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一卷 第三十三章 全是牛人

“这不是扯淡吗?”

把关二姐送回家,跟着田大由去矿场的路上,听他说了刘婆子的来意,李肆第一反应就是,这钟上位不是精神错乱,就是把凤田村人都当成了白痴。

“刘婆子,这里没有傻子,你还是别费劲了,瞧着你是女人,不为难你。换了是钟老爷来,身上怎么也得多点唾沫星子,你快走吧!”

两人赶到矿场时,正见到关凤生很不耐烦地对刘婆子挥着手,下了最后通牒,围着的村民也都是一阵起哄。更远处的护卫们都闲闲地抱着胳膊看热闹,赖一品死了,李肆还和他们的上司结好,只要矿场上没闹出事来,现在他们也都成了木桩。

“关炉头,我刘婆子也只是钟老爷的传话筒,咱们乡亲乡里的,有点什么口角,那都是小事。现在我是替你们担心,钟老爷真的很着急,你们推了这事,把他逼急了,就只是涨你们的租子,一村人都得受罪。”

刘婆子还不甘心地在劝着。

“今年的契还没到时间,他拿什么来涨!?是不是要派个赖二品来?”

有了之前解决掉赖一品的经历,关炉头胆气壮了,说话也风趣起来,矿丁和炉工都哄笑出声。

“这……这山场和你们的田终究是他的嘛,他要为难你们,总有的办法,哎呀,你就听我老婆子一声……”

刘婆子胖脸上满是汗水,态度看上去还颇为诚恳,就是不愿放弃。在她身边还跟着几个年轻人,其中一个正是之前李肆在刘宅见过的刘家二儿子。瞧见李肆和田大由走了过来,他扯了扯刘婆子的衣袖,朝李肆的方向努了努嘴。

“哎哟……四哥儿,你是读书人,知道事情的轻重,我跟你说啊……”

刘婆子赶紧朝李肆奔过去,却被李肆挥手止住了,现在他还不想跟刘婆子说话。

走到关凤生身边,李肆一脸凝重,低声问道:“关叔,你真的……会造炮?”

关凤生咬牙点头:“家里传下的,十多年前帮佛山铁场造过,就被钟老爷记住了。”

李肆微微抽气,自己这未来的岳父,居然真是个炮匠!之前田大由说起的时候,他还不太相信,一定要先在关凤生这得到确认。

钟上位想要干什么?

他要关凤生造炮!

四门六十斤劈山炮,两个月内造好,如果完成,钟上位就会把村人在矿场上的所有积欠一笔勾销。

这钟上位到底藏着什么祸心?他们凤田村搞死了赖一品,他却把生意送上门来了?是个人都不会贱到这种地步吧?

那就是阴谋了,火炮是军国利器,小民私造是死罪。钟上位此举,不仅是把凤田村,连带把自己都送到了铡刀下面,没见过这么蠢的复仇计划。

非常之事,必有非常的背景,关凤生的解说,让李肆明白了一些。

“钟老爷是韶州总兵白大人的帮衬,他的矿场和铁匠铺,都是跟白大人一起分匀银子的。更具体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可钟老爷帮着白大人造军器这事,整个英德的匠人都心里有数。”

这钟上位,果然根基不浅啊,居然能攀着白总兵做这么忌讳的事,李肆暗自咋舌。

刘婆子在一边跳脚喊了起来:“关炉头,为了这眼前难事,钟老爷把赖大少的恩怨都放下了,你真要拒了他,惹得他眼急,别说你们凤田村,我们刘村都要跟着一起遭殃!”

李肆低声道:“看刘婆子这样子,钟老爷是来真的了呢。”

关凤生摇头:“可这事,我们真不敢碰……”

李肆皱眉:“我们?”

田大由走了过来,拍了拍他肩膀:“你关叔会造炮,我田叔嘛……会造枪,造枪造炮虽然大不相同,可有些基本的东西却是相同的,所以真要造炮,我还是你关叔的帮手。”

李肆张嘴瞪眼,这田大由,居然又是个枪匠!小小的凤田村,怎么全是高人呢?

田大由接着说道:“可你关叔说得没错,这事我们真不敢碰。贾狗子和吴石头你很熟悉了,他俩的爹跟我们一样,也是枪炮匠,之前和我们一起在佛山干过。五六年前,也是钟老爷找他们帮着上一任总兵造枪,结果绿营简阅的时候,鸟枪炸膛太多,他们就成了替罪羊。挨了板子,家也破了,人也气病而死,不是村里人照顾着,那一对小子还根本活不下来。”

关凤生点头:“所以从那之后,我们再不敢跟钟上位有这事的牵连。”

正说到这,刘家二儿子发急,分开村人走了过来。

“我娘之前的确有过错,可你们不能被这点小恩怨蒙了头脑。这次钟老爷真的被逼急了,事情办不成,缴了咱们刘村挂在他名下的田还只是小事,你们凤田村这山场,他只要给白总戎和李知县报个矿徒窃占,你们的麻烦可就大得没边,四哥儿……”

