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一卷 第四十六章 总有东西值得舍命去拼

“炮是帮白总兵造,当然没什么,可咱们不是在册的匠人,县里甲册上,总甲还是刘村的刘婆子家,这事忌讳很大。”

田大由的话带着很多东西,李肆一下没想明白。

“咱们是草民,又不是钟老爷那种贵人,当然忌讳了。”

关凤生细细道来,李肆在这方面的认识也渐渐立体起来。

清初先立总甲制,十户一甲,设一甲长,百户设一总甲,监察盗贼、逃人和“奸人”,再设“邻保检察法”,先期在北方施行,逐步推之全国。而所有和刀刃军器相关的匠人,又都要备册在案,早前还专门立匠户,后来才放宽了管制。【1】

原本清廷一力禁绝民间兵器,不仅不准买卖,更不准私藏。保甲之下,除了监察贼人,更有相互监察的责任。可各地反清活动不断,外加南方绵延几十年的战乱,贼人大起,不得不放开管制,允许民间拥有刀刃甚至鸟枪等武器,指望乡民自保。只严格管制甲胄、弩、马匹、火炮以及硝石硫磺等战略物资。【2】

但是……允许民户持有武器的关键在于,必须在这总甲制的框架里,也就是由总甲到甲长层层做保。总甲是有身份有家产的富户,就如同里甲制一样,背后还是归结到了乡绅身上。所以表面上虽然有总甲甲长之分,但实际还是乡绅说话算数。州县亲民官处理与此相关的事,也基本都找乡绅,并不会比照名册去找人。

凤田村的总甲是刘村的刘婆子家,刘婆子家背后自然是钟上位钟老爷。他们凤田村要拥有甚至私造兵刃,只要头上的钟上位看不顺眼,不让刘婆子家作保,再报一个村人无故打造和私藏兵器,李朱绶都不好遮掩。

现在凤田村帮着造炮,钟上位自然不会发什么话,怕的就是这事完结后,他念着旧仇,拿这事来报复村人。

康熙四十七年改设的牌甲制还没在广东普及,府县主官们更多也只在意保证赋税征收的里甲制,所以李肆还没怎么接触到这套东西,之前家中那牛尾短刀不过是后世的水果刀性质,现在准备弄点正经的防身武器,才撞到了这张大网上。

纵然经历了赖一品、铸炮炼钢和揭露麻风女这诸多事情,李肆在关田等人的心目中,地位已然飘在云上,可牵扯到这种犯忌讳的事,他们终究顾虑重重,李肆也只能耐着性子说服他们。

“不是什么显眼的东西,就是备着防身。有人能把麻风女送上来过癞,这居心可够狠的,咱们总不能什么防备都没有吧?”

想着麻风女背后的麻烦,关田二人打了个哆嗦,开始有些动摇。

“人家已经找上门来了,难道要坐视他们挥着刀子砍到脖子上,才想着动手反抗?”

李肆再加了一把力,关田二人咬牙,终于点了头,可脸上却还露着些勉强。

“矿上反正也空下来很多人手,不如组织起来训练下,防备贼人闹事。”

接着李肆得寸进尺,麻风的事,他能解决,甚至这事背后的麻烦,他也有了计划。但再下一步,他就没什么把握了。不把村人们组织起来的话,要应付可能出现的再一波报复,他心中还真的没底。

“不是有萧总爷他们吗?”

“矿场上的兵老爷总不能光拿钱不干事吧?”

“四哥儿把事想得太复杂了,这些麻风女多半是凑巧来的,哪有人那么丧天良的?”

关田二人连连摇头,连一边凑热闹的何木匠也帮着腔。除开怕事的心理,更多是不相信有人会心肠狠毒到这种地步。李肆怕事情传开,引得杨春警惕,就没对他们细说那些麻风女的来历,但也提到了有人背后作祟,可他们一直只是半信半疑。即便他们相信,也都觉得还有官府,还有……天理,没想着就靠自己。

几乎已经是满心信任他的关田等人,居然都这么麻木,那一刻,李肆还真是沮丧不已,训练矿工的事,就这么流产。

李肆要打造的真只是小东西,除开手柄,刃身也就半米来长,就跟短剑一般。只是瞧着李肆画的图上那三棱截面,以及刃身中间粗大的血槽,关田二人都有些发怵,虽然只是把短刃,可怎么瞧怎么都觉得很恐怖似的……

“不必精心锻打,更不必包钢什么的,就用熟铁弄出形状,再裹草木灰入炉烧就好。”

这是表面渗碳的技术,要的只是一定的坚韧度。李肆这设计就是后世的三棱枪刺,只是加了长度和宽度,用途也仅仅就是刺,并不准备当正经的刀剑。

关田二人也不敢太多细想,照着李肆的交代,趁着邬炭头搭化铁炉的功夫,顺手就敲出了十把这样的短剑,接着入炉扎柄打磨不提。交给李肆的时候,关凤生还很不放心地又叮嘱了一句:“四哥儿可千万别拿到外面去,平常也别轻易亮出来,这可很容易惹祸。”

辫子虽细,却像是已经成了脊梁……

李肆心想,满天下人都能有你这觉悟,那大清就真的万万年了。

夜晚,教室里,李肆将套着简陋木鞘的九把短剑分给自己的九个“弟子”时,少年们脸上既是激动,又是不解。

“村人们不知道天下大事,我知道!所以赖一品被收拾了,村子也免了皇粮!”

