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二卷 第六十九章 陈饭细炒

“我是不是很冷血?”

“我来这个时代,不是要解救他们吗?”

“难道我也必须喊着口号,要他人为此牺牲?”

田心河的河湾搭起了一排高脚木屋,那是以后的码头货仓,现在则被李肆当作临时的住所。一觉睡醒,之前杀掉的六个少年,面目就在李肆心底里转着,让他生出这样的感慨。

没错,六个。第一天三个,第二天没有,第三天又是一个,金子终究会让人疯狂,这少年无师自通,将金子塞进了菊花里,不是走路显了形迹,还真看不出来。第四天那个,也许是被吓住了,将金子藏在溪岸边,晚上偷偷取了就想逃走,却被同队少年告发。第五天那个或许是冤枉的,他从没挖到过狗头金,那天忽然淘出来一块,放嘴里也不知道是想尝尝味道,还是想吞进去,结果被同队两人扑住。李肆当时不在,贾昊和吴崖起了争执,吴崖说该杀,贾昊见那少年可怜模样,觉得罪不至死。李肆的判定很简单,贾昊和吴崖分上下午值班,那会是下午,吴崖说杀,就按吴崖的意见办。

可临到要杀人的时候,吴崖又后悔了,他也回想起来,那少年多半只是想啃啃,就跟他当初一样。李肆就告诉他,既然没有确切的定论,之前的决定就不能随意推翻。杀人是以吴崖的意见定的,他告诫贾吴二人,当自己能一言而决他人生死的时候,就要担当起自己的选择。

当时李肆想的是让这十多个流民少年能被他锻打成型,成为后来者的警示和典范。对村人他可不好下手,对这些流民少年,他心中可没那份顾忌。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是不是也在以权谋成事呢?让李肆小纠结的是这点。

接着他又释然了,他给了那些少年选择,这是堂堂正正的契约交易,如果他们自己都不把自己的小命当回事,他当作工具摆布,也问心无愧。

只折损了六个,结果好过李肆的预期。现在这些流民少年,已经将金砂当作普通的沙子一般看待。打个巴掌也要给个甜枣,接着李肆宣布,当他们成人后,这金子也有他们的一份,顿时将少年们濒临崩溃的心境提振得精气焕发,同时更为那六个少年不值。

李肆这决定,关田等人都无异议,毕竟他们是亲手淘金子的人,没点特殊的待遇,光靠杀人也镇不住,私藏金子是小事,怕的还是泄露秘密。

“可为什么不先说清楚呢?”

关凤生就觉得小溪附近堆起来的六个坟头格外扎眼,他这样的憨实乡人,身边骤然出了这么多人命,心里总是难以接受。

“没这六座坟,以后的坟还会更多。”

李肆的回答,让关凤生呆了好一阵。

眼见这十五个少年已经被调教成型,李肆就接进来第二批人,就是矿场上那些还上有父母的小子,总共三十多个。事前也立下了誓言,有那六个坟头的存在,还有未来能分金子的保证,这批人的调教就容易多了,总算没出现让李肆必须咬牙狠心的事件。

从流民少年拉到河湾来,到现在稳定出了一支六十来人的淘金队伍,时间过去了接近半个月。算算金子之外的那件大事也该有了眉目,李肆就来到河岸对面的鸡冠山下,这里新起了一排简易棚舍,还有一柱青烟直上蓝天。

这是田大由发现铁矿的地方,矿场不大,全是露天褐铁矿,要以之前在凤田村矿场的采矿速度,一年不到就能采完。原本有了金矿,还有新垦田,关田等人都不怎么在意这铁矿,可李肆坚持要在这里立窑建炉,为的却是他那桩真正的事业。所以关田等人就直接把凤田村矿场的东西全搬到了这里,把这当成未来的铁匠铺。

“四哥儿,这才是真正赚钱的行当!”

除了看过一次杀人,邬亚罗邬炭头再没上过山,就蹲在他新建的窑边折腾,见李肆来了,满脸兴奋地招呼着,还递上来一陀绿莹莹的东西。

“这是石英料没选好,还是铅黄没搁够啊?”

李肆掂量着这陀色泽如啤酒瓶的东西,眉头皱了起来。

很老套的穿越众把戏,烧玻璃,李肆的那桩大事业就是这个。可跟一般的穿越众不同,他当记者的时候,曾经深入采访过工艺玻璃厂,对这玻璃的烧制技术,有更深的了解。

要烧出透明的光学玻璃,关键得三个条件,一个是得有合适的耐火材料,最好是达到炼钢级别的耐火砖,邬亚罗折腾出来了粘土砖,这个条件具备了。第二是得用纯度很高的石英砂,这个在华夏难度有些高,就只能对一般石英砂进行精选,粉碎和煅烧。第三是加氧化铅,华夏古代的玻璃产业基本只产琉璃,就是没掌握到氧化铅的作用。氧化铅在这里叫铅黄,不是稀罕物,很容易买到。除了原料,生产时还得不断搅拌,所以玻璃炉窑也需要全新设计。

李肆带着少年们在山上淘金的同时,就让邬亚罗在山下铁矿那里搭起了屋舍,开始研究烧制光学玻璃。半个月过去了,看起来没有太大的进展。

“就以这翠玉琉璃作东西,也能卖得出去。”

邬亚罗却是很有些满足了,从一个烧木炭的炭头,转变为研究耐火砖的“砖头”,现在又跻身为琉璃匠师,简直就是鲤鱼跳上了龙门。

“那能卖多少银子?没好的画师勾画,一个琉璃瓶还卖不到一两银子……”

