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一卷 第五十八章 媳妇是谁?

李肆像是醉了酒,一路晕乎乎地回了凤田村,段宏时的一番话,仅仅只是他那帝王术的简介和序言,连目录都没翻到,可已经如飓风一般,将他心中的重重迷雾搅碎。尽管心里还有太多没有通透的地方,但他的郁结之气已然尽数消散。

至少他现在已经明白了自己该干什么,可巧的是,在他手上,正有相应的坯料等着他去锻打,还是那句话,老天爷只青睐有准备的人。

进了矿场,想找关田等人就地布置,却见矿场上又是一大群人聚着,心中微惊,祸事接着来了?

“四哥儿回来了!”

“可算回来了,四哥儿,赶紧过去吧!”

村人们一脸如释重负的轻松,纷纷扬扬地出声相迎。

分开众人,李肆松了口气,不是祸事,是喜事。

之前盘金铃那群麻风女的漕舫船一直泊在远处河湾,现在却又驶近了,正停在矿场外,二十来个女子就在船边的河岸,个个戴着覆纱斗笠,身着瑶装,在那盘金铃的带领之下,齐齐跪在地上。

看来是出结果了,李肆心下恍然。之前盘银铃饮雷公藤药汤过量而死,盘金铃调减了药量,这一个多月过去,结果也该出来了。

李肆也没犹豫,径直上前,贾狗子和吴石头要跟着,也被他挥退了。来到盘金铃身前,盘金铃举手摘帽,将那张带着细细瘢痕的面容露了出来,身后那二十来个女子也跟着摘帽,李肆扫眼过去,虽然还觉刺目,可这些女子脸上也都已经结疤。

“恩公,请受小女子等三拜。”

盘金铃眼瞳里泪水盈动,似乎正压抑着剧烈的情绪,李肆点头,这三拜,他该受。

“恩公大恩大德,纵是来世,也报偿不尽!”

在盘金铃的带领下,女子们重重磕头在地,河岸边砂石杂乱,她们却恍若不觉,砰砰闷响之声不绝于耳,三个响头下来,女子们再抬头,几乎个个额头都是猩红斑斑。

接着盘金铃再度叩了下去,砰砰又是三响。

“这是奴家以医者之身,叩谢恩公活人之德。”

仗着穿越而来,有后世的知识,以雷公藤治她们的麻风,这恩李肆坦然收下。可盘金铃这三拜,李肆还真有些不好意思了,嗯咳一声,他开口问道:“记得你们船上有三四十人,其他人的情况如何?”

盘金铃低低一叹:“有只稍稍好转的,有未见效的。”

李肆哦了一声,有些不甘心:“才只一半有效啊。”

盘金铃本已泪水落颊,听他这话,也不由微微笑开:“恩……四哥儿啊,寻常小病,能有药治得一半见效,已是奇药了,更何况这麻风顽疾?若不知四哥儿非医者出身,奴家还真要当你是孙真人转世。”

李肆呵呵低笑,自己确实不是专业人士。

“既知这草有效,有你这个医者在,相信也能让这比例越来越大,那么……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像是随口提起的问题,却是李肆正在动心思的大课题,只是得看盘金铃她们自己的态度。

盘金铃呆呆看了李肆一阵,脸上涌起复杂难明的神色,好半天才镇定下来,喘着气问李肆:“四哥儿,你对我们有什么打算?”

嗯?虽然说他确实对她们有打算,但盘金铃这话,却像是已经决定倒贴了?

“四哥儿,雷公藤能治麻风,这可是通天之秘!奴家可不敢背负着这样的秘密就此而去,还望四哥儿能给奴家一个交代……”

啥?交代?

李肆压住即将扭曲的脸肉,这……从何说起?

“奴家意思是……还望四哥儿能给奴家一个名分……不不……奴家是说……”

盘金铃也心慌起来,口不择言,脸颊顿时赤红一片,赶紧嘭地一声又将脑袋重重叩在地上,这才把话说了全。

“这雷公藤之秘,还望四哥儿能以师尊之名,传给奴家,奴家才敢放心用它医治病人,否则医心难安!”

李肆明白了,这雷公藤能治麻风的秘密,在她这个医者看来,太过重大,她可不敢以自己之名独占,所以要他给个说法。在这古代,转移知识产权的正途,就只有师徒名分,所以她要讨“名分”。

“你也说了,我不是医者,这师徒之名就免了吧。雷公藤之秘也不过是一层纸而已,张嘴就破,能治好更多人才是正理……”

李肆大大方方地说着,盘金铃胸脯起伏不定,显然也是被他这“高风亮节”给感动了。

可接着李肆话锋一转,让这医家之女怔住:“不过……为让你安心,我也就索点酬劳。我这里有一件事,需要你……还有你带着的那些病人帮忙。”

盘金铃咬着牙,又是嘭的一声将脑袋叩在地上:“恩公但有吩咐,小女子等无所不从!”

听她这话,连称呼又变得陌生了,似乎还带着异样的情绪,李肆摇头:“难道你以为,我是要你带着她们又去干那种过癞的事?”

