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一卷 第十七章 肉在跕板上

“广东什么府县风波,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清晨,一行人朝凤田村赶去,路上李肆忍不住好奇,终于找段老秀才问了这个问题。

段老秀才睨了一眼凑在身边的罗师爷,再看看跟在身后的两个随从,那是李朱绶的家人【1】,感觉没什么好顾忌的,闲闲开了口。

“此事千头万绪,一时难以言说,有说私人恩怨,有说触逆上意,可在老夫看来,其实不过是老话重提。”

“黄梨州说过,历代赋税有‘积累莫返之害’,此时的广东,自前明一条鞭法之后,又在遭受此害。当年田克五能在英德免掉均平银,靠的就是前几任巡抚一力推行的摊丁入地之势,可上有道,下成蹊,不过十多年功夫,类似均平银这样的陋规,又在各县尽复。”

“各县父母,鲜有任满三年者,大多得过且过,而像曲江新安那样的疲县【2】,父母官就不得不想方设法提补钱粮,力有不逮者,极易出事。”

“黄梨州”这个名字,李肆不熟悉,可说到“积累莫返之害”,他就明白过来,老秀才说的是黄宗羲。后世有学者总结的“黄宗羲定律”,说的就是华夏历史上每次赋税改革,初期都会有所成效,可很快就转变为进一步加重草民负担的沉重压迫。

说到这,段老秀才看向罗师爷,此次行动关系重大,不能用跟此事有关联的杨典史,李朱绶不得不让罗师爷亲自出马。

“罗先生应该明白,杨冲斗和金启贞因何获罪吧?”

这里没有当官的,罗师爷嘴巴也松了,低低叹道:“还能为何?不就是他们太老实了么。”

老秀才点头:“没错,他们太老实了,可他们又都没有之前田克五的运气。就想着在丁银一项上能真正‘均平’,虽然本心不一定是怜恤草民,更多还是为了收起钱粮来顺畅方便,却不曾想,得罪了太多的乡绅。”

李肆大概是明白了一些,这赋税一事,田银好说,田就摆在那,可丁银却不好打理,毕竟人是能动的。在一条鞭法之后,人身服役成了以银代役,而这负担却大大的不均了。按“田均人头”来算,富人当然低得多,负担就轻。而穷人则高得多,负担就重。光以人头数来收税,根本就不现实,也不公平,也给贪污作弊留出了太多空间。所以一条鞭法之后,不管目的只是想收到足额丁银,还是在怜恤草民,全国各地都在尝试着“丁随粮办”,也就是将丁银摊到田亩或者地银上,以至于到康熙年的人丁统计里,那一个“丁”已经不是真实的人口数量,而是纳税单位。

只是要做到“丁随粮办”,必然会损害富人的利益,特别是地方上那些基层乡绅的利益,如果地方官要认真推动这项政策,就会触动一张盘根错节的大网。

老秀才摇头轻笑:“尚藩平定之后,广东税赋之变曲折来回,每一转折,都会掀起风波。去年是今上登基五十年,今年又在筹办六十大寿,巡抚满大人要的只是全省地方安靖……”

“如今这二位下力过深,几乎激起绅变,而小民又夹在里面,也要借机闹事,各县又在观望风色,侯着此中福祸,眼见波澜将起,满大人当然想着赶紧处置。不是杨冲斗的儿子杨津跑去叩阍,估计部议已经下来了。”

罗师爷一个激灵,赶紧插嘴:“李大人其实本心也是怜惜这二位的,只是身不由己。段老先生也该知道,李大人收三成火耗,也不过是萧矩曹规,在此之外,可未增一项杂派。”

听到罗师爷为自家东主维护形象,段老秀才和李肆对视一眼,都在无声低笑,李朱绶怎么会不是清官?满天下的官老爷,那都是清官!大清的官嘛……

明白了这广东府县风波,根源不过是税赋政策上的动荡,由此上升为波及一省的政难,李肆不由慨叹,泱泱华夏,盛于农也败于农,不摆平皇粮的三千年纠葛,华夏就永无出头之日。而真要切进这个问题,根本就是一坛酱缸,无处下手,太复杂了。

李肆很快就将思绪从这团迷雾中挣脱出来,现在他想这些有什么用?不解决掉赖一品,他连饭都没得吃。

日近正午,金山渡的汛守营房远远可见,李肆呵呵笑了,就不知道那位鸟枪把总,在看到罗师爷带来的行文后,脸上的表情会是如何精彩。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另一个人也在好整以暇地打量着关凤生的表情,那上面的愤懑和无奈就是他的愉悦源泉。

“关炉头,你在等什么?你那个脑袋被砸傻了的呆子女婿?”