对这家伙的不求上进,李肆很是恼火。他之所以选择玻璃为事业起步点,在于这东西在眼下的康熙朝不算扎眼,京城有琉璃坊在造,不过那都是接料再加工。目前的华夏,就少数几个地方能产玻璃,而且质量都很次,特别是光学玻璃,更没出产,就只有洋货。

洋货进来的不少,价钱也不低,民间已经接受这东西是高档奢侈品,市场够大。另一个原因则是,这东西是基础产业,攀出了这一项科技树,就能得到很多项好处。

“照四哥儿的吩咐,石英料我们都是粉碎了用手选,不是全纯的颗粒都不用的,看来是铅黄和耐火砖侵蚀的问题。我觉着应该再研究研究耐火砖,最好做成小锅子,投料可以少一些,一份份地试铅黄的比例。”

说话的是邬亚罗的儿子邬重,二十出头,原本也只是憨实炭工,可自家老子被李肆带进全新领域后,他的进展比他老子还快,李肆正要说的东西被他道了个明白。

“嗯,不错,邬重就来研究这玻璃吧,邬炭头你继续搞耐火砖。”

李肆这话顿时让邬亚罗沮丧了,结果还得当砖头……不过他马上又振作起来,儿子被点名来负责玻璃这事,他邬家主持这事就坐稳了,有这玻璃事业在,金子……那都是小事了。

“以后庄子里也开补学,专门教大人识字,到时候邬重可必须参加。”

听李肆这话,邬重赶紧点头,他也知道李肆有《天工开物》,听说那上面有很多学问,不识字可学不了。

“这翠玉琉璃……可以先作点零碎东西,试试商路,我让关叔和米炉头那些人来作模子。”

认真说起来这进展也不算太慢,现在已是五月中旬,听说钦差已经上路,矿场也必须封了,关凤生手下的炉工,还有米德正带来的铁匠们正没活计,该把他们都用在这事上了。

跟着李肆避开了儿子等人,邬亚罗问李肆:“四哥儿,咱们一直在商议着那份子的分法,可现在又有垦田的事,又有玻璃的事,瞧你也瞅上了这个铁矿,以后怕是还会有炼铁和造铁具的事,所以这分法,咱们几个一直都在挠头,想不出什么好章程。你到底是个什么主意,就直接拿出来吧。”

“半个月,你们再商议半个月,还没什么好章程,我就直接宣布吧。”

李肆本着民主精神,想让他们再吵吵,这利益的分配可不是小事,需要留出足够的时间来沟通。而他还需要时间去继续锻打手下的少年们,他得靠他们为剑。

本想接着上山,却被村人叫住了,说彭家人找。

还以为是谈凤田村田地的事,李肆兴冲冲回去,见到的却是一帮挎刀扛枪的武夫。为首那人,一蓬茂密胡子,外加铜铃大眼,若不是顶着根小辫子,还真以为是张飞现世。

“彭虎,是个武秀才,县里的练总,上次跟着李知县到过村子,也是西边彭家的人。”

接待这人的是刘兴纯,凑在李肆耳边低声交代了背景。

“他是来邀捐的。”

最后一句话让李肆皱眉,本以为有李朱绶罩着,县里该没人找他麻烦了,可没想到,居然还是有上门打秋风的?

“李小哥,这么小年纪就能代一村人说话,有本事啊,哈哈……上次跟着知县老爷路过,追杨春太急,也没跟你打声招呼,今次咱们可要好好亲热亲热。”

彭虎的嗓音也很粗豪,说话虽然还算客气,可语气和看李肆的眼神,却是没把李肆怎么当回事。

“咱家身为本县的练总,组织乡民防贼义不容辞,前几天得报说杨春在西边的黄老南山活动,咱家奉县爷令去清查。”

彭虎没直接说来意,却说起了杨春,让李肆心中一震,这杨春还在跳腾呢?不过……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啊?李老爷没跟你说过?哦,你年纪小,这些事情自然不清楚。咱家这练总,是靠乡亲们的捐助干活的,眼下咱家要带着手下进山,不备足粮草可不行,这是上门来跟李小哥你协饷来了。”

彭虎大咧咧地用着不伦不类的官话,直白地伸手了,听得李肆又怒又笑,协饷!?以为自己是官兵呢?

李肆压住怒火,勉强应付着:“这个……彭练总,我记得咱们村每年不是在交练勇银吗?”

彭虎讶异地嗯了一声,铜铃大眼瞪了起来。

“四哥儿,那银子不过是操持常费的,现在练勇要进山,按惯例,附近的乡亲都得搭个帮手。”

刘兴纯赶紧附耳讲解,李肆的怒火高度降低,温度再增,他摆出一张笑脸。

“彭练总一心为民,小子自然得一力相助,眼下正有二十两银子的宽裕,本是备着开渠的钱,可剿匪重要,这钱彭总别嫌少,就先拿着吧。”

李肆这会手上没兵,身上没名,可不好跟这个愣头武人纠缠,只好忍气打发了事。

“二十两!?哈哈……咱家还真得嫌少!”

彭虎仰头笑了。

“咱家手下二百兄弟,每人分一钱银子,连水都喝不饱呢。李小哥,你在这垦田,漏漏手就是大把银子,怎么,这么看不起咱们练勇?”

彭虎扭着脸,比划出两个指头。

“二百两!”

他拧着那粗大眉毛,把脑袋压了过来。

“真要让咱家公事公办,那你们凤田村就得出十个人跟我走!对了,你们凤田村不是还想着卖田吗?那可是上千两银子的生意,可不要自找麻烦……”

随着他的动作,身后那十多个汉子也抱着胳膊,眼神发冷地朝前靠了一步,看他这架势,所谓的“麻烦”,绝不止是卖不掉田那么简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