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一卷 第十章 用火过猛

“知道是知道,可这矿场不是咱们的。”

李肆叹气,关凤生也像是一瓢冷水浇到了头上,呆呆无语。没错,这是钟老爷的矿场,这位“资本家”管治他们这些人的原则就是,吃饱就好。他们炼出钢来,也会被钟老爷压榨得不剩几根毛。虽说在这个时代,懂得炼钢的人可是高级技师,去了佛山当炉头,一年少说也能挣个二三百两,可他们身上还背着钟老爷的一大堆债呢,想跑都没得跑。

过了一会,关凤生振作起来,炼不成钢,能省出木柴钱来,今年也能喘上一大口气。稍微挪腾一下,李肆这边的皇粮问题就能解决。

在这年头,书就是金科玉律,别说那些大字不识的炉工,就连关凤生也深信不疑,就只那田青还不甘心地硬着脖子。

“要砖,要铁扇叶,要人工,矿场上都有,还要你花什么钱!你当头儿,咱们都听你的!”

这矿场都是由关凤生拉扯起来的,有他的支持,事情就一帆风顺了。

李肆要做的事很简单,给这座炉子加一个蓄热室。这个时代的冶铁炉都是敞开的,燃料的热效率很低,用耐热材料作一个蓄热室,把燃料的热效率提升上去,消耗也就少了。

这个蓄热室更大的作用其实在于提升炉温,可以用在炼钢上。冶炼生铁的炉子温度最高不到1200度,要熔化钢水得到1600度。只是现在没有足够耐热的材料作炉子,而且这座矿场也是钟老爷的,没必要动炼钢的心思,所以李肆只是拿出来替矿场节省木炭银子,同时,为他下一步计划作技术积累。

他要卖田产,不止是为了这座炉子,下一座炉子更重要,那是自家的炉子。

借着改造冶铁炉的功夫,李肆又跟炭头邬熟络上了。这个叫邬亚罗的人,名字颇为现代化,可人却土得掉渣,确实,他干的就是烧土烧木柴的活。除了烧木炭,他还兼着烧炉砖的活计。

设计图其实都在李肆脑子里了,整个白天,忙乎的就是解说的工作,烧砖的烧砖,打铁的打铁,木工也挽起袖子开干。矿场上经常自己置办工具,李肆这事,也只是个小工程,凑些边角料就能解决。周围那些矿场护卫向来不干涉矿场的工作,他们的任务只是盯住了矿石和出炉的生铁,钟老爷也不会关心冶铁炉子要怎么折腾。

夜晚,李肆在床底下一阵翻腾,将几个大木箱子拖了出来,打开箱子,顿时淹没在一大堆线装古书里。他是被自己白天随口胡诌的话给提醒了,李老爹到底给他儿子留下了什么书?

大半都是跟四书五经有关的东西,李肆懒得去翻,就一本本地扫着封面,一只只箱子的箱底都翻过了,依旧没见着什么好货色。

无所谓了,反正自己脑子里的东西也应该够用,找书也只是想着在必要的时候能挡住关凤生等人的疑问。

懒懒地翻起最后一只箱子,拿起一本书,封面上的四个字赫然入目。

李老爹,你当真是普通的读书人吗……

李肆心情激荡,《天工开物》!仔细一翻,还是崇祯十年版!最早的版本!

宋应星的《天工开物》,后世被誉为“世界上第一部关于农业和手工业生产的综合性著作”,欧洲人称之为“中国十七世纪的工艺百科全书”。

可在眼下的1712,却还不是众人皆知的名著,除了清初几个刻本之外,就再没什么流传,严格说,到这会宋应星才死了五十年,还算是同时代人。到乾隆年间,鞑子朝廷编纂《四库全书》的时候,不仅没收录这书,还直接就查禁了。

直到民国时代,国人才从蛛丝马迹里知道了这本书的存在,然后在日本那找到了原本,结果发现,不仅日本有,整个欧洲都有!民国刊印的《天工开物》,所有版本都源自于日本的“菅本”。

李肆忽然觉得,自己这张嘴像是得了“大预言术”,之前在矿场随口一说,居然就在自家床底下翻出了这宝贝。有这书,冶铁炼钢的权威性就算掌握在了手里。

一叠《天工开物》之后,再翻下去,李肆越来越相信,李老爹可不是一般人。

方以智的《物理小识》,王夫之的《思问录》……

接着再翻,李肆差点一口血喷了出来,喂喂,李老爹,你这不一般,可也太不一般了。

《纪效新书》!《练兵实纪》!戚继光戚大帅的兵书……

翻到最后一本,却是手抄本,封面四个小楷:念帛随笔。

李老爹名叫李追,字念帛,这书应该就是李老爹的笔记。看这楷书很是周正,虽然水平说不上多高,可骨架刚劲,蕴着一股清人所没有的大气。

翻开书,李肆皱眉,只剩下一小半白纸,装订处带着纸屑,前面有字的部分自然是被撕去了。

“估计是有什么犯忌的东西才销毁了吧。”

李肆也没细想,这事在这个时代太常见了,戴名世《南山集》案才是去年的事。

“难道……这真是天意,你还念着,不让自己儿子当只太平犬?”

