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一卷 第五十九章 先成家后立业

这一问,杀伤力太大了,不仅田青田大由傻住,周围听清了的村人也都呆住。

“关叔,我可记得再清楚不过,指给我的,分明是二姐才对吧?”

震惊升级,周围一片静寂,只在远处又响起一声低低的呜咽,那是关云娘正瞪圆了双眼,嘴里还死死咬着衣袖,那一刻,她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该笑,还是该高声大叫。

“这这……分明是……”

关凤生是憨实人,连忙摆手,正要开口,李肆却猛然指住了贾狗子和吴石头。

“你们也都知道啊,对不对!?”

贾狗子和吴石头下意识地挺胸抬头喊了出声:“对!”接着对视一眼,似乎才明白是什么问题,两人脸上表情各异,贾狗子再度喊出了一声:“四哥儿怎么能记错!?”

“没错!二姐才是指给四哥儿的!”

贾狗子吴石头身后那几个孤儿也都喊出了声,还有孤儿更直接抡圆了嗓子地喊:“四哥儿说什么就是什么!”脑门上顿时招来贾狗子一巴掌。

“我脑子是被砸过,可自己的媳妇是谁,这种事情可不会搞错哦,关叔……”

李肆看住了关凤生,眼神冷厉,在关凤生看来,自己只要不点头,这清清秀秀的少年,可就要化身獠牙巨兽,将他整个吞进肚子里。

“可……可……”

关凤生脑子一片迷糊,还在负隅顽抗,李肆低头,鼻尖差点都撞上了他的鼻尖。

“说到这,关叔,我家里空空的,要不就先把二姐送过来吧。”

关凤生简直快被李肆那眼中的冷光给冻僵了,脑袋终于鸡啄米似的点了起来,等李肆仰身离开,他才觉那股冰山一般扑面而来的气息消失。

环视一圈村人,李肆再看住田氏父子。

“田叔,你看,关叔都亲口认了,可别给我乱塞媳妇哦。”

田大由张张嘴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声,田青更是迷糊不清,只不住地继续磕头,求着李肆救他。

“四哥儿……这里……”

远处某个村人指着脑袋,朝他人示意,周围众人都是连连点头,一脸“我懂的”。

“可咱们什么都不知道……”

另一个村人接话,众人赶紧再度点头。

人群之中,关云娘的身影踉跄而退,直到离得远了,这才哇啦放声大哭。

关云娘会是这反应,李肆可完全没有料到,说实话,他也不关心。他装作脑子被砸坏了,借着这段时间建立起来的威望,说谁是他媳妇,那就得是他媳妇……反正就不承认关云娘和他指了亲,她和田青怎么折腾,都跟他李肆无关,他的面子,自然也就保住了。

好吧,这还确实有点掩耳盗铃的意思,可李肆还真没想到什么两全其美的好办法,虽说他也有另一个选择,那就是收下田氏父子的好意,借着给田青治病,让关云娘和田青舍了瓜葛,他连着关云娘和关二姐一并娶了。可内心深处,他本就对关云娘不怎么上心,后来见她和田青有了情愫,更只想着跟她断了那指亲的名分,要将这么个小脚女人收进来,还压在关二姐头上,他可接受不了。

趁着这机会,快刀斩了乱麻,李肆浑身舒坦。

“这里有专治麻风的医生,别担心了。”

这一声安慰终于出了口,田氏父子顿时吐出股长气。

“不是麻风,只是心火燥乱的热痘而已。”

探诊了一番后,盘金铃低低对李肆回报,得了李肆一个微微诧异的回视,何必这么偷偷摸摸地说?

“四哥儿和他……总之他是什么病,得由四哥儿你决定。”

刚才李肆装傻强认指亲,盘金铃在一边都看在眼里,听在耳里。李肆对她连番重恩,不仅教了神药,还要给她们容身之地,她说话做事自然以李肆的意志为准。

还真是个懂人心的女子……

李肆感叹道,盘金铃看出了他和田青的微妙关系,所以把选择权给了他,他说是什么病,那就是什么病。只要他说是麻风,就能施恩给田青,有这一恩,后面不管有什么事,对李肆来说都只有好处。

“你是大夫,该说什么,跟我无关。我还没必要靠着这种手段来索取恩德,而且……恩德对我而言,也没什么用处。”

李肆淡淡地说着,这是他的心里话。

盈盈目光穿透了面纱,盘金铃像是重新认识着李肆,看了好一阵,盘金铃才点头应声。

“人心都拴在利上,可没拴在恩上。”

听着身后田氏父子在得知病情后,浑身轻松地朝盘金铃道谢,李肆心中转着的是段宏时今天对他说起的东西。这不是愤世嫉俗,他在这康熙朝,不是来过小日子的,恩德什么的,可养不出跟着他造反的决心。

