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二卷 第六十五章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斗倒钟上位的红利还没收完,第二天村子里又来了一帮人,就在矿场边跪下求活。这百来人是钟上位其他矿场的炉头炉工和铁匠铺的工匠,其中一个老头更是名人,大炉头米德正。

这些人原本也跟凤田村矿场一样,被钟上位压得一身是债,钟上位跑了,这债可跑不脱,全转给了收生铁的商人。而之前被杨春毁炮杀人,更是牵累得没了活路,到这会才来找李肆,已是所有路子都走不通了,才不得已而为。

“他们不是还有山场可以继续炼铁吗?”

李肆正烦躁不已,何木匠虽然给他作了拐杖,可没合适的鞋子,还出不了门,原本计划中的两件大事就这么耽搁了。

“其他矿场都被知县老爷封了,咱们这还能留着,不过是瞧在你的面子上。”

关凤生说的不是什么新鲜事,朝廷派了钦差来查广东府县案,地方上的黑矿自然得收敛一下。这事段宏时早跟李肆说过,之所以急着去勘察金矿,也有让正愁没了活路的关田等人安心的用意。只是李肆以为还得一阵日子,没想到现在就开始封矿了。

一百多号熟练炉工和铁匠,这可是笔财富,李肆当然想收下,可难题在这收的方式上。毕竟这些人还是外人,金矿的事可不能参与,而且平白施恩,这些人缓过气来,也未必留得住,得找个合适的双赢方式,先粘住他们。

“咱们矿上的人不是要先去荒地搭屋吗?腾出来的屋子让他们住下,跟他们说,有一桩生意正等着他们做,这段时间的用度,咱们村给着,到时候用工钱抵。”

关凤生茫然:“什么生意?”

李肆摇头,自己这丈人,以后就埋头琢磨钢铁的事吧,大方向的东西他确实操心不了。

“咱们得了金子,总不成不用吧?可要用就露富了,小贼还能应付,没件生意做遮掩,别说招匪,官府都能扑上来。”

李肆说的,就是邬亚罗倒腾的东西,可他一直只让邬亚罗研究耐火砖,到这时也没说出到底要干什么。

关凤生哦了一声,呆了好半天,又长长地哦了一声,这才算是真明白了。

名为遮掩的生意,其实才是李肆下阶段的事业重点,但这时候还不急,他必须解决两个大问题,而这两个问题都针对一个形势,一个很有些险峻的形势。

自保,不仅是武力层面上的,还有政治层面上的,如今他连骨头带肉吃下了钟上位不少身家,收获已然远超他的身份,而这些收获还没有真正化作他的力量。

武力层面上,虽然官府追剿风声很紧,压得杨春逃进了深山,可暗手也不得不防。更重要的是,之后要以生死契拴住村人,没武力可不行。看得更远,这也是在培养造反的种子。段宏时说得清楚,人财军,这军可是重中之重。

政治层面上,他不过是一个连县学都没进的草民,一旦事业壮大,总会招来各方势力的关注。李朱绶只是个小小知县,没办法替他遮遍风雨,而且总有升调转迁的时候。萧胜呢,有了千总身份,但军政隔着山,可以帮着剿匪,却应付不了官场。至于白道隆……看他压榨钟上位的手段,就不能对这家伙有任何幻想。

所以李肆寻思着,眼下手里有钱,是不是找段宏时商量下,借他的关系先捐个监生,把最起码的一层防护BUFF拿到。

可惜,这脚一伤,什么都干不了。

“靴子!这落后愚昧的时代,居然连双合脚的皮靴都造不出来!”

李肆愤愤地砸着床沿,上山的时候,脚上穿的如果是大头军靴,可绝对遭不了这份罪。在这个时代,人们脚上穿的鞋子都不怎么适应越野爬山。草鞋布鞋合脚,却没防护。

“四哥哥,什么造不出来啊?”

正收拾完屋子杂物的关蒄听到抱怨,赶紧过来抚慰。

“算了,你也不明白……”

李肆脑子乱乱的,不想多解释,没橡胶没薄钢板,他要的那种军靴,眼下是怎么也搞不出来。

“我是不明白,就觉得奇怪,还有什么是四哥哥造不出来的?”

关蒄眨巴着大眼睛,单纯的言语像熨斗一般,将李肆的内心烫得舒坦平直。

“四哥哥可不是神仙,不是什么都……”

正要自承不是万能的,心中却是一抖,差点要拍自己脑袋一巴掌。

非要一模一样才行吗?只要满足需求就好,自己还真是被形式主义给拴住了。

啪嗒!

李肆一口亲上关蒄的嫩滑脸颊:“说得好!四哥哥我就是什么都造得出来!”

关蒄开心地笑了,随手捂住自己被偷亲的地方,忽然感觉有点别于往常的暖意在心底挠着……

三天后,李肆一瘸一拐出现在段宏时面前,脚上穿着的靴子顿时引起了老秀才的注意。

“老夫虽然说了以器见势,却没让你沉在器里啊,你这是想当鞋匠么?”

听着李肆踩在地板上的咔嗒咔嗒脚步声,老秀才皱眉训斥道。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没有一双好鞋,弟子又怎么能立得稳走得远呢?”