看着这些书,李肆心中激荡,“造反”二字又在脑海里晃悠。

“四哥哥!昨天你说好了要教我们认字写字哦!”

稚嫩的嗓音响起,可脚步声却不止一个,那是关二姐和贾狗子、吴石头一起来了。李肆心绪平复,对现在的他来说,造反就是空中楼阁,现在要做的,是打好地基,搭建台阶。

迎上了小姑娘和两个伙伴,李肆微微笑道:“今天不学字,我来教你们认星星。”

关二姐愣愣看着夜空:“星星?仔细看比米粥还密呢,怎么认得清?”

看着似乎将所有星星都收进了眼瞳里的小姑娘,李肆心中暖意充盈。

同一片星空下,关凤生夫妻躺在床上,也正提到关二姐。

“我哥那是不好意思开口,可瞧着田青和大闺女……”

关田氏欲言又止,关凤生则是一声冷哼。

“我知道你什么心思,可云娘是我当着李大哥面指好了的!”

关田氏咬牙,还不甘心。

“瞧四哥儿的心思,不像是在云娘身上,反而更中意二姐。”

关凤生一点都不犹豫。

“一并嫁了四哥儿就好。”

“你!”

关田氏气得说不出话来,扭头不再理自己丈夫。

第二天,关凤生瞧着李肆的表情,让李肆很是不解,可关凤生再看看田青,叹了口气,却又没说什么。

接着两人心思都放在了炉子的改造上。

工程并不复杂,甚至砖都不必再烧,邬炭头将之前废弃掉的一个炭窑拆了,再加上原本塌掉的炉子,就凑够了李肆要的耐火砖。

就在冶铁炉旁边的坑顶直接又挖一个坑,砌起一个小砖房,砖房里是蜂窝般的耐火砖结构。再挖出一条通道,通到炉子的鼓风口,也用砖砌好。而在砖房上面用砖同样砌出一条通道,靠近炉顶,通道的中间砌起烟囱,设置了一个凸管结构,将铁片做的风扇装在凸管后方,用人力摇,这样重的烟尘可以从烟囱出去,而轻的热空气可以被风扇抽到蓄热室。

剩下的工作,就是木匠和铁匠的活。将鼓风口改造了一番,直通蓄热室,而进风口则放在了蓄热室那边,何木匠跟着本就是铁匠的关凤生几下忙乎就解决了。

麻烦的是炉顶,最理想的蓄热室,当然是要封闭炉顶,可眼下因为只是改造,所以不得不考虑炉顶进料,李肆的规划就只能是用铁片作一个大喇叭,可以在进料后盖住炉顶。喇叭口之上是一个弯弯的铁管,另一头可以插到砖砌的通道里。

总之这一套设计非常的简陋,但众人还是被其中一个细节给镇住了。

“四哥儿,为什么人轻轻摇,这风扇就转得这么快?”

啧啧称奇的人群里,矿场的何木匠忍不住开口问,因为这东西有他一份功劳,李肆让他用木头做的变速齿轮,用来驱动手摇风扇。

“要明白这个,可要学很多东西。”

李肆可不是敷衍,这原理就跟自行车链条一样,知道的觉得很简单,可不知道的,还得搞明白很多东西才能理解。

何木匠失望地哦了一声,脸色却也自然,在这个时代,匠师们都守着自己的独门绝技,人家不说,他当然不能追问。

“过阵子我闲下来了,会抽时间讲课,要学就得来听课,记得带上你的徒弟。”

接着李肆这话,让何木匠瞪圆了眼睛,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点头不迭,怎么不学?

“四哥儿,还真不是一般人呢。”

何木匠满腔的感慨。

蓄热室搞定了,接着就要验收成果,李肆心中也是忐忑,毕竟没有实践过。田青虽然被这一连串动静给镇住,可跟很多人一样,依旧不相信这奇怪的玩意能省炭火。

“这炉子多出来一大坨,当心费的炭更多……”

田青捏着嗓子说着,却被身边的田大由拍了一巴掌,他听到这事,也跑过来看热闹。虽然教训了儿子,可眉毛也在皱着,似乎并不看好这事。

几十号人围住了炉子,惊疑的眼色传来递去,远处更多的人也都放慢了脚步,打量着这炉子怪怪的改造。

“起火!”

关凤生对李肆信心很足,决然下了命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