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一卷 第二十章 便宜师傅的豪贵学问

还有一个人也不见了,段宏时段老秀才,大概是眼见局势定下,就不再留在现场。

人也杀了,事情也结了,可后续的尾声也必须处置妥当。李朱绶那需要再去拜访,萧胜那也需要好好笼络一番,虽然只是个小小的额外外委,却是个值得结交的人物。

更重要的,还是这个段老秀才,李肆可不相信老秀才和田从典只是泛泛的书信之交。康熙朝的知县老爷,捐纳出身还不泛滥,正途和萌补还是主流,一个个都精明着呢。谁有价值他们可眼尖得很,李朱绶对老秀才那么客气,必然有所凭据,所以这个老师,他还真得“攀附”住了。

只是李肆却不知道,老秀才对他这个“学生”,也正眼热得很。

凤田村欢腾了一夜,李肆不仅差点被田大由的劣质黄酒灌翻,还险些给村人们塞来的熏肉、精面、山珍什么的埋了,这些可都是他们压床底的宝物,就只准备用在婚丧嫁娶这种人生大事上。李肆高风亮节,一一婉拒,村人们学乖了,趁着李肆被拉到关家吃喝的机会,一股脑地将东西全丢到他那间小破屋里去了。

深夜,李肆回家一看,还以为自己走错了路,进了谁家的窑藏。

一边收拾着这些肉食米面山菌,李肆一边感叹,老百姓就是这么淳朴,之前因为他们叩拜皇帝而生的鄙视之心也淡了许多。这不是他们的错,他们已经被愚教得太久,而如今的满清,在这上面的本事更是登峰造极。

“或许,我的努力会有更多回报……”

迷迷糊糊入睡前,李肆这么想着,感觉自己已经开始真正融入这个村子,融入这个时代。

第二天,天色未亮,李肆就来到了老秀才的私塾,见到了他,老秀才两眼一亮,像是猎物终于上了门,李肆心说,这老秀才不会是真看上他了吧。

“走,再去县城一趟。”

老秀才也不多话,拉着他就上了舢板,这是要亲身参与此事的善后了。李肆心中不由更是疑惑,到底自己哪点被看上了?赖一品这事,跟读书做学问,似乎一点都不搭调呢。

可老秀才一路都沉默不语,两人直奔县城,拜会了已经等得发急的李朱绶,老秀才几句话就交代了该如何抹灭痕迹,震慑钟上位,顺带收拾那个书办。谢绝了李朱绶真心实意的款待邀请之后,就把李肆拉到了县城外的河岸边。

县城以东就是北江,古时叫浈水,水势湍急,江面辽阔,一眼望去,心胸也为之涤荡一清。

“此事已了,虽还有些微尾声,可相信以你之能,当能轻松应付。而老夫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李四,你该如何谢我?”

这时候老秀才终于不客气地伸手了。

“但听老师吩咐。”

李肆也爽快,你就开价吧。

“我记得,之前你只是跟着那些塾生一起交的礼敬吧,那可不算,你得给老夫准备好一份真正的拜师礼。”

老秀才望着江水,理着长须,如果没有后脑勺那一根辫子的话,到还真有了三分凛然众生的超脱气势。

李肆有些迷糊,什么意思?这是真要收他当所谓的入室弟子?可他志向真不在读书啊。

“老夫的学问可不在四书五经,而是在另三个字上……”

老秀才盯住了李肆,话语仿佛跟滔滔江水融在了一起。

“帝……王……术!”

轮到李肆抽凉气了,帝王术!?

这老秀才,到底是什么来历?

李肆勉强平复心绪,小心地试探着问:“老师,弟子不过一介草民,学此术又有何用?”

老秀才呵呵一笑:“学了才知用,不学……才会有此一问。至于什么草民,李四,你真的甘于当一介草民?”

李肆心中喔唷一声,难道这老头看出自己的反意了?

正不知该如何回应,老秀才的口气继续膨胀:“你小小年纪,上无萌顾,下无功名。为了村人福祉,就敢要挟一县父母,将仇敌逼入死地。其行如风雷,其心如春草。如能得老夫衣钵,不管你是想登阁拜相,还是想封狼居胥,都有一番大前程等着你……”

接着的话让李肆心惊不已:“若是你心胸更广,看得更远,也自能在史上留名。李四,老夫看得明明白白,尽管你在刻意掩藏,可对着李朱绶,对着赖一品,你那双眼里的傲骨与轻蔑,老夫从未见过。你,李四,肆无忌惮,透骨入髓!”

