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一卷 第六十章 连珠炮响

夕阳斜沉,英德县城南山外,山峦之下,硝烟刚刚散去,刚才的连绵轰鸣声还在山间回荡,震得鸟禽惊飞不定。

“整个广东,就数你韶州镇最腻意,江边那些纤夫,还有码头上的脚力,挣这份简阅银子,已经挣出了气势,不错,不错……”

低沉而略带嘶哑的嗓音,混在甲叶碰撞声里,被套着马刺的皮靴踏地声一步步牵起,似乎周边的草木都被这气息压得摇曳低伏。

瞅着走在身前两三步的那个矮壮身影,同样顶盔着甲,面目箍在避雷针头盔中,整个人形象有如戏台龙套的白道隆,一个劲地哈着腰,也不管对方是不是能看见。

“军门大人说笑了,标下等日夜枕戈待旦,督练士卒,不敢懈怠,这纤夫和脚力,标下不知何谓……”

一边分辨着,白道隆一边腹诽不已,这军门还真是个肆言无忌的主,各镇各协不都是找人来凑这简阅么?就连你的提标也不例外,何苦逮着我这粤北苦镇开涮,当着这么多手下的面直言不讳?

“不过,刚才那队鸟枪兵的七海灌江阵倒挺有意思,放到京城的秋操,也能凑进京营的九进十连环大阵里。德诚,你手下还真有能人。”

那矮壮之人的语气骤然转缓,叫着白道隆的字,让白道隆还在发僵的面孔顿时绽开。

两人一前一后登上了山下新搭起来的木台,那矮壮之人转身,顿时显出一张宽脸。眼眉细小,却毫不觉猥琐,一身铁红甲胄就像是天生跟这张脸相配一般,飘溢着摄人的肃杀之气。这人抬手虚按腰间刀柄,另一手抛开披风,身后那排随风凛凛的旌旗似乎也同时猛荡了一下。中间的一杆大旗上,“提督广东军务总兵官左都督”的缀边大字赫然醒目,一个“施”字霸居大旗正中,有如虎狼一般,睨视着台下左右那两三千列队的兵丁。

施世骠,施琅六子,提督广东四年,在广东绿营的威势积淀已深。今年的简阅,他一发话,白道隆就不得不拿出十分力气应付。

听到这话,白道隆赶紧顺着话题拉扯了下去。

“萧胜!施军门亲口赞了,还不上前谢礼!”

套着一身绵甲,铜钉被擦得铮亮的萧胜一阵小跑上了台,虚打千礼跪了下来。白道隆不是寡恩之人,为酬他铸炮之功,先帮萧胜拔补了把总。把总仅仅只是萧胜十多年前的旧职,白道隆要加恩笼络,还想给他弄上个千总。

千总的校拔由总督呈报兵部,如果提督开口,总督也不会为这种小事伤了关系,基本都会允准。虽然白道隆把校拔呈文递到了施世骠的案头上,还刻意走了关系,让施世骠原则上许了这个校拔,可人怎么样,施世骠还得看看。所以白道隆刻意让萧胜带训鸟枪兵参加简阅,给他一个在提督面前亮相的机会,萧胜本人也争气,终于换来了施世骠的召见。

“韶州镇标金山汛把总萧胜,叩见提督军门大人,甲胄在身,不能全礼,还望军门恕罪!”

萧胜念着套话,心中却是一阵迷糊,原本自己该紧张该激动的啊,可为什么自己感觉很有些淡然?

“听你口音,还是闽人?不错,不错,咱们闽人,果然是在哪都能出头啊,呵呵……”

施世骠的回应比套话高出一线,一边的白道隆松了口气,这就算是过关了。

“那么,接下来试炮吧,听说德诚你在这炮上花了不少功夫,惹来的波澜还惊动了一省,今日我就要看看,它们受不受得住你的用心。”

提拔一个千总不过是小事,施世骠的心思转到了正题上,嘴上毫不留情,说得白道隆也不知道是该告罪还是该装傻。

好在施世骠只是随口取笑,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深入。白道隆挥手,兵丁们就将十二门劈山炮抬了出来。

“足药,单子!”

负责指挥试炮的中营游击周宁大声呼喝道。

“等等!”

施世骠招手,台下几个看样子是家人的兵丁跑了过去,毫不客气地推开那些正要装药的炮手,自顾自地用木斗重新装药。

“军门?”

