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一卷 第七章 我是疯儿也是傻

明清两代相替,在眼下的广东,赋税编户还在沿用都图制,县下是都,都下有图,图下有甲。而里甲的设置也沿袭明代,每一百一十户为里,十户为里长户,百户为甲首户,十年一轮,协助朝廷“完粮”。图和里基本是一回事,但前者主要对应官府的赋税编户,后者对应的是行政区划。这也只是制度设计,实际上一里并非严格有一百一十户,在里长户和甲首户外,还有畸零管带这样的杂户。甚至某些县里,一都就是一图,也就是仅仅一里。

说到“编户齐民”,百万字也未必能说清,单说这里甲之责,里长承催钱粮不说,甲首具体要干什么呢?

甲首得承担县里的各项差役。差役有软当有硬当,软的是钱,甲下诸户都要交,是用来供养衙役书吏和各类差人的。而硬的则是零碎的差事,甲首得跟着书办胥吏催粮,充当民壮修路造桥,对官员迎来送往,还要配合绿营衙役缉捕盗匪等等,这部分差事也可以花钱代役。

还有一件要命的事,那就是甲下诸户谁欠了皇粮,虽然从制度上说是找里长催要,可官府的惯常作法是找关联的乡绅催要,而里长户大都由乡绅控制,所以最终负担落在了甲首户身上。总而言之,轮上了甲首,富户能被折腾成穷光蛋,穷光蛋就只能背家而逃,当然,那似乎是在明朝。

“不是说康熙宽仁,小民幸福吗?怎么当一回甲首,也还是要破家呢?”

更多的细节李肆不清楚,可在穿越前他就知道,能不能搞清楚赋税情况,是区别一个人到底是历史爱好者,还是历史研究者的门槛,他这个门外汉可没发言的资格,更不可能拿着后世那些专家的结论来推翻眼前的事实。

虽然大略知道了一些东西,李肆的疑问还是没有消解,他就一个人,那十亩水田也只有了田皮,再怎么横征暴敛,也不至于要逼得关叔卖女儿才能替他交清吧?

可现在不是提问的时候,李肆问清楚了那个刘婆子的所在,风风火火地冲了出去。

刘村在十来里外,刘婆子一家人丁兴旺,门户颇深,小院的砖墙还刷上了白灰,在这座砖屋常见,明显比凤田村富态一些的村子里,也显得相当惹眼。而刘婆子更是包揽了这方圆百里的杂事,包括说媒和……买卖人口。

“30两?我说关大婶,就算是在广州府,厨艺女红样样都精的乖巧姑娘,顶尖也不过是20两,还得容貌过人才行。你这丫头,脸面就不说了,还是个天足。这会日头已经出来啦,你……可睡醒了?”

院子里,刘婆子正尖着嗓子,连正脸都没给关田氏。

“刘大娘,你上次提起这事,说钟老爷瞧着喜欢,不只当丫鬟看吗?那价也不能照着丫鬟来说啊。”

关田氏脸色发白,自然是现实大大低于预期。

“喔唷,一个小番婆,就想着进钟家当姨娘?钟老爷答应,他那几房女人还不答应呢!”

刘婆子冷冷笑着。

“我读过书,也认得字!求你了刘大娘,给我出个好价吧!”

一边的关二姐跪了下来,嫩声说着。

“嘿……还真是孝顺女儿呢。”

刘婆子斜着脑袋,不愿看到关二姐的小脸,嘴里却唉了一声,似乎被关二姐给打动了,就眯着眼缝瞧住了关田氏。

“看这丫头也挺乖巧的,你们家也可怜,就当我刘婆子帮乡亲一回。钟老爷交代了我这事,丢了20两银子在这,你若是肯了,咱们现在就可以立契。”

关田氏的表情顿时无比丰富,既有不甘,也有喜悦。不甘的是这价钱很不满意,高兴的是马上就能拿到银子。

没怎么犹豫,关田氏一咬牙,“就依大娘的意思罢……”

刘婆子矜持地点头,然后朝里屋走去,转身的时候,脸一下绽开了,嘴里低低念着:“原本还以为得跑去他家费上一番唇舌,可没想到啊,老天爷有眼,让他家轮到甲首,这下可遂了赖大少的愿……”

院子里,关田氏将关二姐拉了起来,默默拍着她膝上的灰尘,却始终不敢看她一眼。

“娘,20两,可够爹爹和四哥哥完粮?”

关二姐蹙着眉头,细声问着。

关田氏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一下抱住了关二姐,低低抽泣出声。

“千万别告诉四哥哥,就说我出远门了。”

小姑娘还没忘了交代一句。

当关田氏在契书上摁下指印,接过那一包银子时,她觉得这银子的分量格外沉重,压得她连刘婆子那再也遮掩不住的笑容都没注意。

“丫头,还不跟你娘道个别?”

刘婆子心满意足地再看了一眼契书,嘴里随口说着,正要卷起来收好,就听轰的一声,院门被撞开了,一个人影风一般地冲了进来。

“贼啊——”

来人几步就踏了过来,刘婆子像是被钉在了地上,两眼瞪圆了,扯起嗓子高喊。

“李四!”

“四哥哥!”

关二姐母女都惊呼出声,来人正是李肆。

不知道是身体原主这段时间挖矿有了长进,还是他穿越而来,让这身体也有了强化,这十来里地,他不到两刻钟就跑了过来。在院子外隐隐听到像是已经立下契书的话语,心中大急,不顾一切地冲了进来。

见那老婆子手上还拿着契书,李肆劈手就抢了过去,接着瞪住了关田氏,手掌一伸:“契书,银子!”

