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一卷 第六章 身在福中不知福?

“四哥儿变了不少,这菜都没怎么动,你们也吃点吧。”

夜深了,关凤生招呼着自己的妻女,田大由和李肆已经告别,屋里就他家这一男三女。

“再变又有什么用?这十年一催命,终究又轮到咱们家了。”

关田氏哀声长叹。

关凤生冷眼止住了妻子,让两个女儿吃饭,将关田氏扯进了内屋。

“你也知道这是十年一催命,李大哥一家落到现在,剩四哥儿一枝独苗,今年又是我轮甲首,再怎么也要护着他,把他家的田产给保下来。”

关凤生压着嗓子,对自己妻子说着。

“何止是今年护着他?从李大哥走了,这三年来不都是你护着他?咱们家的水田都抵没了,只剩三亩口粮田,就靠你在矿场做工,你还能怎么护着他!?”

关田氏话里满含着憋屈。

“三年?三年算什么,这辈子我都得护着他!我关凤生能活着,全是李大哥的仁心!当年他根本就是把我当儿子一样拖大,不是为了我,四哥儿上面那三兄弟怎么会早夭?李大哥就跟我老子一样!四哥儿就是我兄弟!把我人卖了,都报不回这恩情!”

关凤生激动了,如果身前有张桌子,多半已经被他一巴掌拍碎。

“是!是你兄弟!你要把云娘许给他不说,还要把咱们整个家都赔给他!我哥去年轮甲,为了替他完粮,也把田给卖了,他李家这恩,要还到什么时候才算个完?我这命,怎么就这么苦哇……”

关田氏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外屋两姐妹听得不对,三两下吃完饭,轻手轻脚地收拾好,就退回她们的小屋子里。

关田氏发泄一通,也平静了下来。

“我哥那指望不上了,村里其他人,能不被催收积欠就算好的。咱们家,除了这片宅地,就只那三亩口粮田,你还能怎么护住他?是不是要咱们母女去投奔我哥,好让你卖了这宅地和旱田?”

关凤生喉咙里嘟囔了一声,看来还真有这打算,想了一想,终究是放弃了。没了口粮田还是其次,没了宅地,他们这家也就算破了,就算不顾他这家,过了今年,要再护住李肆,也都无能为力,更别提什么嫁女儿。

“我还有办法,钟老爷之前提起的事情,只要我答应了,就是好几百两银子的收成。”

“不行!”

他这话一出口,关田氏惊恐地低叫出声。

“不行!摊上钟老爷那些事,这辈子可就都陷进去了!吴家和贾家是怎么落到现在这田地的?那可不止是银子的事!”

关凤生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恩情当然得报,可也要咱们报得起,今年……就算咱们家尽上最后一把力!”

关田氏咬着牙,作了退让。

“别动口粮田的主意,没了那田,咱们连饭都吃不上了,而且那也卖不出几两银子。刘婆子之前跟我说过,说钟老爷见过洋蛮子,挺喜欢二姐这样的脸面,如果把二姐……送出去,不仅能得些银子,钟老爷还能指使着赖一品,少收点杂派……”

关田氏躲躲闪闪,很是辛苦地说完这话。

“二姐?她可是咱亲生女儿!”

关凤生气不打一处来,手掌挥起,就要落到关田氏脸上。

“你不是要报恩吗?怎么,连女儿都舍不得?”

关田氏倔着脸,就不避那手,关凤生咬牙,手掌颓然落下。他目光闪烁不定,像是在认真考虑着这个选择,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不,不行!四哥儿很喜欢二姐,这么做可不合他心意。”

啪的一声,关田氏的耳光扇到了关凤生脸上。

“四哥儿不是你兄弟,他是你亲爹!”

屋子外,两个身影蹑手蹑脚地退开,回到了另一间小土屋里。

“你四哥哥真有那么好,就拜托他放过咱们家吧……”

同样是干草铺成的床榻上,关云娘抹着眼泪,对身边的关二姐这么说着。

“四哥哥对我那么好,该是我报答他的时候了。”

关二姐低低说着,月光透过屋顶的缝隙射下来,映在她那双深邃眼瞳上,闪烁起晶莹的光晕。

“真没想到,原本的‘我’,居然和真正的我有一样的审美观。”

夜里,点起油灯,李肆一边用毛笔在纸上勾勾画画,一边走着神,关二姐的娇俏小脸也将更多的记忆碎片捞了起来。小姑娘容颜迥异常人,从小就被称呼为“小番婆”,还是他“李四”多有回护,不仅拦着众人,不让她受欺辱,还一直带着读书写字,怪不得小姑娘视他为至亲。

可李肆却想不到,还有某人的审美观和他相似,而且对关二姐垂涎已久。

“继续读书吗?”

