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一卷 第十九章 康熙爷圣明

“没落一张?”

罗师爷又将手里的单子数了一遍,还是不放心,这么追问着李肆。

“一张换一张,应该不会少。”

李肆再次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纳户执照”,下方写着“康熙五十一年”,罗师爷昨天很忙,先是移文白总兵,要他出人配合,接着又给凤田村开了这张已经盖上“粮讫”大印的新单子,表示今年的皇粮已经交了。单子上特意注明了是自封投柜,不必要里排签认。而凤田村人拿到这张单子的前提是把去年的单子交回来。

这是李肆和李朱绶谈妥的条件,除了收拾赖一品,李朱绶还答应免了今年的皇粮,甚至重新给凤田村划图甲,让他们从钟上位的控制下摆脱出来,而这点代价,跟李朱绶的前程比起来,九牛一毛而已。

原本李肆也不怎么在意这什么皇粮,他想要的可不是在辫子朝老老实实当一辈子良民。不过不提点条件,也安不了李朱绶的心,索性就受点恩惠。

确认了单子数目,罗师爷出了口长气,拍拍李肆的肩膀,一脸不必多说的默契,转身走了。另一边的萧胜萧把总朝李肆虚虚拱手,神色复杂地陪着罗师爷离开。

整个凤田村的村人,或者呆呆看着李肆,或者傻傻看着手里的新单子,脸上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整日欺压在他们身上的赖一品,就这么完蛋了?而同样也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的皇粮国税,不仅今年的免了,以后的还会少很大一部分?

老天爷,真不是在做梦吧?

不少老头老太太还啃了啃自己的手指,确认自己不是身处梦境。

“四哥儿果然是李大哥的儿子……”

李肆家的“佃户”,那个农夫林大树倒是一脸淡然,就只发出了这么一声感慨。

关凤生和田大由这才清醒过来,哈哈笑了出声,村人们也都笑了,多年来被恶狼压着,挣扎在吃饱穿暖这条线上,如今头上的阴影烟消云散,哪能不开怀大笑?老人张着没牙的嘴窃笑,年轻人抱着搂着扯开了嗓门笑,大娘小媳妇泪花滚在眼里,心中那一块块铁疙瘩消失,她们相互搀扶着,就怕身子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田大由的眼睛更是四下转着,找半天才发现自己犯了傻,高声叫着自己儿子,让他赶紧去打酒。

“今天可得好好醉一场!”

他满脸通红,没喝就先醉了。

“四哥儿,咱们推举你做里长!”

有村人先喊了出来,众人赶紧同声附和。知县老爷答应了重划图甲,那么他们这一村人就能自己组个里,虽然里长户有十个,可村人这话的意思,就是要李肆来干赖一品之前那个角色。

“不不,李肆年少无知,怎么能担此大任……”

李肆赶紧婉拒,开玩笑,当了里长,那就等于是送到了官老爷的眼皮子底下,可不是件好差事。不过再一想,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现在不已经就在李朱绶的眼皮子底下了吗?

“四哥儿,当不当里长无所谓,反正整村人现在都听你的。”

关凤生两眼发热,原本以为女儿已经不保了,可没想到,李肆出去转了一圈,回来就带着官府把赖一品收拾了,这本事,已经不是一个凤田村能拘得住的。

“是啊,四哥儿,你让咱们整村脱离了苦海,这么重的恩,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报呢。”

田大由也连声说着,原本他可没怎么指望着李肆。

“这可不是我李肆一个人的功劳,赖一品不过是自寻死路,认真说起来,这可是大家的功劳。”

李肆的话,大家只当是他自谦,不少人还尴尬地低头,以为李肆这是在嘲讽他们。赖一品之前来抢人,他们都没敢阻拦,现在回想起来,心中多少都有些歉疚。

“关叔,你们去年为什么会拿到那样的单子?”

李肆转向关凤生,后者皱眉回想起来。

“嗯,说到这个,想想都还要抹汗。去年赖一品原本给我们的是白单子,我们都不认,没有官府的正式单子,我们这皇粮到底是交给谁呢?要是官府再来收一次,大家卖房卖人都再交不起!所以大家都约好了,不给正式的单子,就不交粮!赖一品这才把那单子给了我们。”

关凤生心有余悸地说着,李肆也想得到,这事全村人能联合起来,可是下了很大决心。正因为他们联合起来了,才逼得赖一品串通县里的书办,开出写着“康熙五十年”的单子,由此给自己留下了命门。这赖一品不仅贪,而且蠢,不过,若不是“李四”变成了李肆,跳出来一刀刺入这个命门,赖一品也不会得到报应。

李肆将前后事情一说,村人们都恍然大悟,这还真是他们团结起来的缘故。可村人们并未因此而坦然将功劳收下,没有李肆,他们哪能有那么大见识,懂得利用这个机会呢。

可接着搞清楚了此事的前后缘由,村人们的情感就开始升华了。

“去年一年的皇粮,还有之前的积欠,居然都是免了的啊。”

“康熙爷……圣明……”

“皇上仁德……”

村人们感慨万千,纷纷朝北叩拜,看得李肆眼睛直抽,心中很是无奈,没办法啊,谁让天底下的老百姓都相信皇上从来都是圣明的呢。

“康熙爷真圣明,就不该让那些坏人作恶!”

关二姐牵着李肆的衣袖,低低这么说着,一边还在守着她的贾狗子和吴石头都在点头,李肆顿时只觉一股暖流淌过心田。还是心地纯净的小孩子好调教,只是被他熏染了几天,就懂得了这道理,可惜的是,年纪越大,历事越多,反而越不明白。

“皇上虽然圣明,可李知县也是青天啊,大家凑钱送块牌匾吧。”

村人们的心理,李肆现在可无力纠正,只好拐到了这事上。也该给李朱绶回点小礼,他们这些“清官”,最喜欢什么万民伞青天匾了。

“对对,李青天!”

村人们又朝县城的方向拱手行礼。

“四哥儿,就怕钟老爷……”

关凤生还算清醒,提醒着李肆,还有一个大祸害。

“别担心,关叔,没了赖一品这个爪牙,他要再能咬到我们,也得很长一段时间后了。可到那时候,谁是老虎,还说不定呢。”

李肆嘴角弯起了关凤生熟悉的弧度,有这弧度,关凤生就安心了。

“咦,那个刘婆子人呢?”

说到爪牙,李肆忽然想起,还有个人不见了。

“那个胖冬瓜婆子啊,跑起来就跟滚似的,可快了!”

关二姐格格笑着。

“你啊,跑起来也够快的,连你姐都拉不住,不是四哥儿来得正好,你已经被那赖一品抢回钟府了!”

关田氏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屋子里又蹭了出来,一边假意训斥着关二姐,一边朝李肆投去了带着一丝讨好的笑容。在她身后,关云娘瞄着李肆,眼色跟之前也有了不同,不再是那种埋怨,像是才认识李肆一般。李肆随意扫过去一眼,关云娘又赶紧埋下了脑袋,可这次却没再转过身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