拍了拍有些发沉的脑袋,先是听了半天课,回来就处理这档子事,眼下了结一桩心事,原本想跟关田等人谈正事,眼下看来也可以暂缓一下。

心情放松,接着就是一阵欢喜,嘿嘿……刚才咬牙切齿要了关二姐,这下可是要先成家后立业了。

当然,小姑娘才十一岁,可没办法跟他真的成亲。只是在这村子里也有养童养媳的风俗,林大树的女儿不过十二岁,就进了村里另一户农家刘家的门,刘家那儿子才十岁……

终于可以养萝莉了啊,李肆偷乐,接着又警告了自己一句,自己真不是萝莉控。

在山坡上找到关二姐,小姑娘正在摘桑叶,矿场上的事情一点也不清楚,见着小姑娘因为忙碌,白玉俏脸上正抹着一对红晕,简直就像是水嫩灵光的蜜桃,李肆心脏嘣嘣多跳了一拍。

“四哥哥回来啦!?”

小姑娘喜出望外,背着小背篓就奔了过来,咯咯笑着冲进了李肆的怀里。

“四哥哥!你不是要我们自己找地球是转着的答案吗?我找到了!”

没等李肆开口,小姑娘脆声炫耀着。

“哦?是么?”

李肆随口应着,满脑子都是该给小姑娘换女仆装还是公主裙的念头,至于小姑娘说那话,他只当是小孩子戏言。

“你看!”

小姑娘伸手,莹白小手掌里是一片桑叶。

“这些桑叶,都是一边大一边小,我仔细比照过呢,而且都是右边大左边小。这肯定就是地球在转,把叶子一边甩大了的!”

小姑娘认真地解说着,李肆在一边两眼发直……他都想问一声:“真的吗?”

真的吗?

不知道!要他来验证地球的自转,还得靠若干工具才行,而小姑娘居然找来了桑叶做证明!

感觉隐约有这么种说法,只是那说法是好像跟阳光有关,而且树叶不太可能同一边都这么齐整,全都比另一边大吧?但是眼见为实,也许这山上的桑林就是那么特别……

李肆抽了口凉气,不管这桑叶左右大小是不是真跟地球自转有关,可小姑娘却能将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十一岁的时候,可没这智商。

“摘完桑叶,我正准备看看草叶是不是也这样呢,四哥哥,我这答案,对了吗?”

小姑娘两眼满含希冀地看着李肆,那一刻,李肆想把脑袋扎进草里,他给不了答案……

接过桑叶,李肆只好“王顾左右而言他”。

“二姐,之前问过你,愿不愿意当四哥哥的婆姨,现在四哥哥再问你一次。”

小姑娘眨巴着大眼睛,很是不解。

“大姐才是四哥哥的婆姨啊,我给四哥哥当丫鬟,说好的呢。”

李肆摇头。

“别管你大姐,就只问你,愿不愿意?”

小姑娘喔了一声,毫不犹豫地点头。

“四哥哥愿意怎样就怎样,婆姨丫鬟都好啊。”

接着她皱眉。

“不过好像婆姨比丫鬟做的事要多一些呢,大姐说起当谁婆姨的时候,脸上总是不高兴的样子,看来是怕累,嗯,我不怕!”

捏着小拳头,像是在表决心一般,李肆无语,小姑娘好歹也十一岁了,怎么这情商还跟六七岁似的。是,当婆姨那就得比丫鬟多累一层……只是你年纪还小,还累不到你。

日近黄昏,天色沉沉,山风吹荡,草叶在李肆的脚边随风挠着。心中一动,李肆拔下一株草,随手卷成了一个环,就套在了小姑娘的手腕上。

“那么,你可就是我的人了。”

李肆微笑着说道。

小姑娘转着手腕,就当作好玩,嘻嘻笑着,随口应道:“四哥哥本就是我的四哥哥嘛,我当然也是四哥哥的关二姐!”

李肆摇头:“既然是我的婆姨,二姐这个名字也该改改了。”

看着小姑娘手腕上的草环,一个字骤然在李肆脑子里蹦了出来,那是他之前曾经寻而不得的那个字。

李肆牵起了小姑娘的手,话语像是天籁,悠悠荡进了她的心底。

“从今之后,你就叫关蒄……”

“关关?”

小姑娘还不知道这个字是怎么写的,就只觉得这个音和自己的姓凑在一起,听起来那么特别。

抬头看去,她的四哥哥正看向天际远处,夕阳正裹上火衣,金光染在少年的眉目上,像是一尊雕塑一般,没来由的,一股异样的喜悦就涨满了她的心田。

“好的,四哥哥,从今之后,我就叫关蒄,你的关蒄……”

小姑娘在心底里轻轻说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