废话,李肆来自三百年后,怎么也不会朝着皇帝这种东西弯腰,甚至看到辫子,看到顶子,看到那身三百年后只跟僵尸连在一起的官服,他下意识地都会在心底里嗤笑,如果将他的傲气原原本本放出来,就算鞑子回老家搬出黑山老妖来也镇不住。

可这老头是怎么发现的?他李肆是记者,遮掩自己,观察他人,可是职业本事。而这老秀才,居然能触及他的内心?

李肆心中微寒,想着该怎么转移话题,而老秀才最后一句话,提到了自己前世的名片,心中忽然一动,朝着老秀才深深鞠躬。

“谢老师赐名!”

老秀才一愣,嘴里念叨起李肆李肆,然后笑了起来。

“天意!真是天意……”

他指着江水问:“你可知此水的名字?”

李肆皱眉,除了北江、浈水,难道还有名字?

老秀才轻声喟叹:“此水更古之时,还叫肆水【1】,没错,就是肆无忌惮的肆……”

李肆愣住,这可真是凑巧。

这下好了,李肆和“李四”,终于真正合一。

“李肆,你有老夫未知之能。老夫至今也不明白你是从何而知的恩免之事,也不记得你有大见识,懂得以此事为刀,甚至你还会用鸟枪,技艺比鸟枪兵都还精湛,而更难懂的是,你心志如此果决,这可不是光读书就能读得出来的。”

老秀才看着江水,可李肆却觉得这些话就像是老头正紧紧逼视着自己一般。

“老夫不知你有何际遇,也不关心,可你一身再有大能,却被这世势枷着,无力挪腾。今次那赖一品,若不是给自己留下如此大的纰漏,要真注意到你,抢先下手,有无数手段致你于死地……”

老秀才的话,李肆深有同感,这也是他一定要下杀手的原因。对赖一品这样的人来说,输几次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进了监狱,第二天他就能活蹦乱跳地出来。而他李肆穷苦草民一头,输一次就要折掉老本,也就是自己的小命,不把赖一品整得形神俱灭,他就没有活路。

“想入海,老夫为你造鳍,想上天,老夫为你贴翼,老夫要的,只是将自己一身所学,传承下去……”

话说到这里,老秀才的姿态已经放得如此低,李肆再要打马虎眼转移话题什么的,就实在说不过去了。再说了,老秀才教的是帝王术而不是房中术,他又何必推却。关于帝王术,李肆知道得不多,可清末帝王术牛人杨度的事迹他还算熟悉。这可不是学来当皇帝,而是学来当皇帝的老师,是一门无比豪贵的学问。

穷乡僻壤一尾穷酸老秀才,居然也夸口一身帝王术等着人传承,如果李肆没在老秀才的陪同下解决了赖一品,没看到李朱绶李父母对老秀才的姿态无比恭敬,多半他还想啐这老头一脸唾沫。

而现在,李肆满心就那一个问题,这段宏时段老秀才,到底是何来历!?

接着李肆苦笑,估计老秀才对自己的来历,也是一肚子闹腾,罢了,咱们这一老一少,都是不合时宜的家伙。

“既然老师这么看得起弟子,弟子也就恣意一把,看能从老师的学问里,悟到什么东西。”

便宜师傅都送到嘴边了,李肆也不再客气,就在这肆水边,朝段宏时恭恭敬敬行了礼。

现在李肆身无长物,就只能厚着脸皮,将拜师礼暂时记账,可这家伙还得寸进尺,腰板刚刚直起来,就迫不及待地问:“老师,这帝王术,到底学的是什么呢?”

李肆一脸无知,骨子里却是想掂量下这便宜师傅的分量。

段宏时瞥了李肆一眼,微微一笑,似乎看出了这个徒弟的心思,可这更合他意,这门学问,不怕弟子刁钻,怕的就是唯唯诺诺。

“人如扁舟,势若江水,这帝王术,学的就是掌舵行舟之事。”

徒弟收到,段宏时的语调已然缓和,可这话却撞在李肆心中,让他好半天没平复下来。

他原本还以为是什么帝王师,英雄友的学问,可没想到,段宏时的答案,还真隐隐指向了埋在李肆心中的那两个字。

“人心,帝王之术,其实就在这人心上。”

段宏时的话,李肆听起来,又觉缥缈,又如雷鸣。

【1:北江在秦汉之前,有“肆水”之名,这“肆”就是恣意放纵的意思,形容江水湍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