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一卷 第十八章 你得罪了老天爷

赖一品身体一僵,已然听出了这是谁的声音。

“李四?你还真敢来了啊,你可知道,爷等你等得很苦……”

脸上绽着心满意足的笑容,赖一品缓缓转身,李肆那句话,他根本就没听进心底,疯话何必在意。

村人分开,李肆现身,缓缓朝赖一品走来,关二姐脆声喊着“四哥哥”,风一般地扑了过去,李肆将她揽住,心下终于松了口大气,关二姐没被带走,这赖一品人也还在凤田村,很好。

“很好,你们俩都在了。”

赖一品此行目的全都达成,心中欢畅无比。

“这李四妨碍办差,把他给爷抓起来!”

游手们得令,就朝着李肆围过来。

“妨碍办差?说的是你们自己吗?”

李肆冷声说着,牵起关二姐朝一侧闪开,赖一品还当他在说疯话,正要发笑,周围村人一下如鸟兽散,接着就是一队套着号褂的兵丁扑了过来,后面还有一队背着鸟枪的兵丁,簇拥着一个消瘦中年,一脸冷厉地看住了赖一品。

“萧把总?你怎么也来了,这事小弟自己就能解决,不必烦劳……这……这……”

赖一品讶然不已,却还没明白萧胜的来意,直到一阵惨呼,这才看到,那几个围向李肆的游手被兵丁拳脚相交,两三下撂翻到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

赖一品辛苦地问出了声。

“赖一品,你的事发了,跟我走一趟!”

萧胜面无表情地说着,心中却还有些忐忑不安,对一边的李肆更是没有好气。之前罗师爷带着盖有白总兵大印的行文找到了他,要他配合知县老爷缉拿要犯,他就知道,自己果然还是没能从这事上挣脱,怂恿李朱绶李知县要调他这一汛兵丁来抓赖一品的人,说不定就是这李肆。

这个眼睛忒毒的小子,心思也够损的……

不过再想想此事不仅有知县老爷背书,还有白总兵的首肯,甚至段老秀才和罗师爷亲自压阵,萧胜也没觉得有太大的风险。

要怪,就怪赖一品这家伙自己招惹上了不该招惹的人吧。

“萧把总,此话从何说起?”

赖一品还是一脸茫然,再隐隐看到远处还有罗师爷的身影,他暗自抽了口凉气,脑子急速转开,顿时感觉不妙。

县里真是要抓人,有的是衙役,而现在罗师爷押着汛兵来,自然是要刻意避开跟自己有关系的衙役们,这么说来,是知县李朱绶要对付自己?

“萧把总,好歹你得给个交代吧,等兄弟从县衙出来,咱们的账可就不好算了。”

赖一品咬牙,还在恫吓着萧胜。可萧胜却脸不变色,指挥着手下将那些游手一个个摁在了地上。

“萧胜!每月的银子你都只当是吃屎么!?”

赖一品毛了,伸手来抓萧胜,却见臂影一晃,啪的一声,同样是个瘦子的赖一品被一耳光抽得转了起来。

“你要去的可不是县衙,白痴!”

萧胜一脸的公事公办,心中却是恨不得一刀戳烂了这家伙的臭嘴,他们之间那点交易,跟官老爷比起来虽然算不了什么,可被抖落到明处,他这个“额外外委”却是吃不消,有多少同僚正盯着他这个位置呢,他要露出什么马脚,就连白总兵也遮护不住。

话音刚落,赖一品一下撞开兵丁,捂着脸朝远处急奔而去。

赖一品这土霸王没什么见识,却很懂人心,萧胜这话里之义,他马上就明白了。虽然还不确定到底是犯了什么事,可他已经清楚,知县老爷不会给他开口的机会。眼下最要紧的,是逃回去找自己姐夫,就算是知县老爷,也不敢在自家姐夫面前就把他给抓走,姐夫身后可还有个白总兵呢。

萧胜带着兵丁们追了出去,可没想那赖一品脚下飞快,转眼就到了二三十米外。

“不能放过他!”

罗师爷高声叫了起来,真要让这家伙跑回钟上位家,事情可就复杂了。

萧胜咬牙,他也知道此事的厉害,这家伙要逃回了钟上位家,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他萧胜这个“忘恩负义”者,光只是抖落自己在金山汛这一带吃的孝敬,就能断了自己的活路。钟老爷那反而不怎么担心,毕竟这个赖一品才是真正的经手人。

罢了,已经上了这小子的贼船……

“开枪!”