台下周宁看向白道隆,白道隆看向施世骠,两人都是脸色发白。他们可是按照简阅的“规矩”办事,装药五成,炮能放响,炮子能飞出,皆大欢喜嘛,施世骠这是要……

“德诚啊,你也知道,我年内就要调任福建水师提督。接任的是贵州提督王文雄,那是个北人,性子火暴,待你们可不像我这个南人那般和气,我这也是帮你料清手脚,不至于被他新官上任放的火给烧着了。”

施世骠淡淡地说着,白道隆脸色阴沉,不敢接话,心中却在怒骂,帮我料清手脚?这是在帮你料清手脚,不让王文雄挑你的刺!你让我的炮都炸了,然后处置了我,等王文雄接任,自然再没什么话说。

见到周宁圆瞪双眼,微微举手,张合两次,还翘了一下大拇指,白道隆只觉一股透心的凉意上涌,施世骠的家人,装了十一成的药量!

那些家人装药完毕后就退了下来,周宁自觉已经尽了义务,哎哟一声,捂着肚子告病退下,而炮手们也纷纷出了状况,吐血吐白沫发巅生狂的什么都有,就算总戎军门责罚,他们也是不敢放这炮了。开什么玩笑,十一成的药量!?就算是五成量,他们都是拿了总戎的银子才上的场,每次简阅都会炸炮,不炸炮那可就是奇闻了。可毕竟只装五成量,总还有个侥幸一拼的机会,现在装十一成药,就是明摆着送死。

施世骠皱眉冷哼了一声,他只管结果,这过程,如果白道隆都摆不平,那这总兵当着也就没意思了。

白道隆两眼迷茫地转着,正在冒冷汗,萧胜站了出来。

“标下喜欢放炮,请总戎将这事交给标下。”

那一刻,白道隆也真想抱住萧胜狠狠亲一口。

“张应,梁得广,走!”

萧胜转身,脸上浮起微笑,四哥儿,这事你终究没能料到吧……

两个心腹跟了上来,放劈山炮太简单,之前剿灭寨堡的贼匪就放过。可两人心中还是有些不踏实。

“老大,毕竟是十一成的药量啊。”

张应问着。

萧胜嗤笑:“十一成!?当初四哥儿装了多少?十二成!”

梁得广喔了一声,他记起来了。

“四哥儿交炮的时候,说他们闲得无聊,还让炮工练习镗炮,这十二门炮,又结结实实多镗了四五天!”

萧胜咬牙:“我真有心装个双倍量来试试,就怕连军门也没这个胆量!”

远处的木台上,看着放炮之地就三个孤零零的身影,施世骠也微微动容:“好汉子!”

白道隆侧头抹着汗,心想军门大人你可料错了,那萧胜可不是赌命,这炮就是他跟着凤田村的村人造的,能装药多少,他可心里有数。

“看来光一个千总,都不足报偿萧胜啊。”

白道隆心中发着感慨。

片刻之后,轰轰巨响连连,前方顿时硝烟弥漫,大地也在颤动不停。萧胜竟然是挨着炮一门门的连放,完全没按照惯常的规矩,点火就飞奔出至少十丈之外。

木台上的施世骠抽了一口凉气,台下的官兵更是一阵骚动,这人还能活?不少泥腿子冒充的兵丁更是像炸了窝的兔子,撒腿就开跑,被官长一阵鞭抽脚踹,才好不容易拉扯了回来。好在炮声隆隆,吸引住了台上施世骠的注意力,并没注意到台下这慌乱的一幕。

十二响,一响不少,一响不多,二百多步外的山坡上,十多道烟尘也正飘扬而起,见那烟尘的粗细,炮子显然还余势未尽。

“好炮!好炮!”

施世骠的细小眼睛也撑开了,精光迸射而出,小小劈山炮都能轰出这般威力,他跟着父亲施琅征平台湾也没见过。

心思一动,眼珠也转了起来,施世骠再度感叹:“是叫萧胜吗?好汉子!”

前后两次的赞叹,涵义却不一样,白道隆赶紧开口:“是啊,这萧胜本是我早年亲随,尤擅枪炮,当年台湾平刘却之战,他可也是立了奇功的。”

施世骠目光黯淡下来,有些遗憾地哦了一声,想把这个萧胜调到福建的心思也散了。白道隆的话说得很直白,这个萧胜,是他白道隆的人。

“没见识!”

远处的萧胜歪着嘴角,对后方传来的骚动满脸不屑。

“是啊,老大一炮轰死六人的神射,他们要见了,下巴不都得全掉地上!?”

张应拍着马屁,却也和梁得广一同挺胸叠肚,这一轮十一成装药的连珠炮,他们这两个炮手可也是出名了。

“得了,我那算什么?四哥儿一炮轰得上百人碎了胆子,那才是真正的神射!”

萧胜记起了寨堡那一战的情形,李肆那一炮霰弹才是制胜的关键。

“说起来,这炮就是四哥儿造出来的,凤田村的那些炮工可没这能耐!四哥儿……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梁得广嘴里啧啧有声,思绪也被萧胜带得飘飞起来。

“我隐约觉着……四哥儿……就不是人。”

张应掐着下巴,若有所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