一样!你们有本事也藏点金子试试?”

方铁头一怔,气势顿时弱了三分,他可不敢试。上山之后,关田等人刻意对他们这些矿场少年再三强调过,没让他们先上山淘金子,已经是四哥儿在照顾他们,不然那六座坟里,保不定有他们谁躺着。要不守规矩,负了四哥儿的良苦用心,四哥儿可再不会留情。再说了,既然金子本就有份,谁还去干那傻事?

“有没有本事,咱们走着瞧!”

罗虎子沉声说着,方铁头的眉头也舒展开了。

“嘿嘿,好!就看看你们这些野……小子,脚上到底有什么能耐!”

这时候两边都有人急促地招呼着大家坐下,胡汉山一人过来了。

“打啊?怎么没打起来啊?”

胡汉山一脸遗憾,他是真心的遗憾,刚才见少年们闹起来,领头的还是他队下的罗虎子,第一反应就是冲过来抽鞭子,却被贾昊拉住了。

“四哥儿说了,只要他们身上没带着刀子,任他们打,瞅着要伤人了再出声。”

虽然贾昊也不太明白李肆这交代的用意,但他坚决执行命令,而吴崖也端坐未动,显然知道这命令。

被贾昊附耳嘀咕后,胡汉山一个人前来处置众人。

“打起来了,我就可以每人抽二十鞭子,明天该干什么还得干。”

胡汉山说着让少年们胆战心惊的话,这九个管队少年身上比他们多了一条皮鞭。但凡有偷懒的,违令的,当场就拖出去抽鞭子,所有人都挨过。少年们总结下来,就这个胡汉山出手最狠。

“这鞭子抽不成了,可瞧你们还这么有劲,今天没折腾够,等会所有人三十圈!”

胡汉山横眉怒眼地发落下来,少年们全都垮下了脸,方铁头和罗虎子也相互对视着,都在埋怨是对方惹来了这罪。胡汉山悠悠回了自己饭桌,身后少年们的手搁在饭桌下,全都翘起了一根中指,这是李肆不经意间泄露出来的习惯动作,他们也揣摩出来了,这是鄙视人的意思。

“为什么要让他们结帮凑伙,还直接开闹?”

夜晚,李肆在这训练场的屋子里,九个少年正听着李肆训示。

“难道咱们不让,他们就不结伙不闹了?有人就有是非,有是非就有江湖……”

李肆平静地说着,贾吴和另七个汉字辈的少年,都是他的心腹,从训练开始,他就着意将这九个人朝领导者带。

“流民小子和矿场上的小子,本就不是一类人,靠一张嘴巴,就能把他们说成一类?”

李肆刻意不提他们也是矿场少年,贾吴等人却不觉有异,从李肆之前在凤田村,晚上单独给他们开课起,他们就已经自觉和村里和矿上的人不一样了。

“我是希望他们融为一体,但首先就要认清他们不是一类人的现实。这就像是打铁,既得靠炉子将他们融在一起,成了铁坯后,还得用锤子在铁跕上锻打,把杂质挤出来,才能成可用之材。”

李肆换了他们熟悉的说法,解释着消极处理两帮少年冲突的用心。

“如果只把他们的矛盾压下去,你们就再看不清楚,等到他们不得不用刀子说话的时候,后悔就晚了。”

语气悠悠,李肆的思绪也飘飞起来。

“记住,愿望代替不了现实,只有真实,才能撑得起愿望。”

这些话是李肆以前世记者的身份有感而发,少年们可听不明白。李肆收拾心神,没再继续发挥,而是跟他们讲解了具体该怎么控制这两帮少年的细节。这种程度的团队建设学问,对前世接触面远超常人的李肆来说只算常识。

“方铁头和罗虎子,就是这两帮人的核心。”

贾昊的话也印证了李肆的观察,他点点头,能出人才好啊,而且瞧起来,那个罗虎子的潜力更足一些。

“进度比预想的快。”

李肆作了如此评判,他对这些少年的训练计划分三步,第一步已经完成。以耐力论,这些少年远远强过后世娇生惯养的独生子,可论体能的话,那自然是差得多了。所以这七天,基本是在预热身体,补充营养,这样才能承受第二步的计划,那就是越野行军。

按照一般穿越众的做法,除了跑步这个“大杀器”,还有一记所谓的绝招,那就是“队列训练”。可身为一个自诩另类的军迷,李肆认为事情得看实际情况。体能、意志、纪律、技巧这几项里,就他看来,能承载得起战斗的意志最重要,有了强韧的意志,其他事情都好说。而意志不是一蹴而就的,更不能指望情绪。仇恨、贪欲和嗜血等等情绪,在一个人身上不可能稳定持久,靠这些情绪凝结出来的意志很不靠谱,虽然在某些时候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可不仅难以掌握,一旦受挫,意志再难振作。

他要的不是狂战士,而是冷静的军人,这批少年是未来的种子,是未来的军官,更不能让情绪来主导意志。

那么丢开情绪,真正的战斗意志从何而来?

第一层就是职业精神,深刻理解自己的职责就是战斗,为此而掌握自己的情绪,使用自己的肉体,主导自己的心灵。在后世,这是靠大环境的逼压和无处不在的提示完成的,现在李肆没有,只能一点点凑。装具和武器的琐碎就是其中一环,提示他们绝不是普通的老百姓。正如李肆之前体会的形式决定内容一样,没有形式,内容就立不起来。

第二层则是团队精神,一个大团体里绝对会有小团体,这无所谓。李肆要的是基于战斗的团队精神,很多事情上大家都有各自的立场看法,但在战斗这事上,大家是一个团体,一个能够把命交给身边战友的团体。

能将这两层精神凝结起来,目前阶段,李肆就已经很满足了,更高层次的东西还没到时候。至于忠诚,那是前提,不能跟其他东西混在一起。

第二步的训练计划以越野行军为主,重点就是打造团队精神。刻意让两个群体的少年闹出一些不愉快,让两个团队竞争,也有助于目标的达成。先有小团体,才有大团体。

当然,他和贾吴等人组成的管理层,也必须睁大眼睛,随时注意消除团体竞争间的负面因素,将竞争引导到融合的方向。

推开窗户,见着罗虎子和方铁头正带着少年们跑步,两群人还刻意抢着速度,李肆微微一笑,就是这样的竞争。

遥望夕阳,李肆挥起胳膊,捏捏自己那比之前结实了不少的肱二头肌,心中暗想,自己要练成了一个肌肉男,关蒄会不会不适应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