他看向李肆:“我知道你认识段老秀才,赖一品的事,知县老爷也伸手帮过你。可这矿场的事,钟老爷真发狠割肉捅出去,段老秀才和李知县也护不住,毕竟这可是黑矿场,你们和钟老爷的白契,应该没说到采矿吧。”

当然没说到,契书上钟老爷可没留下什么马脚,真正的租约什么的,都只是口头上的,毕竟是黑矿场。

“赖一品的事,听钟老爷的口气,好像也在怪他自己。如果你们能在这事上帮一把,就算是帮自己吧,之后和钟老爷在赖一品这事上,也能有个回旋不是?”

刘家这二儿子思维清楚,条理分明,利害摆得头头是道,比他那个只知道跺脚干嚎的母亲强多了。

李肆有些讶异的哦了一声,看不出这小子还像个人物呢,“你是……”

“刘兴纯,上有大哥讳兴兆。”

这个和范晋差不多大的青年朝李肆拱拱手,李肆还礼,心想刘婆子还算生了个好儿子。

“那后面应该有钟上位的人吧?”

李肆也没和他细说,只瞄了一眼刘婆子身后那几个伴当,这么问刘兴纯。自从赖一品死了,钟府的人就不敢过来了,矿场上的课长和客长每次都只是蜻蜓点水般地来这里查验一下,就飞也似地溜掉。

如果钟上位只派自己的人来谈这事,那肯定是没得谈,所以才要找刘婆子这个中人,但他也不可能不放自己人在场。

刘兴纯也怔了一下,似乎没料到李肆看事这么准,接着才点了点头。

“把他叫过来,关炉头和田镶头都在这,他把消息带回去,钟老爷应该就不会为难你娘了。”

李肆平静地吩咐着,刘兴纯顿时松了口气,听起来似乎还有商量的余地。

趁着刘兴纯叫人的功夫,关田二人看住李肆,都很不解:“四哥儿,你是啥盘算?”

尽管这事只直接跟关田二人有关,可牵扯到的是整个凤田村,关凤生和田大由下意识地就将李肆当作了拿主意的人。

“现在情况不是太清楚,进退都很麻烦,所以先得把事情完全搞明白。”

李肆已经相信钟老爷确实有求于他们,这事不是他设的套。之前在县衙,段老秀才就说到了白总兵有麻烦,不然李朱绶还下不了决心对付赖一品。而昨天跟萧胜聊天的时候,他也说起了白总兵的生意。但是还有很多细节需要确认,不能随便冒险。

一个看起来是钟府家仆的人被刘兴纯带了过来,李肆也不跟关田二人商量,直接道:“钟老爷开的价码太低了,我们要三千两银子。”

那家仆本就在努力掩饰着脸上的不屑,听到这话,差点喷了出来:“三千两!?你以为是造红衣大炮呢!?”

李肆皱着眉头,逼视着那家仆,冷哼了一声,那人笑容敛去,三根指头还犹自比划着。

“你回去禀报就是!啰唆什么?”

李肆挥手,那家仆下意识地就弯腰打了个千,转身走了,跨了两步,这才醒悟过来,那不过是个穷酸少年,怎么自己还给他行礼!?想着要怎么捞回点脸面,可纠结了片刻,却发现多半是自找没趣,不得不耷拉着脑袋,快步离开。

求人就得有求人的姿态,李肆是这么想的,就算是钟上位亲自来,他也不会给什么好脸色。呵斥走了那家仆,李肆转向关田二人。

“咱们先漫天要价,钟老爷肯定得坐地还钱,趁着这个时间,我去走一圈,把事情搞清楚了。”

关田二人都一个劲地点头,刚才李肆吆喝那家仆的气势,他们想学也学不来,也只能把事情托付给李肆。

第一个找的就是萧胜,到金山渡的时候,张应和梁得广二人看了看李肆,想说什么,却没敢开口,就眼睁睁看着他进了署房。

“李肆!?你真是阴魂不散啊!”

萧胜见到他的神情就像是见到了鬼一样,抱着脑袋呻吟着,等看清他的面目,李肆也吓了一跳,两眼血丝不说,脸颊还像是又瘦了一圈,脸上的疤痕显得更为狰狞。难道就因为自己一句“当今皇上没有剃发”,他居然一夜未眠?

身子扭着,像是决定不了到底该躲开李肆,还是迎上来直面问题,萧胜挣扎了好一阵,才终于下了决心。

“我不想看到你,你走吧!”

他的决定就是逃避。

李肆怎么可能放过他,自顾自地走了过去,顿时闻到了刺鼻的酒味,眼睛一转,还看到地上躺着好几个瓷酒瓶。

这单纯的娃,看自己把他害成什么样子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