脚上的舒适感让李肆也有了跟老秀才斗斗嘴的好心情。

厚皮面,重革里,铁木底,脚跟和脚掌前端还钉了小小的铁掌,鞋头和后跟用硬头老簧竹护住,鞋帮有小半马靴高,看起来确实扎眼。而中间还空悬一截的鞋底,更是奇特,完全是后世军靴的造型,让老秀才看着就跟女鞋似的。也难怪他皱眉,在这个时代,男鞋多是一整块平底。

这靴子的脚感可比那些草鞋布鞋舒服多了,李肆前世身为记者,最喜欢的就是厚重的军靴,旅游鞋什么的轻便是轻便,可在车祸、火灾、乡间野外等杂乱环境下,还是军靴能护住脚。

之前被关蒄鼓励,他就连夜画出了图样,原本还以为得到西牛渡甚至县城去找鞋匠,结果村里的王寡妇就有关系。她养的猪,猪皮有皮匠收,那姓杨的皮匠兼业鞋匠,也做皮鞋,人就在刘村。这时代除了马靴,还有平民穿的皮鞋,比如“生皮钉屐”,类似足球的钉鞋,专供有钱人雨天或者户外活动时穿。只是这些皮鞋全是死鞋底,可没办法用在劳作和穿山越岭这种苦差事上。

要能跑能跳灵活自如不说,还要能扛得住折腾,杨鞋匠对李肆的要求很是挠头,对他那奇特的鞋样设计也吐槽不已,特别是那鞋带的设计,在杨鞋匠看来根本就是百无一用。可“财大气粗”的李肆懒得跟他解释,这可是保证脚和鞋子浑然一体的关键,他丢出了五两银子的预算上限,顿时让杨鞋匠两眼放光,再不多话。

没有橡胶,依然只能是木铁底子,但既然预算充足,就照着好材料用。木用上好铁木,铁则让关凤生他们打掌钉,外加硬牛皮作靴面和靴帮,几层厚革加柔韧性极强的硬头老簧竹连接脚掌和脚跟两块固定靴底,终于做出来李肆勉强满意的皮靴。这一双皮靴就花了二两六钱银子,对杨鞋匠来说简直就是天价。

李肆收获了新靴子,杨鞋匠也收获了新订单,李肆让他继续琢磨,如果能将这靴子的价钱降到五钱银子,质量不变,他就大量订购。

“嗯,这鞋瞧起来是专走山路的,可惜为师马上就要走了,不然还想让你给为师作上两双。”

段宏时也不是思想僵化的人,很快就发现了这靴子的好处,颇为遗憾地说着。

“老师要走?”

李肆讶异,之前不是说要搬去他那里吗?

“回湖南扫扫墓,见见故人,料理好了杂事,才好安心跟着你折腾,最多两月就回来。”

听到段宏时的话,李肆微微感动,这老头,是要把后面的日子都交代给他了,这才回湖南老家料理家事。

“本就作好了准备,就等着你来,时辰方早,正好赶路,你就直接送我吧。”

段宏时也不多话,拉起李肆就走。

“身份的事,不必多虑,等为师回来就能帮你解决。”

码头上已经泊了一艘小舫船,正要上船,段宏时忽然说了这么一句,李肆心头一阵轻松,捡到这么个便宜师傅,自己这运气还真是够强的。想着老师出行,做学生的应该有所表示,赶紧摸索起来,却发觉身上只有那刘兴纯献上的两根金条,李肆顺手递了过去。

“弟子事业还没起来,现在也就只能帮老师补贴一些车马费了,老师千万别推辞。”

段宏时嗯了一声,也不客气,径直接过金条,眯起了眼睛。

“之前你说金子,现在手里就有金子了,为师对你……可有大期待哦。”

船已离了码头,从船窗缝里看出去,李肆还立着码头上,一副不舍的模样,段宏时颇为遗憾地开了口。

“雨悠,真没看上他?我这弟子,打着灯笼也再难找到哦。”

船舱另一边,那白衣女子懒懒靠在窗边,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一卷书,阳光照在书卷上,也映出了半面雅致清丽的雪白脸颊。听得段宏时此话,她长而浓密的眼睫眨了一下,眼瞳却没挪开书卷半分。

“叔爷,三只耳朵两张嘴的人也打着灯笼再难找……”

她嗓音柔丽,起伏顿挫如乐声一般悦耳,可闲闲的语气,浑没把段宏时的话当什么事。

“人家不至于那么不堪吧?”

段宏时微笑着为李肆辩护。

“很不堪!上次见面,对我说谢谢而不是有劳,不知礼;视我于无物,不识色;我弹错了好几个音,他却充耳未闻,不通乐;诗文就更不提了,心性嘛,忽而深沉,忽而毛躁,还没定住。这个人啊,看事做事许是出色,除此之外,再无长处!”

她语气加重,像是假嗔,又像是担忧。

“更让人着恼的是,他和叔爷您一样,都是那种……不合时宜的人!”

段宏时还是一脸笑意。

“这个小子,确实毛病太多,不过有一桩,却胜过千万条,他啊……”

老秀才语气深沉。

“心中不见帝王,一点痕迹都没有,千万人里,也找不出这么一个。”

叫雨悠的女子有些诧异。

“那叔爷您还教他帝王术?”

老秀才摇头。

“心不见帝王,才容得天地广,立得帝王心,我这学问,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学。”

雨悠懒懒一叹。

“帝王来帝王去的,有什么意思?”

老秀才嘿嘿一笑。

“那你为何也要讨着学叔爷这学问?难道是想琢磨御夫术?”

语悠轻哼:“御夫之术可是女子天性,还用得着找叔爷您这个男人学么?我想学叔爷这学问,不过是……无聊而已。”

白衣少女哗啦啦翻着书,那书的封面赫然是“司马法”三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