赖一品带着十多号游手进了凤田村,正堵在关凤生的家门口,周围围了一圈村人,看着赖一品,都是一脸的敢怒不敢言。

赖一品以全村人的生计为要挟,勒索关凤生的二女儿,村人们都知道了。虽然都不忿赖一品的作为,同时也为关凤生的牺牲而感动,可他们却没办法施以援手。不仅因为那座矿场基本就是他们的命根子,还在于他们的田地大多典卖给了赖一品身后的钟老爷,要他们交多少租子,钟老爷说了算。甚至整个里甲也都是钟老爷在把持着,要他们交多少皇粮,也是钟老爷说了算,整个凤田村的六七百号村民,根本就可以算作钟老爷的奴隶。

眼下钟老爷身前的恶狗赖一品来勒索关凤生,村人们也只能在一边沉默地看着。如果真是要砸屋拆房,不给关凤生活路,村人们说不定还会出手劝阻,可眼下只是要一个“小番婆”,大多数村人都觉得还不值得鱼死网破。

几个在矿场上做工的年轻人血气方刚,忍不住要站出来说话,却都被家里的老人拉住了,此刻拦在赖一品身前的,除了关凤生,就只有铁杆兄弟田大由。

“他爹,舍了吧,别为了二姐一个人害了全家……”

关田氏被赖一品身后那群如狼似虎的游手给吓住,终于忍不住低声劝着丈夫,却被丈夫冷喝了一声:“滚进去!这里没女人插话的份!”

关田氏咬牙,还不放弃:“四哥儿现在都还没回来,你还真信着他?”

听到这话,田大由叹了一口气,将自己妹妹劝开:“这跟四哥儿也没关系……”

赖一品尖声笑了:“李四?你们还指望那个李四给你们带什么好消息?哈哈……他恐怕已经提着裤子逃得远远的了!”

他此次来有一半原因也是要找李肆的麻烦,磨蹭了老半天,快过正午了,李肆还没见踪影,他已经不耐烦了。

“把人架走!爷的午饭都快被误了!”

命令一下,游手们涌了上来,就要将关凤生和田大由拉开,周围的村人开始躁动起来,喊停的,骂人的,什么都有。

“干什么!?想干什么!?造反么!?”

赖一品高声喝着,村人们顿时静了下来。

“来啊,冲上来啊!爷就站在这,等着你们动手!就怕你们这会痛快了,整个村子都要完蛋!萧把总就在金山渡,爷掉了一根汗毛,今天你们就能等到报应!”

把官兵扯了出来,村人们顿时没了底气,这赖一品,可是个县差,是个官爷。

眼见村人气势低了三分,赖一品冷笑着呵斥道:“爷这是在催积欠!谁敢动,等下就要催到谁家去!给了你们这些草头小民一碗饭吃,还不念恩,拿回一点赔补,就闹腾个不休,你们还有没有点廉耻?”

村人们胸口都被一股火烧得憋闷不已,可话中的威胁,也如刀子一般悬在他们头上,再不敢有什么动静。

“呸!都是一群贱货!”

赖一品朝地上吐个唾沫,话里还带着一丝对自己的恼怒,早知道这些村人这么好收拾,之前就不该那么畏首畏尾。可接着他心中又闪过一丝喜意,这么看起来,王寡妇和林小妹,要收到手也没什么难度,不过,现在不急,先把关二丫头吃到嘴里……

粗重的喘息和沉闷的扭打声里,游手们将关凤生和田大由死死摁住,这些地痞流氓打架不行,缠人却很在行,两个铁匠空有一身力气,却无用武之地,只是徒劳地挣扎着,同时发出不甘的低吼。

“赖一品,你就不怕老天报应!?”

田大由愤怒地喊着。

“老天?对你们这些草头小民来说,我……就是老天!”

赖一品不屑地冷哼,接着向一边还在忐忑不安的刘婆子招手。

“刘婆子,还不进去把人给我领出来?下手可别太重,我赖一品可是很疼惜人的。”

刘婆子脑袋如鸡啄米般地点头,小心翼翼地进了屋子,片刻后却是一声惨叫,像只大冬瓜似地滚了出来。

“谁敢抢二姐,谁就去死!”

两个少年从屋子里冲了出来,正是贾狗子和吴石头,李肆走前,特意叮嘱过他们护好关二姐,到了眼下这紧急关头,他们也全都豁了出去,一人一脚,将刘婆子踹出了门。

“从哪里爬出来的小臭虫!给爷赶紧滚开!”

眼见周围村人又有了不稳的迹象,赖一品也急了,带着几个游手径直冲了上去,两个少年虽然力气够足,打架斗殴却不是强项,很快就被扭住了手脚,像拖猪狗一般地扯开。

“都是些没用的家伙!”

赖一品不敢再拖延下去,就准备自己冲进屋子抢人,一大一小两个姑娘又从屋里冲了出来,正是关二姐和关云娘。只是关云娘战战兢兢地拖着自己妹妹,可她是小脚,关二姐奋力前冲,她竟然没能拉住。

“放了我爹爹,还有田叔叔他们,我跟你们走!”

关二姐昂着小脑袋,看着赖一品的目光满是不屑。

“等我四哥哥回来了,你们可都没好下场!”

小丫头话虽然童真,可这发自肺腑,充满自信的语气,倒是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接着赖一品就哈哈大笑了。

“二丫头,还在指望你四哥哥?还是指望爷对你怜惜一些吧……”

见到了正主,赖一品喘了口长气。

“今天你就是跕板上的肉,等把你带了回去,看爷怎么整治你。”

眼见赖一品伸手,就要抓住关二姐的娇小身躯,一声冷喝猛然从后方传来。

“赖一品!束手就擒吧,今天你是无处可逃了!”

【1:清代官员的“家人”,说的是亲随。】

【2:清代地方有冲、繁、疲、难四属性,冲是地处要害,繁是事务繁琐,疲是赋税难征,多有积欠,难是草民刁蛮,命案不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