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 帝王仁心

原本的1712年确实不是什么醒目的年份,可也绝对不是默默无闻的数字。

1712年,“以一个人的意志缔造了俄国”的沙皇彼得,虽然还没戴上“大帝”的头衔,却已经将俄国打造为一个可以和欧洲列强匹敌的大国。在波尔塔瓦获得决定性的胜利之后,北方强敌瑞典已经不再是帝国的威胁。这位胡服骑射,全盘西化,亲手给王公大臣剪胡子的沙皇,在这一年把首都从莫斯科搬到圣彼得堡,目光炯炯,俯视欧亚。

1712年,英国人托马斯-纽科门制造的世界上第一台工业用活塞式蒸汽机拿到了专利。也是在这一年,大不列颠共和国护国主克伦威尔的儿子理查德-克伦威尔死了,在安妮女王治下的英国人开始淡忘这个姓氏。安妮女王夹在伊丽莎白女王和维多利亚女王之间,虽然光彩远不如她的前人后者那般耀眼,可1712年的英国,正享受着克伦威尔在海上击败荷兰的红利,新一代日不落帝国正磨刀霍霍。

还是在1712年,让-雅克-卢梭出生了,这位把所有儿女都送到孤儿院的受虐狂、露臀癖,实质上是个憧憬回到茹毛饮血时代的疯子。他写下的《社会契约论》,以“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所不在枷锁中”一句开篇,撼动了整个世界。不知道是在天堂还是在地狱的卢梭,如果看到300年后受惠于他而融炼出的新世界,是不是会说“我没有疯,疯掉的是整个世界。”

1712年,另一位大帝也降生了,这就是以一支军队缔造了德意志的腓特烈二世。这位大帝排在亚历山大、恺撒、汉尼拔和拿破仑之后,被誉为西方最杰出的名将之一。以成败论英雄的话,拿破仑还得排在他后面。腓特烈大帝带着小小的普鲁士,在欧洲列强的围殴中杀出一条血路,后世德意志民族之所以能傲立世界民族之林,左右过全球的历史,全靠这位大帝以武功奠定了基础。

1712年的北京,此时还未见春意,畅春园澹宁居正殿,另一位“大帝”也在处理着一件能让自己青史留名的事,当然,他的名字已经留得够多了,印在史书上就跟麻子似的。

今日是御门听政,各部题本上奏之后,大学士和部院主官,也就是所谓的九卿全都被留了下来。

“天下安宁多年,人丁兴旺到何地步,朕一直心中无数。各省督抚奏报的编审人丁,都是虚的,里面的情弊,朕也知道。本朝课征承自前明,皇考虽然着力调理过,却未竟全功,纠葛之处,就在这人丁实数上!”

“朕御宇五十一年,先有鳌拜乱政、三藩之乱,后又镇平台湾,西讨噶尔丹。虽然有心涤清,奈何诸事夹缠,这课征经制依旧缝缝补补,像是破烂布幔,拦在朕与天下之间。”

宝座上,清瘦老人侃侃而谈,眉目间那股睨视天下的浑厚气宇,被一身明黄龙纹十二章朝服托着,仿佛就是上天的化身,在这凡尘,无人能与他对视。

康熙皇帝,爱新觉罗-玄烨,今年已经五十九岁了,整个大清的中枢衙门都在高速运转,紧锣密鼓地筹备着皇上的六十寿典。而皇上本人,也在为自己准备着寿典上分量最重的一份贺礼。

“朕巡幸地方,每遇民家,都会问到生计。有一户五六丁的,只一人交纳钱粮。更有九丁十丁的,也只二三人交纳钱粮。朕就问,其他人在做什么,小民都说并无差徭、就过着安闲日子而已。”

“朕居安思危,每尝想起,总存着一分警醒。前朝旧制仍未厘清,如今人丁繁衍,田地却还是那么多,若遇苛官酷吏,着力在人丁实数上课征,岂不有违朕治世宽仁之道?”

说到这里,康熙顿了一顿,扫视着殿内的大学士和九卿。此事他和南书房的翰林们酝酿已久,眼见时间不多,已经等不及这些大臣们出头了。在他看来,这些大臣的脑子总是用在琢磨自己身下这宝座,到底会传给哪个阿哥这事上,而不是为国为朝廷计,他只能乾纲独断,自己把话挑明。

“眼下国库充盈,这课征经制也该仔细打理一番。多生的人丁,朕也不想多征钱粮。只是人丁实数须得把握。朕想让督抚将钱粮册内的丁数固定下来,不增不减,永为定额。其后多生人丁,不必征收钱粮,只将实数查明,另造清册题报,诸卿……可有所议?”