语气强硬,眉目沉凝,带着难以抗拒的威势,这面孔熟悉,这气质却从未见过。关田氏呆呆地将两样东西递了出来,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将银子塞回刘婆子的手上,李肆挥手:“走!”

一片脚步声里,刘家的人从院子里涌了出来,而刘婆子也才如梦初醒。

“站住!走?往哪走?”

刘婆子是个肥婆,拍着颤悠悠的胸脯,喘了好一阵,这才有继续开口的力气。

“是李四啊,人家关大婶不卖这二丫头,又怎么能把大丫头嫁给你呢?你来搅这一脚,为的是啥?前几日被石头砸了脑袋,现在还没好?”

身为婆子,这方圆百里的动静,自然一清二楚。她一边牙尖嘴利地说着,一边指住李肆手里的契书,面目很有些狰狞。对她来说,那可不只是银子,还是她在赖大少那邀功的凭据。

“把契书还回来!不然可别怪我老婆子不讲情面,告你碍约毁契,这可是八十大板的罪!蹲了监,你这条小命可就别想活着出来!”

李肆举起两张契书,冷声笑了。

“没有中人,没有铺保,你订这契书有什么效力!?不怕我告到官府去,说你诱卖人口?!”

刘婆子两眼瞪圆了,却一下说不出话来,想恫吓李肆不成,自己却被威胁了。

没错,按“王法”来说,卖身作奴婢,不仅要中人,还要有里长一类的作保,这才算是完整的契书。

“读书读到脑子发懵了?连白契都不懂?”

回过神来,刘婆子中气不足地喝着,所谓白契,就是没经里长一类中人画押的契约,乡下人为免麻烦,大多都喜欢签白契,而官府却是不认这白契的效力。

“知道是白契,就别借官府的名头来压人……”

当着刘婆子,还有她背后那五六个家人的面,李肆刷刷就将契书撕成了一堆碎片,院子里顿时一片寂静。官府不认白契,也只是表面上的,官老爷为了稳定,有时候也不得不以白契为判罚依据,所以这契书可留不得。

“刘婆子,我好心提醒你,少做点伤天害理的事。”

李肆沉声说道。

“你……你……你们还不抓住这疯子!把他给我狠狠抽醒喽!”

刘婆子气得七窍生烟,方圆百里,除了钟老爷赖大少,谁敢不买她的帐?眼前这个少年不过就是个读书读得发傻的废物,下半辈子得靠着吃软饭才能活下去,这会居然敢在她面前逞威妄为?

刘家男人被刘婆子一声吼醒,卷起袖子围了过去,却又止住了脚步,一阵抽凉气的声音响起。

就见李肆一掀上衣,一把牛尾短刀从腰间露了出来。家里原本还有砍柴的斧头,太显眼不好拿,只能带上这么把类似西瓜刀的家伙。以李肆穿越前的经验,做事就得有备无患。

“我脑子是不好用,谁敢过来,我就敢砍谁!疯子嘛,砍人不犯法!”

李肆恶狠狠地说着,目光扫视过去,腰上的刀子似乎也含进了亮晶晶的眼里,刘家那几个男人你看我,我看你,手脚都缩了回去。

这少年可不是什么傻子,更不像疯子,可就是这样,才感觉更可怕,他那眼里的刀子,硬得真能剁人。

“至……至于嘛……这点小事,别闹成这样。”

“早跟大娘说了,别掺和卖人这事,可你也别这么跳腾啊。”

“这还是咱们刘家院子,可别太肆无忌惮了哦。”

男人们又是威胁又是劝的,李肆冷笑,不亮这刀子,不让他们明白自己不惜杀人的决心,他们何至于这么“客气”,肆无忌惮?那不就是他李肆的名片么?

“这事今天就当没发生过,不过刘婆子,我还是留一句话在这,要敢再动我们凤田村谁家姑娘的主意,村子里啥没有,几百号男人还是有的。”

就在路上,李肆已经找到了刘婆子其人的记忆,明白了这肥婆就是钟老爷一家放在外面的狗腿子。他眼下将整个村子都拉了出来,并不指望刘婆子彻底打消坏主意,但至少能镇得她安静一阵子,现在他需要的是时间。

李肆带着人走了,刘家院子的大门嘎吱晃悠着,几个男人和刘婆子呆立无语。

“你们……你们还算是男人吗?一把小刀子就把你们吓住了!?”

过了好半天,刘婆子清醒过来,破口怒骂着家里这几个男人,儿子女婿都有。

男人们面面相觑,呆了好一会,大儿子委委屈屈开口辩解:“总不成为这事闹出人命啊……”

大女婿搭话道:“是啊,娘,积点阴德吧,就算要帮赖大少,也别沾这些事。”

刘婆子一脸紫红,调门越来越高:“寻常家的闺女,我还懒得沾呢!关家二丫头是赖大少指名了的!这事要黄了,赖大少能高兴?赖大少不高兴,钟老爷能高兴?钟老爷不高兴,咱们刘家还有好日子过?这个家我能指望谁!?那个成天只知道烧香炼丹的疯老头子?”

肥胖的身躯像是个风箱似的,呼哧呼哧喘着,刘婆子咬牙切齿。

“不行!契书都签了,还被那疯子给搅黄了,我刘婆子做事什么时候这么没脸没面?把村子里要好的人,还有那些游手泼皮都招呼上,跟我出去抢人!”

二儿子低低开口道:“赖大少为啥要娘你来张罗这事?不就是他也不愿太得罪那帮人吗?凤田村那可有几百号矿工呢,出点什么事,咱们刘家可担待不起。”

刘婆子冷静下来了,呆了好一会,不甘地冷哼一声:“也好!那小疯子,就丢给赖大少整治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