“村人们不知道怎么更快地造炮,我知道!所以大家能免了欠债,日子也能过得更好!”

“村人们看不出麻风,我看出来了!所以村子逃过了变成麻风村的厄运!”

李肆火大地说着,之前村人把恩德记在“康熙爷”身上,他只能忍了。可现在被算计到这种程度,差点成了麻风村,以关田二人为代表的村人,却还一副茫然缩卵的姿态。就打造点兵刃,组织村人训练防贼,满心全是官府的威严和钟老爷的大能,同时还守着那份懦弱的善良,心中那股恨其不争的邪火再难抑止。

“明末的时候,老百姓不是挺有血性的么!?”

李肆呼哧呼哧喘着粗气,醒悟有些偏题了,思绪赶紧拉了回来。今晚谈的是“军国大事”,所以关二姐被早早哄了回去,他要做的,是尽快将这班小心腹真正捏成自己的人。

“我不是神仙!我只是知道的东西多一些,懂得的道理深一些,看事情能更远一些,明白自己该做些什么!”

“现在,还有敌人躲在暗处,准备着继续下手,可村子里的那些人却只想着过一天算一天,两眼只盯着自己手上和脚下,他们也就只是这样了!”

李肆今天下了决心,要将这帮小子们彻底“蛊惑”。

“他们也就只是吃饱了睡,睡饱了吃!最早我问过你们,你们活着是为了什么?现在我不要求你们给出答案,可村人们的答案却很清楚,那就是为了活着而活着!你们也一样吗!?”

目光扫过九个十四岁到十六岁的小子,飘曳的火苗在李肆眼中就像是晨曦之光,灼得小子们胸膛发烫,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杆。

跟着李肆学了这么多天,知道了很多事情,他们的眼界已然和村人们不同了。李肆这话,顿时激起了他们的共鸣,人,怎么能只为了活着而活着呢?

“不一样!”

小子们齐声答着,他们都感觉到,今天会是不寻常的一天。贾狗子和吴石头的脑袋仰得更直,之前的事不说,至少窥破麻风女这事,让他们感觉,自己已经跟着李肆,跨进了村人远远不及的境界里。

“是的,你们不一样!你们不是他们!我会教给你们更多的东西,让你们知道这世界的真相,让你们明白人活着的意义,让你们懂得该为什么奋斗,你们最终会高高飞在云上,俯视着天下苍生……”

李肆眼中灌注了更多的热诚。

“你们最终,会成为我。”

小子们的身体似乎飘了起来,感觉自己即将进入到一个全新的世界。

“你们最终会为一个伟大的目标而活着,那是一个……值得舍弃性命的目标。”

李肆说到这,小子们都喘起了粗气,甚至还有小子憋得喉头呜呜作响,所有人都握紧了手中的短剑,隐约明白了李肆给他们这东西的意义。

“那目标是什么,等你们学会了我的本事,自然就会知道。在这眼前,正有帮敌人虎视眈眈,瞅着咱们村子,寻着继续下手的机会,你们说,咱们是不是就老老实实蹲着等他们杀过来!?”

李肆沉声一问,还处于变声期的九个嗓音汇聚在一起,在刻意的压抑之下,震得教室嗡嗡低鸣。

“不!”

吴石头猛然站了起来,两眼喷着炽热的光芒。

“四哥儿,他们在哪!?咱们直接杀过去!”

小子们纷纷低声应和。

李肆心中宽慰,还是自己开窍的人才管用。

教室隔壁的草屋里,范晋范秀才烦躁地将一张纸揉成一团,朝着隔壁恨恨地一甩马蹄袖。刚才小子们一阵叫喊,震得他正抄书的手就是一滑,已经写了三四百字的那张纸全废了,那可是……三分银子!

继续起笔抄书,一边抄着一边哀叹,这样的版式,这样的速度,自己苦练多年的书法绝对是要废了,可那有什么办法呢?银子……现在他少的就是银子。

“为这银子,我命都能舍,更不用说什么书法!”

范晋在内心深处发出了呼喊。

“银铃!”

在另一处,盘金铃也正凄绝地呼喊着。

“为什么!?跟你说得明明白白,你为什么还要……”

倚在她怀里的盘银铃低低笑着,嘴角血丝潺潺不断。

“这世上,总有值得舍命去拼的事……”

【1:康熙四十七年,甲总两级设置为“牌”、“保”、“甲”三级,管制措施编织得更为清晰。雍正四年,更将这保甲推广到“归化”的少数民族和绅衿身上,到了乾隆进一步完善。原本保甲制并不太受地方重视,在摊丁入亩的背景下,里甲等赋税编户制度崩解,保甲制才得以大成,最终成为管制和稳定整个社会的核心编户政策。】

【2:就军器而言,清代原本是想严格管制民间兵器,可后来发现不现实,像南方的土客械斗,别说刀剑,鸟枪甚至大炮都能用上。官府的注意力更多集中在管制民间聚会结社方面,也就是防止草民抱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