澹宁居正殿不大,只是康熙在畅春园临时听政的地方,五十九岁的皇帝,中气依然十足,尾音在殿梁上嗡嗡绕着,也在殿上这十多个大臣的脑子里带起了方向不同的波澜。

可没人马上回应康熙这一问,如今的大臣们听康熙说话,都要揣测再三。四十七年废太子后,皇上又后悔了,要大臣们议立新的储君,不少大臣脑袋发热,没搞明白皇上的心意,结果勾出一个“八爷党”。之后大臣们就有了教训,只要皇上扯出了什么大事的话头,他们都得观望好风色再开口。

如今说到这人丁钱粮,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人丁钱粮是户部的事,很可惜,户部尚书张鹏翮奉旨去查江南科场案,专业人士不在。

“圣上仁心天齐,奴才等沐浴圣恩,与有荣焉……”

沉默了一会,文华殿大学士温达先喊出了声,逼得诸位学士大臣全都跪伏下来,山呼万岁。康熙微微点头,脸上虽然带着微笑,眼中却闪过一丝失望。他要的不是磕头,而是建议,他始终还觉得自己的想法糙了点,南书房的翰林眼界也还不够宽,这事具体该是个什么样子,就得靠这些大臣,特别是熟稔天下人心的汉臣来打磨。

身边的小太监见皇帝的袍袖动了,赶紧扯起了嗓子:“平身——”

大臣们爬起来,眼神暗自来往,不少人都盯住了赵申乔。这位左都御史有着“赵青竹”之称,明里称赞他是清官,暗里却讽他是毒蛇竹叶青。之前搞出戴名世《南山集》一案,搅得朝堂不宁,还牵连上江南科场案,甚至隐隐捅到了太子一事。现在赵毒蛇风头正盛,这事他应该会插上一嘴吧。

赵申乔眼观鼻,鼻观心,缩着脖子,就跟一尊猴像似的岿然不动。心中暗道,这事跟我都察院又不相干,无名可分,无利可匀,我就学着那个张廷玉,万言万当,不如一默。

满员左都御史揆叙接着又成了众人目光的焦点,可他紧紧闭着嘴巴,眼珠子就盯着地板,似乎在数蚂蚁。之前和马齐等人拥立八阿哥,皇上虽然没把他治了,可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得当好这个摆设。

众人又看向礼部尚书嵩祝和王掞,可二人对视一眼,却也是一副绝不先开口的架势。他们已经内定入阁,正是敏感的时候,必须谨言慎行。

眼见又要冷场,另一个文华殿大学士萧永藻不得不开口:“人丁钱粮,永为定额,皇上,此乃历朝未有之仁政!臣等何德何能,敢不戮力附骥!只是这钱粮经制,事涉朝廷根本,臣以为,应发部议,广纳众谏,厘定万全之策为好。”

部议?广谏?

康熙只嗯了一声,表示听到了,心中却是冷笑,这个萧永藻,终究只是个呐臣。如果是马齐,应当能体会他的深意。可惜那家伙读书不多,这事帮不上什么忙。之前还伙同诸臣依附八阿哥胤禩,根本就是昏了头。

马齐就像是一根绳子,将康熙的思绪牵到了太子和阿哥们身上,顿时让他正饱满的心绪给搅乱了。太子复立,却一点没吸取教训,看来是不得不再废了,储位一事,真比治理天下还难啊,朕这终考命,到底能不能圆满……

一个声音又响起,让康熙振作起来,这是李光地。陈廷敬四十九年病休,张玉书五十年身故,眼下康熙的内阁里,就只有三位大学士顶着。虽然已经内定嵩祝和王掞入阁,可面上的过程走完,还得要一两月,而且这二人一个只知兵,一个是酸儒,完全不能跟李光地这个精通理学的汉臣之首相比。

索额图和明珠、徐乾学,高士奇和熊赐履、张英、张玉书等人已经逝去,陈廷敬、郭琇、王鸿绪或病或贬。如今的朝堂上,李光地这位昔日争议颇多的理学大师,门生满朝,无首辅之名,却有首辅之姿。可他一心和光同尘。已过七旬的年纪,外加之前多次病休,能出朝会已属不易。原本众人,甚至康熙都只当他是尊菩萨像,没指望着他发表意见,听他这一开口,都松了口气。

“皇上御宇五十余年,以仁为本,臣等唯有竭思笃行,安敢畏危而趑趄不前?臣品皇上玉言,似有未尽之意,臣驽钝,斗胆问皇上一句,这永为定额,是为……永不加赋否?”

李光地的苍老话音在大殿里回荡着,带起了一股由细细抽凉气声汇成的尾音,大臣们刚刚落在肚子里的心又提了起来,都下意识地在想,这李光地疯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