李肆拉回思绪,沉思片刻,将纸上的一个“官”字划掉。

清代的官宦之路,可不是那么好走的,就拿最低一级的秀才来说。院试每三年举行两次,通过了就是秀才,可全国平均下来,每县每届也不过十来人。考试的内容呢,八股文,那也不是他能静下心来研究的。

更重要的是,要走官宦这条路,他无法保证自己能遮掩得住自己的心性,他是记者,暂时性地伪装潜伏没问题,可要他去干那种十年不起底的“死间”,却不是那块料。或许他在紫禁城里,被皇帝招去陛见的时候,就忍不住冲上去把那鞑子皇帝直接掐死了。

可清代的官宦之路,也很好走,钱,明码实价。乾隆三十九年时价,五品京官9600两,七品知县4620两。光绪二十六年时价,五品京官2073两,七品知县999两,瞧,还是促销价。当然,这只是官,买缺又是另一张菜单。

只是在这康熙年间,卖官还没常态化,康熙也只是临时性地开捐纳,之前平三藩,之后治河救灾,期间征讨噶尔丹都卖过县丞一类的小官。而系统一些的是“捐出身”,可以得到监生的资格。他的佃主钟老爷钟上位,有几十顷田,有几座山场,也捐了个监生,却从没去就过学,更谈不上考举人,要的就是监生这个身份。

说起来还是一个字,钱。

“那么,是直接去……”

接着李肆在纸上写下了“金”,目光闪烁了好一阵,又再度划掉。

钱,他没有,可老天爷终究没太亏待他,他有一座金矿!

记得没错的话,穿越前去采访的鸡冠山金矿,不管是前山还是后山,在清代都无人发现!

可俗话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而且金矿需要大量的人手淘金,以他现在这么个穷汉,那金矿就是天上的月亮,只能抬头看,张嘴啃不到。

必须得有一定的实力,才能将那座金矿啃下来。所以这问题就绕了回来,要怎么起步?顺着这思路想下去,那座金矿已经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看来还是得施展金手指啊,就是不知道在这满清,是不是真能安逸地如愿。”

李肆喟叹一声,确定了自己的方向,但他却总有隐隐的不安感。这不是宋明,朝廷是鞑子的朝廷,对草民多了一层防范。一旦他开启金手指,在这个年代,那就像是个刺头,会招来怎样的麻烦,他难以预料。

“畏首畏尾,能成什么大事!?”

一想到“鞑子”两字,李肆胆气豪壮,将自己的疑惧尽数撕碎。

心神激荡,一夜无眠,等李肆被窗外鸡鸣声惊醒时,才发现天色已白。

收拾好鬼画桃符般的纸张,李肆感叹这毛笔真不是合适的写字工具,门外急促的脚步声响起,还没反应过来,破烂木门就被人哐当推开,一张面孔裹着晨色显现,是关云娘。

关云娘的容颜只能说是比端正多一分,这会因为走得太急,红晕遍布,看上去隐约又多了一分秀丽。可李肆却没有鉴美之心,关云娘一脸的惊惶之色,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李四,如果你真痛惜二姐,就赶紧救她一把!”

关云娘毫不客气地叫着他的名字,这话让李肆眉毛竖了起来,二姐?她怎么了?

“为了替你完粮,我娘要把二姐卖给钟老爷,一早就带着她去了刘村找刘婆子!”

关云娘这话像是挥起了一前一后两柄大锤,砰砰砸在李肆脑门上。

“完粮!?”

李肆呆呆地反问。

“我可没料错,你李四是读书人嘛,果然不知烟火。可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这几年来,你的田丁银子,加上各种杂派,全都是我家和舅舅家一起分担的!”

关云娘极尽讽刺,听得李肆差点一巴掌拍在书桌上,倒不是气这关云娘嘴刁,而是他骤然醒悟,怪不得之前他算自己的家底,算来算去总觉得有点问题,好像还没感觉有太大的压力,原来是把“皇粮国税”给搞忘了!

关叔和田叔三年来一直帮他担着这事,这恩可太大了。可只是为了帮他完粮,就要搞到卖女儿的地步,李肆怀疑这关云娘是在危言耸听,他一个人需要交多少税?

“我舅去年轮了甲首,为了完粮,把水田都卖了。今年我爹轮到甲首,可除了口粮田和宅地,再没可卖的东西。为了保住你家这十亩水田的田皮,我爹想得一夜头发都白了!一早我娘牵走二姐的时候,他都没再说话,李四,你还是个男人,就吱个声!”

关云娘急得口齿不清,李肆倒是听出了更多的东西。

甲首啊……,放在明朝,那可真是要破家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