萧胜停下脚步,沉声喝令,兵丁们虽然诧异,却还是乖乖地听令。进村前有所准备,火绳是点燃了,却没装弹。眼下就见一阵忙乱,有将药粉洒成一片的,有将铅子掉落在地的,那个之前在金山渡拦过李肆的矮个子兵丁,甚至还把通条留在了枪管里就准备开枪。

李肆也追了出来,眼见赖一品疾跑如飞,而兵丁们乱成一团,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把抓过那枝还把通条留在枪管里的鸟枪,抽出通条,沉心静气,眯眼瞄准。虽然这外形类似不举的枪托很是别扭,照门准星也跟后世的步枪差了很多,甚至这枪管都不敢保证是笔直的,但这三四十米距离,散布再大,也不至于能有半米吧……

嘭的一声爆响,白烟腾起,远处的人体也绽开一团血花,赖一品急奔的身体还没停住,被惯性带着朝前又冲了一截,才摔在地上,一阵滚翻。

挥开烟雾,李肆差点把五脏六腑都咳了出来,这硝烟也太浓太刺鼻,接着就感应到了什么不对,转眼一看,不仅所有兵丁都呆呆盯住了他,萧胜也都是一脸的呆滞。

会放鸟枪不出奇,可从没见过这么准的枪法!

“这都已经快三十步了吧……”

和矮个子一道拦过李肆的高个子兵丁无意识地嘀咕着。

三十步,不过四十来米,这还叫准……

李肆心中嘀咕,如果手上是一把零三式,就算这家伙跑到百米外,他都有把握一枪撂倒,在穿越之前,他每月都会去打靶场玩上两圈,花的精力和银子已经足够让他的枪法跟真正的兵哥比肩。

只是自己手中可是一把老古董鸟枪,四十多米外,居然还能靠着瞄准打中人,李肆也是倍感自豪。这东西虽然有准星照门,可兵丁们大概是从未用过,开枪的时候,基本都是扭头闭眼。

接着李肆就吓了一跳,他还真搂着清朝的鸟枪贴腮瞄准了!?天幸没有炸膛……

抹了一把汗,李肆将鸟枪塞回那个还呆然无语的矮子怀里,朝着萧胜说道:“赖一品行凶阻差,殴伤官兵,自寻死路,萧把总,你立功了!”

萧胜心中的震撼又转作寒意,分明是你开枪的好吧……

可他张了张嘴巴,却没把这话说出口,是他萧胜下令开枪,而亲自动手的李肆,身影又被兵丁们拦住,后方那些村人和游手们也没看到,他要去辨清杀赖一品的人不是他们官兵,而是李肆,谁会信?都只会把账算到他萧胜身上,这小子,够狠!

“死了么?死了么?萧把总,干得好!”

罗师爷一身是汗地跑了过来,使劲拍了拍萧胜的肩膀,萧胜无奈地苦笑,看来摔进这小子的坑里,就真没办法爬出来了。

反正心中也存了几分下杀手的心思,萧胜也就将李肆开枪然后“栽赃”的事丢到一边,带着李肆来到赖一品身边,却见这倒霉的家伙还没死。

李肆看着赖一品后腰的枪口,心想自己运气可真够好,而这赖一品也真够背的,原本他瞄准的是脑袋……

“李……李四……,你好……好狠!”

赖一品侧着脑袋,吐着血沫,听到脚步声靠近,就这么怨毒地低语着,人之将死,很多事情都想得前后通透,而这赖一品,终于想明白了,真正要置他于死地的,就是李肆。

“为……为什么……”

可他依旧不解,不过就是抢个小丫头,怎么就惹上了杀身之祸呢。

“为什么?你该问问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老天爷了。”

李肆冷冷说着,就算这赖一品不来抢关二姐,他也会想办法整治这家伙。不怪自己狠毒,而是这个赖一品所在的位置,就像是勒在他脖子上的枷锁,他必须将这枷锁打破,才能挺直腰板,呼吸上新鲜空气。

赖一品眼珠子翻了两圈,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一边的萧胜看了看李肆,灭了恶敌,常人都会心绪激动,可李肆却是一脸的淡然。萧胜心想,这少年杀人不眨眼,功成不心动,要是早出生五六十年,还不知道会是怎样一方枭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