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一卷 第二章 辫子,果然是辫子

小姑娘的名字,很有些怪异,如果不是李肆正被穿越后遗症搅得心神不宁,他真想笑出声来,她父亲得多有才!

她姓关,名二姐,凑在一起,不能不让人联想到红脸长鬓,胯下赤兔马,手中偃月刀的关二爷。

关二姐的名字就像是一个线头,将那个“李四”的记忆碎片一块块串了起来,她父亲叫关凤生,和这“李四”的父亲是好友,不,关系似乎比生死之交还要紧密……

李肆呆呆无语,像是看电影一般,任着这些记忆在心中闪过。最后,他一脸的苦涩,这些记忆碎片里,所有男人的形象,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

那是个让李肆一想起就痛心疾首的特征,可没想到,他穿越而来,居然也被这个特征给套住了。

伸手摸向头顶,刚过额头,哎哟叫了一声,那是他已经包扎好的伤口。

“四哥哥,别乱动!郎中说得隔天才能换药!”

二姐惊呼一声,冲过来想要拉住李肆的手。

可李肆已经摸上去了。

“辫子,果然是辫子……”

心中存着的那份侥幸像是玻璃杯一般,被这细细的东西当啷抽碎,李肆两眼发直,自语出声。

脑袋光溜溜的,就在头顶上有不到半个掌心大一块头发,扎成了细细的小辫子。

金钱鼠尾,他穿越到了清朝,该死的清朝。

“老天爷,我不就是鄙视了你一下吗,犯得着对我这么狠?到哪里不好,汉唐太远,宋明也行啊,非要把我丢到辫子朝!知不知道这是我最痛恨的时代?”

李肆心底里吼着,对老天爷发出了悲愤的控诉。

“当然是辫子啊,四哥哥,你……”

二姐泪花更亮,以为他的脑子又糊涂了。

像是黎明躺在野草丛中一般,一股淡淡的草香味将意识已快麻木的李肆唤醒,他呆呆地看向立在身边的关二姐。小姑娘梳着羊角辫,套着灰蓝的粗布短袄,袖子宽宽大大的,衣领也松松垮垮,看起来是捡的男孩衣服穿。

视线向下挪去,李肆溃散的意识绷了起来,差点抽了口凉气,这……不太对劲吧,一双小胸脯正高高挺立着,将胸口的衣服顶了起来,这是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吗?后世被激素催长的小女生,在这个年纪胸脯也不可能有这尺寸。

正想到这,肚子咕噜一声响了,胃袋空虚的感觉主宰了全身。李肆大吞了口唾沫,眼神也隐隐发飘,好饿……

“就知道四哥哥你躺了两天,肯定饿坏了,我一直准备着苞米窝头呢。”

关二姐欣喜地说着,小手伸进领口里,在李肆愕然的目光里,将两团东西掏了出来,她的小胸脯也随之瘪了下去。

苞米?就是玉米吧,看着这黄褐色的窝头,李肆有想喷鼻血的冲动,原来小姑娘胸口里揣着这东西啊,可以称呼为“女儿窝头”么?

“怕它冷了,所以就贴着身子,郎中说你不能吃太粗的东西,爹爹特意把苞米磨得精细,让娘煮了这窝头。”

小姑娘将这两个只有半个拳头大的窝头递了过来,一点也没什么忸怩和不安,看来对男女之事还一窍不通。

“快吃吧,四哥哥,再冷了就不好吃了。”

隐隐的奶香混在这玉米窝头的糙香味道里,让李肆的心脏差点怦然停跳,心思正被这香味带得滑向邪恶之处,却听到又一声细细的咕噜声。

不是李肆,是小姑娘关二姐。

二姐的小脸顿时红了,可她递着窝头的手却没一点犹豫,只是目光避开了窝头。李肆清晰地看到,小姑娘的小嘴微微抿着,喉咙也在耸动不停。

那一刻,心脏像是再次被铁锤击中,将他对自己穿越到清朝这事的抗拒给尽数击碎。李肆心说,老天爷,你赢了……

穿越也好,清朝也好,什么都无所谓了,在这一刻,他只有一个念头。

他真接过了这窝头,可就是禽兽不如……

“李四”的记忆在提醒他,他父亲,还有关二姐的父亲,都不是什么富贵人家。这里稻米不多,价钱也贵,主食是玉米番薯,三天两头才有机会混些稻米吃顿米饭。就算是玉米,也都只粗粗碾碎,要研磨细的玉米面,那还得花时间花力气磨,在他们这穷苦人家里,可是只比吃米吃肉差一些的奢侈享受。

看小姑娘那止不住的口水,就知道这精面窝头对她的诱惑力有多大了。

李肆终于接受了现实,接受他已经身为清人,不,身为“李四”的现实。因为,他是这个小姑娘的“四哥哥”。

现在,李肆就是李四,李四也就是李肆。

“我不饿,二姐,你吃吧。”

李肆将窝头挡了回去。

“那怎么行!我也不饿,晌午吃了番薯粥。”

二姐小胳膊伸得直直的,就差直接把窝头塞李肆嘴里了。

“二姐,你不是一直听四哥哥的话吗?乖……自己吃。”

李肆将小胳膊扳了回去,一脸怪蜀黍的表情。

“不!”

关二姐非常坚决,小脑袋甩着,羊角辫也忽悠悠晃着。纵然李肆沉下了脸,她也威武不屈。

“好吧,一人一个。”

李肆叹气,不得不让步,拿起了一个窝头,见关二姐还要摇头,作势朝外丢。

“你不吃,我这个也丢了!”

二姐啊地一声,小身板扑了出去,就跟追飞盘的小狗似的,却被李肆一把搂住。

“四哥哥讨厌!”

李肆哈哈笑着,将手里的窝头展示给她,二姐跺着脚嗔怒不已,然后眼角里泛起了泪花,嘴里低低念着:“四哥哥,对我总是这么好。”

感受着臂弯里消瘦娇小的身躯,李肆心中没有一丝绮念,有的只是沉重。

“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李肆催促着她,小姑娘终于温顺地应了一声,张着小口,和李肆一起开吃。她举起一只袖子遮着嘴角,不让自己的吃相显露出来,倒让李肆有些讶异,这可不是一般村姑能有的家教。

“李四”的记忆碎片又牵了起来,李肆心中了然,原来他的父亲也读过书啊,连带也教了这小姑娘一些东西。父亲去世后,他带着小姑娘读书的景象也浮现在脑海里。

即便是玉米面,李肆也吃得很难受,这可不是后世经过无数次改造优化的玉米,大学军训里吃过的军用压缩饼干曾经被他当作是这辈子最难吃的东西,可跟这“精面玉米窝头”比起来,却能称之为美味。

半个拳头大的窝头很快就下了肚,两人相拥,默然无语,接着关二姐叫出了声。

“我得告诉大姐还有爹娘,说四哥哥你醒了!”

小姑娘冲出了门,看她腿脚利索无比,小脚丫也没什么束缚,李肆松了口气,没缠脚,真好……

等等,大姐?

“关云娘”这个名字骤然撞进了李肆的心中,让他心中一震。

关二姐的姐姐关云娘,似乎和他从小就指了亲,这么说起来,关二姐只是他的……小姨子?

门外就是青山,一山遮着一山,李肆愣了片刻,忽然低低笑了,苦笑。脑子刚一清醒,居然就想着什么姐妹同收,这是什么朝代,清朝!他是什么身份,草民!


阅读www.yuedu.info