盘金铃身体一僵,诧异抬头:“除了帮劳二所做的那些事,我们这些人,还能做什么?”

李肆侧身,目光悠悠看着某个方向:“我想建个麻风院,请你们在这英德留下来。”

盘金铃掩嘴低呼,目光里满是难以置信,李肆朝她缓缓点头,示意这不是戏言,这医家之女身体软了下来,几乎瘫在地上。

“细务后面再谈,你先去联络你们的家人,劳二已死,他的手下也死散一空,你们的家人,估计也已不再受他们控制。”

李肆接着一番交代,盘金铃还忍着不出声,等他转身离去,这才泪如泉涌,呜呜哭了出来。

等李肆回到矿场,女子们的哭声正汇成细流,潺潺不绝,任谁都听得出来,那是欢喜之泣。

可在矿场上,却还有呼号之泣。

“四哥儿,救救青子吧!”

田大由忍着没打扰李肆,见他完事,这才凑了上来,一脸槁容,满眼血丝,吓了李肆一跳,这才大半天没见,怎么就憔悴成这样了?

“青子……青子像是真染上了!”

田大由正说着,关着田青那屋子里又传来一声凄厉的呼号:“不——!”

那正是田青,他已经被关了一个多月了,原本半月前见他没事就准备放出来,没想到他脸上开始出痘,这可吓住了众人,只好继续关了下去。眼见这半个月情况还算是稳定,今天却像是有了突变。

“田叔放心,不一定是麻风,而且就算是,也不是没治的可能。”

李肆出声安慰,田大由这才松了口气。李肆以雷公藤治好那帮女子的事,村人知之不多,但就他们零碎所见的情景来看,李肆的确能治麻风。

可问题是,李肆能治麻风,却不能诊断麻风。脸上出痘的原因多种多样,麻风初期也有这状况,未定型的麻风患者,神经也没怎么受损,那种皮肤火烧阵刺都不觉的症状也不一定有。

对了,不是有个真正的麻风病专家在吗?

当戴着覆纱斗笠的盘金铃进到矿场时,众人都离得远远的,似乎这长身玉立的女子身上裹着一层厚有数丈的刀刃。

田大由爱儿心切,顾不得忌讳,将锁着田青的门打开,一个人影接着就冲了出来。

“四哥儿!求你救救我吧!”

田青直接冲到李肆身前跪下,脑袋也磕得邦邦作响,等他抬起头来时,李肆也是头皮发麻。

这田青脸颊瘦了整整一圈不说,脸上也绽开了几坨红斑,格外刺目,双目更是深陷,就像是个小老头一般,哪里还像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郎?

远处也响起脆声惊呼,那该是关云娘,见自己表哥这番凄惨模样,心中那股哀悯掩住了之前的纠葛,满心都被那浓浓的忧心给撑足了。她赶紧盯住了李肆,就指着他开口说一声没事。

“四哥儿,以前我是得了失心疯,不知是非,你就大人有大量,别记在心上,救救我吧!”

被关了一个多月,连带对自己可能染上麻风的恐惧,让这田青似乎也成熟了几分,说话也终于有了人样。

瞅着他这可怜样,不仅田大由垂泪,关凤生和其他村人也都纷纷摇头,叹息不止,之前因他被盘银铃勾搭而险些遭了过癞,可能毁了一村子的那点恼意也烟消云散。

李肆是无所谓了,俗话说经一事长一智,这个平素跟他总有磕绊的小子能有转变也好。至于和关云娘的纠葛,那不过是点面子问题,他其实也没怎么在心。

正想安慰他一句,田青又开口了。

“我和表妹没什么的,真的!四哥儿,我绝对不会跟你抢她,她就是你的,求你大发慈悲,一定要救我!”

咦!?

这话出口,不仅李肆皱眉,周围人也都是面面相觑,远处正张望着的关云娘更是呆住,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你说什么鬼话呢!?云娘是早指给了四哥儿的,你来扯什么抢不抢,脑子也发颠了吗!?”

田大由赶紧开口遮掩,可这话却顺着田青的话头,让一边的关凤生也诧异地看了过来,接着又是一声无奈的叹息。

村人都知道,田青和关云娘有纠葛,可村人也都知道,李肆和关云娘是指了亲的,这时候要李肆救田青,再无心的人也都懂得,不把这事顺清楚了,那就是把人家李肆当了傻子。

可众人看着李肆,却是一头雾水。

李肆的表情,着实怪异,像是对这话非常茫然,完全不知该怎么应对。

“原本还有些头疼该怎么处理跟关云娘的指亲,这面子的问题,终究是面子,虽然不怎么在意,可平白就伤了面子,是个人都会不舒服,更何况我……”

李肆哪里是茫然,不过是在强自压抑着内心的欢喜,这可是送上门的机会!就在这眼下,将他和关云娘的事一并解决了。

“你们在说什么啊?”

李肆眉头揪得能夹住刀刃了。

“田叔,我什么时候跟云娘指亲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